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小默克尔”:一个未来德国的赌注

2019-12-03 22:5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德国基民盟(CDU)新主席卡伦鲍尔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姜姝

  “不支持我就下台!”德国基民盟(CDU)新主席卡伦鲍尔,近日,在全国党代会上以“最后通牒”式语气发表演讲:“支持我,否则我就下台。”

  现场1000名党代表纷纷起立,献上长达至少3分钟的掌声。主持人称,这意味着她“得到了全党的支持”。连最大批评者梅尔茨也带头鼓掌,并在随后的演讲中强调,“我们对党主席保持忠诚”。
 

  代表团结的“持续性掌声”
 

  去年年底“接棒”至今,卡伦鲍尔领导的基民盟民调与选举起伏不定。有媒体认为,这一出其不意的“将军”使她暂时安抚了反对声音,但通往2021年大选的路依然坎坷。

  综合美联社、《卫报》等报道,当地时间22日,德国执政党基民盟主席卡伦鲍尔,在莱比锡的全国党代会上发表演讲。

  她首先承认自己接任党主席至今是“艰难的一年”,呼吁全党为德国规划繁荣未来的愿景。面对党内质疑,卡伦鲍尔选择在90分钟的演讲结尾发出一份强硬信息:“若不支持,我将立即下台。”

  “如果你并不认同我想要的德国愿景,如果你认为我想走的道路并不正确,那么今天把话说清楚,让我们今天结束这一切,就在此时此刻。”接下来,她话锋一转说:“但是,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想要这样的德国,想要一起走这条路,就让我们撸起袖子,现在开始努力。”

  说完,包括场上的默克尔,现场约1000名代表纷纷起立,进行了长时间的鼓掌。

  掌声持续时间的说法不一而足,《卫报》称“持续了7分钟”,BBC“至少3分钟”,而《南德意志报》、德国《商报》均为“数分钟”。

  此外,卡伦鲍尔还不点名地回应对自己的批评,包括前基民盟副主席梅尔茨。她形容,批评这届政府与基民盟并非“成功的竞选策略”。

  而面对卡伦鲍尔出人意料的表态,梅尔茨不但带头鼓掌,在紧随的登台演讲中无暇谈及批评,而是低调地向卡伦鲍尔“效忠”。

  “我感谢您勇敢、斗志旺盛、有远见的演讲。我们忠于党主席、党的领导层以及政府。”梅尔茨还说,“如果有需要”,自己乐意加入重塑基民盟的工作。

  总理默克尔当天也一同出席,并在演讲中呼吁党内团结。

  萨克森州州长、大会主持人克雷茨默在台上说,掌声意味着卡伦鲍尔得到了全党的支持。“今天并不是终结,而是我们真正努力的开始。”

  57岁的卡伦鲍尔有着“小默克尔”之称,其执政风格与政策大体继承默克尔,成为后者栽培的对象。但她在安全及移民问题上更加保守。

  去年12月,默克尔宣布辞去基民盟主席职务、不再参与2021年大选。卡伦鲍尔则以微弱优势在党内选举中战胜梅尔茨,接任基民盟主席。5月,卡伦鲍尔又被默克尔任命为国防部长,被认为是对她2021年接任总理的历练。

  梅尔茨的支持者、施瓦本哈尔选区议员斯特滕在会议前表示,如果默克尔的执政联盟破裂,那么梅尔茨依然可能卷土重来。“(基民盟)党的未来路线并不取决于卡伦鲍尔一人。”

  《每日电讯报》认为,现场热烈的掌声意味着卡伦鲍尔暂时安抚了党内的反对声音,但如果不能改善基民盟的民调,她通往2021年大选的路将依然坎坷。
 

  “小默克尔”操作“灵巧权势”
 

  1962年8月,卡伦鲍尔出生于德国西南部边境的一个小城。早年的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政治天赋或野心,但一系列的因缘巧合、风云际会把她一步步推向政坛。

  2000年,卡伦鲍尔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在州政府担任内政部长的女性。直到2011年,卡伦鲍尔顺利接班,成为萨尔州的州长。在任上,她表现出杰出的组织能力和竞选实操能力,通过一次精心准备的州议会提前选举,进而打破了旧有的“基民盟—自由民主党—绿党”三党执政联盟,取得全胜。

