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之治

邢台检察机关为民事虚假诉讼监督献策

2022-08-04 16:18:00 来源:

□ 律庆堂 王伟华 冀晓琳

近年来,全国检察机关全面履行检察职能,进一步加强民事虚假诉讼监督,突出民间借贷、企业破产、房屋买卖、驰名商标认定、“规模性造假”“居间造假”等重点领域,促进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工作常态化。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纠正虚假诉讼10090件,对涉嫌犯罪的起诉1352人,同比分别上升27.9%和6.5%。就防治虚假诉讼、维护司法权威,最高人民检察院就民事虚假诉讼检察监督主题发布第十四批指导性案例,还向最高人民法院发出第五号检察建议。

河北邢台检察机关紧跟高检院、上级院工作部署,全面履职尽责,积极开展民事虚假诉讼监督专项活动,深入摸排案件线索,加大办案力度,强化调查核实,优化工作模式,虚假诉讼专项活动取得一定成效:2021年1月至12月,办理民事虚假诉讼案件20件,其中向公安机关移送涉虚假诉讼犯罪线索3件,提出再审检察建议3件,裁定再审3件。

邢台检察机关多机制开展民事虚假诉讼监督

建立数据共享机制。一方面,邢台检察机关率先自主研发“民事网上检察室”虚假诉讼线索推送平台,发挥大数据在分析研判虚假诉讼线索方面智能、高效、客观的作用,为监督民事虚假诉讼提供科技硬支持。另一方面,建立了数据共享机制。在主管检察长就数据共享达成初步共识的基础上,为更好沟通数据,邢台检察机关专门组建部门主任牵头、副主任主抓、民事检察干警广泛参与、技术人员协助的工作小组,通过与中院多次沟通协调,最终建立了全市生效裁判法律文书信息共享机制。截至目前,已调取六批数据,共计88362件。系统审查法律文书88362件,人工复核文书68804份,高风险线索25条,重点关注4条。其中一条是移送宁晋院办理的邱某与商某虚假诉讼案,经调查核实,商某为逃避法院执行、虚构26.5万元的债务,宁晋院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经再审已将错误判决纠正。

构建基层协作机制。邢台检察机关加强《关于进一步加强虚假诉讼犯罪惩治工作的意见》和《关于防范和惩治民事虚假诉讼的规定》学习、研究和运用,加强与法院、公安和司法局的沟通,构建基层协作机制。例如,临西院与临西县司法局、临西县公安局和临西县人民法院联合制发了《关于防范和查处虚假诉讼的规定(试行)》,并在不断的司法实践基础上,对协作配合、程序处理上进行简化、优化。

践行协同办案机制。民事虚假诉讼监督依托“员额检察官包院负责制”的工作机制,案件查办过程中,市院检察官对下级院办案情况实时进行督促指导,统筹协调、扎实推进;各基层院在办案过程中发现疑似虚假诉讼线索的,积极主动与包院负责的检察官汇报,形成了两级院高效、联动办理虚假诉讼的工作模式。

民事虚假诉讼检察监督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

发现难,隐蔽性强。客观因素来说,民事虚假诉讼案件本身隐蔽性强,加上法院民事案件的裁判文书等信息不会自动流转到检察机关,而发现虚假诉讼线索,尤其是跨地域的虚假诉讼线索又需要以大量乃至海量裁判文书等数据为基础,受制于检法数据壁垒,检察机关缺乏获取相关数据的常态化机制。主观因素来说,一方面,法检两家在检察机关能否依职权启动对民事虚假诉讼的监督上存在不同程度的分歧,当然这一问题已被新的《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所解决。另一方面,一些检察人员对虚假诉讼检察监督工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认识不全面,行动上积极性、主动性不足。

