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政法动态

陕西民警慧眼识破“调包计”

2020-01-21 17:09:1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陕西省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交巡警大队民警询问“顶包者”张某鹏。

  □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 张斌

  “祝你平安,祝你平安……”一阵悠扬的电话铃声,让李建魁困意顿消。

  当初选电话铃声的时候, 陕西省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交巡警大队主管事故科的教导员李刚武曾说:“这是咱们泾河新城交巡警大队民警对辖区群众的祝福。”

  然而,民警们却不愿它响起,因为事故科的电话一响,民警们也就该忙活了。
 

  突发的车祸
 

  果然不出所料,110指挥中心派来了警情:“泾干大街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请快处警”。

  “路遥,有事故。”李建魁没敢耽误,和几个民警迅速出发。

  李建魁是个军转干部,在部队时和家人聚少离多,没想到转业后又选择了一个忙碌的职业,还是聚少离多。

  路遥,事故科的辅警,一个十分机灵的小伙子,驾驶技术很好,大家戏说“路遥开车,路不再遥”。

  事故现场位于泾河新城主干道之一的泾干大街,从车损来看,事故比较惨烈。

  经过初查,现场民警了解到:2019年9月16日晚22时30分许,一辆车牌号为“陕A×××9A”的面包车同一辆迎面驶来的车牌号为“陕A×××6Z”的小轿车猛烈相撞。事故现场,黄色面包车车头严重变形,另一边,小轿车安全气囊已打开,车内一片狼藉。

  经过对现场技术勘验的初步认定,事故原因系小轿车高速逆行,迎面撞上了正常行驶的面包车。据报警群众反映,两辆车上除驾驶员外并无其他成员,两人已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

  “人要紧吗?”李建魁问报警群众。

  “面包车上的人疼的直嚎,还能说出来话。”听了这话李建魁稍稍宽了宽心,然而接下来的一句,又让他紧张了起来。“倒是小轿车的司机,不动弹也不吭声,第一辆救护车把小轿车司机先拉走了”。

  勘验完毕,李建魁催促大家:“走吧,去医院看看。”
 

  消失的酒味
 

  离开现场后,民警们赶往泾阳县医院开展进一步调查。

  在急诊室,医生告诉民警,面包车驾驶员伤势较重,正在紧张救治,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倒是小轿车的司机,经检查后并无大碍,只是身体个别部位有一些碰撞伤。

  病房里,民警见到了小轿车的驾驶员,经简单询问和查验身份证、驾驶证,得知其叫张某鹏,34岁,陕西本地人。此时,他正披着一件黑色外衣,躺在病床上喘着粗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显得比较痛苦。

  “能把晚上的情况说一下吗?”李建魁拿起记录本,轻声问。

  “我开车走到泾干大街,没想到有辆面包车,嗯……他是逆行的,迎面就把我的车碰了。”张某鹏捋了捋手臂上的吊针,支支吾吾地说着。

  “什么?面包车逆行,你……”路遥忍不住插了句嘴,被李建魁一把拉住,转移了话题,“被撞以后,发生什么情况了?”

  “哎呀,我当时被撞蒙了,清醒以后就到医院了,现在记不清了。”

  司机并没有直接回答李建魁的问题。

  “好吧,你先休息,再想想有什么补充的,我们随后还会再问你。”

  在医生办公室,民警进一步了解伤员情况。“没有明显的外伤,观察一下就好了。”值班医生说。李建魁告辞前叮嘱:“血液检查一定要做酒精测试”。

  “没问题,血样已经送检了。”医生很熟悉交警们的办案流程。

  出门时,一名护士匆匆进门给医生抱怨:“16床这病人好像醉醺醺的,刚扎上的吊针就被拔掉了,又让扎了一回……”

  “16床、醉醺醺、吊针。”李建魁捏了捏囔囔的鼻子嘴里念叨着。他分明记得在病房做询问时,躺在16床的张某鹏身上并没有明显的酒味。“是我感冒了鼻子不通气,还是护士闻错了……”
 