  这一大胜,让她成为默克尔眼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默克尔不仅打消了此前对她的种种顾虑,反而刮目相看,并下定决心着力培养。而德国媒体也普遍认为,两人的执政风格颇为相似,都以低调务实而著称,这甚至为卡伦鲍尔赢得了“小默克尔”的美称。

  卡伦鲍尔曾任萨尔州州长7年,今年2月,她被调任为基民盟秘书长,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她是默克尔属意的接班人,默克尔当年也是从秘书长的位置晋升为党主席。

  此次党主席竞选对于卡伦鲍尔而言可谓是政治生涯的“背水一战”,在宣布竞选后,她曾暗示如果自己此次竞选失败,将不会继续在党内担任重要的政治职位。

  与竞争对手默尔茨主动出击、先发制人相比,卡伦鲍尔可谓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在党内的巡回演讲拉票中,卡伦鲍尔走的是中间派、知性路线,更符合德国人传统的喜好,这也为她赢得了不少支持者。

  卡伦鲍尔的政见在大方向上与默克尔保持一致,主张以欧洲全局方案解决难民问题,并认为目前的许多单边主义做法危及欧洲一体化进程。她支持公开讨论难民政策,并遣返不符合避难条件的难民,但并没有必要改变《基本法》。外交政策方面,她支持多边主义,有意加强欧盟内部合作对抗民粹主义势力。

  此前德国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卡伦鲍尔上台后,基民盟仍将保持默克尔的中间路线,不会发生重大的政策变化,而默克尔大概率可以在总理位置上待到2021年任期结束为止。相反,如果默尔茨获胜,默克尔提前离开总理府恐怕指日可待。

  2000年4月,默克尔以基民盟史上最高的得票率(97%)成为基民盟党主席。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基民盟当前内部的“胶着”状况,无论谁成为新一届党主席,都需竭尽心力地收拾默克尔留下来的诸多棘手问题。

  德国基民盟上一次发生党主席竞选如此胶着的情况还是在1971年,时任主席赖纳·巴泽尔和后来的联邦德国总理科尔展开了激烈竞争。巴泽尔赢得了那届选举成功连任,但在接下来的德国大选中,基民盟失利,巴泽尔未能当上总理,最后于1973年离职,让位给科尔。
 

  未来德国的“权势基值”
 

  2015年以来,欧洲诸国民粹主义政党先后呈现崛起之势。德国的另类选择党、法国的国民阵线、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奥地利自由党,波兰新右派国会党、荷兰自由党、瑞典民主党等,在各国政坛各层次选举中收获越来越多的票数,风光无限。

  政治方面,民粹主义依然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吸引人的眼球。出于短期的选举目的而使用鼓动人心的激进政治口号,从而吸引不满的选民成为了这些民粹主义政治家的法宝。

  但是一旦执政,政策的可行性将成为考虑的重要因素,竞选口号中的鼓动性内容往往无法得到执行。即便能转化为政策,也很难去解决实际问题,甚至可能会激化更多矛盾,所以,未来政治的主导权仍然会掌握在走中间路线的主流政党手里。

  但民粹主义对主流党派的冲击依然不可小觑,在全球政治思潮普遍“右转”的影响下,民粹主义政党和政客有可能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政治中来,使得局面严重碎片化,内部纷争加剧,从而加剧政治不稳定性,极大限制政府在国内和国际事务中的执行力。

  经济方面,尽管德国已经保持了多年的经济增长和财政盈余,失业率也创下了历史新低,但近年来德国国内工资和物价的持续上涨、不动产泡沫的不断加剧都带来了繁荣背后的隐忧,基础设施的不足、贫富差距不断加大、人口老龄化等问题也将影响到经济的持续发展。

  尤其今年以来,大联合政府内耗不断,经济改革方面更是停滞不前。而且这种怪象在一段时间内还将维持,令人担忧。再加上贸易保护主义、英国脱欧、意大利财政赤字、资本市场泡沫等来自外部的不确定性因素,德国经济的下行通道有可能提前被打开。经济的退潮将进一步带来政治上的压力,给默克尔的继任者和整个德国带来巨大的挑战。

  英国《卫报》的评论称,默克尔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传统建制派政治的稳定和连续。她的谢幕,标志着一个政治时代的彻底结束。对欧洲来说,“这将是二战后最危险的时刻”。

  对欧洲来说,是否还会同从前一样去重视来自柏林的声音,民粹主义浪潮会否更加凶猛;对世界来说,如何去对待已经变化的欧洲——这些疑问都有待解答。

  (作者单位:南京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