查证难,成案率低。首先,从虚假案件来看,多数是一审生效案件,即虚假诉讼的案件主要由基层院办理。检察机关特别是基层院整体上民事检察人员数量偏少、流动性较频繁、素质整体不高,业务重点更多集中在审判程序和执行活动监督上,实体监督方面经验欠缺。其次,少数民事检察人员仍习惯于被动的书面审查、“坐堂办案”工作模式,相对欠缺严谨细致的调查意识、审时度势的调查谋略和善于突破口供固定证据的办案能力。最后,恶意串通的虚假诉讼案件当事人之间往往已经结成利益同盟,通常不会主动承认实施虚假诉讼的事实。而民事诉讼监督规则对民事调查核实权的刚性不足,对有虚假诉讼嫌疑的案件,民事检察部门只能采取非强制性的调查措施,并且相应的保障措施不甚完善,严重影响虚假诉讼调查工作。例如,市开发区检察办理的一个民事虚假诉讼案件,迫于是否启动鉴定以及当事人鉴定后证据采信等困境,最终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以期借助刑事罪名查实后再启动民事虚假诉讼监督。正是查证难的实际现状直接决定了民事虚假诉讼成案率低。

监督难、预防效果差。从监督数量来看,虽然近年来邢台检察机关办理虚假诉讼监督案件的意识逐步增强,尤其是虚假诉讼检察监督专项活动开展以来,着力查办虚假诉讼的力度不断增长,但成案率不高,整体规模不大。从监督工作局面来看,各院办理情况不平衡,空白院依旧存在。从案件办理情况来看,办理的民事虚假诉讼案件呈点状分布,领域不集中,并没有在民事虚假诉讼高发领域或者重点行业起到惩治和警示预防的效果。

提升民事虚假诉讼检察监督质效的措施

为更好地发挥检察职能在预防和惩治民事虚假诉讼上的作用,笔者在分析总结邢台市民事虚假诉讼检察监督工作的基础上,吸收其他地区的成功经验,认为在民事检察监督上检察机关可以从以下四方面着力。

(一)群策群力克服发现难。

广撒网。通过“两微一端”、报纸、电视、网络等各种媒体平台对虚假诉讼案件进行宣传,介绍虚假诉讼的危害、案件特点、虚假诉讼常见案件类型以及检察机关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的成效等,提高大众对虚假诉讼案件的了解,引导大众在遇到可能涉虚假诉讼案件线索时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或举报。

强素质。笔者认为“人少矛盾”短期内不能有效解决,但是深挖人员潜能不失为行之有效的举措。一方面,转变检察人员工作理念,尤其是对待民事虚假诉讼的理念,充分认识开展民事虚假诉讼检察监督在维护司法秩序和司法公信力、促进社会诚信建设上的重要意义,强化政治担当,转变工作理念,切实增强工作主动性和能动性。另一方面,加强对民事虚假诉讼工作的研究,深入学习法律、司法解释,准确把握民事虚假诉讼的内涵和外延、案件特点和办理程序,提升线索发现意识与能力。

畅路径。内部而言,充分发挥检察一体内部优势,加强民事检察部门与刑事检察部门、控告申诉部门、案件管理部门等相关内设机构的协调配合,对涉民事虚假诉讼线索、职务犯罪线索、侦查活动监督线索双向移送。外部而言,既要重点加强对两高两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虚假诉讼犯罪惩治工作的意见》的学习和运用,明晰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的职责分工,畅通部门联动共同发现民事虚假诉讼线索的路径;又要注重对人大、党委等移送涉虚假诉讼线索的审查。

(二)用足用好现有调查核实措施。

笔者认为,识别虚假诉讼线索主要是从异常表现出发,即在审查审判活动、仲裁过程、执行过程、关联案件等过程中,综合运用办案经验、专业知识、生活常识而发现有违惯例或常理之处,而这些仅仅是线索的发现过程,真正查实不是依靠主观判断,需要扎扎实实的证据支撑,这便需要调查核实。另外,恶意串通进行虚假诉讼的,行为人之间通常具有特殊的利益关系,双方在诉讼中表面对立,但实质串通,手段隐蔽;即使单方提起民事虚假诉讼,也是做足前期准备工作,仅仅寄希望于形式审查,难以发现并证实虚假诉讼行为,这时必要的调查核实显得尤为重要。

具体到民事虚假诉讼来说,笔者认为,调查核实的关键在于追踪利益的流向,即谁的利益受损,谁因而获益。通过利益流向的梳理,便于理清案情脉络,也利于找到调查核实的突破口。