  车祸背后的隐情
 

  次日清晨,交警们带着疑问对事故中的小轿车展开了进一步痕迹勘验。细心的民警在已经张开的安全气囊下提取到新鲜的血液样本以及部分毛发。

  血液检测结果很快便出来了:张某鹏血液当中并无酒精含量,并且车内遗留的血迹也属张某鹏,针对掌握情况,交巡警大队召开了案情分析会。

  听完主办民警的汇报,教导员李刚武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我早上看了案卷,总觉得有些蹊跷,驾驶员出事故总有一定原因,比如说酒驾、毒驾、疲劳驾驶、操作失误等,像张某鹏这样在主干道高速逆行是非常反常的,并且他对此也含糊不清。”

  “受到猛烈撞击,惊吓记不住事发细节,或向事故另一方推卸责任等情况,也是常见的。”大队长师轩说,“你们调取事发地段的监控了吗?”

  “调取了,但由于是夜间,视频不是很清楚,车辆碰撞的基本情况能看清,但是驾驶员只能看到衣着和身形,看不清楚面部,从衣着特征上初步分析,张某鹏像是驾驶人。”李建魁说,“但是……”

  “但是什么?”师轩追问。

  “在车里提取到的血液虽然是张某鹏的,但血样呈擦拭状,不像正常交通事故呈现的喷溅、喷洒状,并且位于安全气囊的下侧;在驾驶位置提取的头发明显不是他本人的。”李建魁想说出自己内心的猜想,但又不敢确定,毕竟才当了1年的交警。“还有,昨晚听到护士无意间说伤员刚来的时候身上有酒味,我却没有闻出来,而且血液检验也没有检出酒精含量”。

  “这个有疑点,但仅凭这个头发和血样痕迹咱不能做出判断,其他人开车留下的也未必,另外,驾驶人在事故发生后惊慌失措胡乱擦拭也是有的。”李刚武补充说,“但是血液勘验以及护士说的这个情况一定要查实,你们再去调一下医院的监控。”综合分析后,多年办案的直觉告诉他,案情背后似乎另有隐情。
 

  真假肇事者
 

  民警调取了医院门诊大楼和住院部楼道的监控。

  事发当晚22时50分许,门诊大楼监控显示,医护人员将伤者推入楼内,经过初步检查后,由其赶到现场的两女一男,3名亲属送往住院部,一切无异。

  然而,查看住院部楼道和护士站的监控视频之后,果然有异。23时25分,一名女性亲属从病房走出,抽走了放在病房外担架上伤员的衣服;23时28分,两名女子搀扶着一名身着短裤的男子慌慌张张走出病房,进入楼道内卫生间。随后其中一名女子返回了病房,另两人再未出现。其间,那名陪护的男子也再未出现;23时31分,也就是3分钟后,民警进入镜头中……

  经与事故现场画面比对以及对医护人员再次询问、辨认,确定其中一名女子是张某鹏的弟媳王某,在入院大厅办理住院手续的正是她。

  民警到达前3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被搀扶出去的男子又是谁?经过多方验证,民警认定进入病房陪护伤员的男子就是张某鹏,而真正的肇事者在民警到达前被“偷梁换柱”,转移到了楼道卫生间。

  在大量证据和事实面前,张某鹏终于承认了自己替其胞弟张某波“顶包”的事实,民警立即传唤了张某波,很快还原了这场“偷梁换柱”的闹剧。

  原来,9月16日晚,张某波驾驶自家红色小轿车逆行,与对向驶来的面包车相撞。由于曾因吸食毒品被吊销驾驶执照,加之当晚可能系酒后驾驶(注:正在取证阶段),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张某波在病房与赶来看护的哥哥张某鹏、妻子王某预谋,决定由张某鹏“顶包”,并向张某鹏描述了大致情节以备民警调查,趁医护人员不备,张某鹏穿上张某波的衣服躺在病床上,假称针头掉了,堂而皇之地装起了“伤员”。

  为了让假象更为真实,混淆民警的视线,张某鹏不仅在医院假意接受治疗,甚至次日还溜入停车场在肇事车上留下了自己的血样。

  自以为天衣无缝,可是认真严谨的民警仍然让两人露出了马脚。2019年10月30日,嫌疑人张某波因无证驾驶和交通肇事逃逸被泾河新城公安分局合并执行行政拘留18日,其妻子王某,哥哥张某鹏因提供虚假证言,分别被泾河新城公安分局处以行政拘留10日。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深入审理中。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