由于民事检察监督调查核实手段保障措施不足,如何使被赋予的调查核实措施的效能实现最大化,笔者认为,首先应找准切入点,用对调查核实措施;其次,规范自身行为,即从文书规范制作、严谨使用上做起,规范调查核实的程序,使调查核实合法且庄严;再者,除了使用执法记录外,必要时引入司法警察和检察技术人员,既能增加调查核实的技术专业度,又能保障调查核实工作的威严;最后,对不配合调查核实的单位或个人,与其事后向有关单位或其上级部门提出检察建议,不如事前做好预判工作,对可能存在调查阻力大的情况,事前与被调查主体的上级沟通,或者调查时邀请有关单位或者上级部门参加,减少调查核实的阻力。

(三)严把事实认定关。

事实认定是正确适用法律、依法作出正确裁判的基础和前提,所以,欲解决虚假诉讼问题,检察机关应当严把事实认定环节。

自认规则的精准运用。自认不仅能使对方当事人免证,更能产生对法院的拘束力。虽然法律对自认规则的范围和条件有所限制,但是,依旧不能阻却部分人利用自认规则进行民事虚假诉讼的可能。因此,检察机关对民事虚假诉讼进行监督,在正确认定案件事实上必须做到对自认规则的精准把握,防止出现当事人恶意串通进行虚假诉讼的可能。

例如,原告以欠条起诉,被告承认原告主张的借款事实。一般情况下,依照自认规则可以确定双方的借贷关系成立,但这种情形不排除有恶意制造虚假诉讼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可能。笔者认为,检察机关除考量借贷发生经过、支付能力、双方关系等因素外,还应结合案件执行情况、当事人其他涉诉情况和利益减损及流向来综合判断。

生效裁判既判力的正确适用。既判力是确定判决之判断被赋予的一种拘束力。恶意串通制造民事虚假诉讼时,往往会涉及生效裁判既判力的问题。笔者认为,检察机关在审查是否涉民事虚假诉讼过程中,为有效防止恶意诉讼侵害另案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避免一方故意以涉虚假诉讼为由恶意拖延执行,应当注意审查既判力边界问题。

第一,精准把握客观范围。我国民事诉讼法对于既判力的客观范围无明确规定,按照大陆法系一般观点,原则上以判决主文中的判断事项为限。另外,生效裁判认定的事实也会因当事人提出足以推翻的相反证据而不发生预决效力。

第二,严格把握其主观范围。即前后判决的主体应该保持一致,防止出现先行诉讼中当事人以外的其他人因未参与先行诉讼而被剥夺在后行案件中的辩论权。例如,夫妻一方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以个人名义对外举债,事后,夫妻通过诉讼离婚,诉讼中举债一方承认属于个人债务,法院据此作出生效裁判,该裁判对该夫妻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在债权人起诉的案件中,该生效离婚裁判认定“个人债务”的事实并不能成为未举债一方免证的依据。

证据的审查获取合法。一方面对原有证据的审查判断,由于作为认定案件事实根据的证据必须经过法庭上的质证认证,这是进行事实认定的基本前提。因此,检察机关在审查涉民事虚假诉讼案件时,应注重对原有证据的考量,即判断证据是否具有合法性、关联性、真实性以及证明力的有无与大小。

另一方面,检察机关在办理民事虚假诉讼案件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存在因调查核实而形成新证据的情形,这时就需要检察机关必须坚持对与案件基本事实有关的事项进行调查核实,同时,确保调查核实的程序合法,调查核实而获取的证据不因主客观因素存在误差。

(四)紧盯高发领域和关键环节。

正如前面论述的,民事虚假诉讼虽然可能存在各个领域,但目前司法实践来看,集中性比较突出。笔者认为,检察机关可以以高发领域和关键环节为重点,结合地域实际,逐一开展特定领域的民事虚假诉讼专项活动。

集中力量主攻一点,有利于发现该领域民事虚假诉讼共性特征,促进办理一批民事虚假诉讼类案,通过批量民事虚假诉讼案件的精准纠正,更利于加深打击该高发领域民事虚假诉讼的深度、精准度以及对后来者的警示效果。

另外,还可以分析总结高发领域和关键环节易滋生民事虚假诉讼的原因,利于该领域建章立制,堵漏补缺。

(责任编辑 朱雨晨)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