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之治

“中国好人”陈万明:他给别人一个家

2020-11-23 11:05:00 来源:

傍晚时分,乌云压着山边一直往湫塬村卷来,眼看一场雨就要来了。

在果园里干活的陈万明把衣襟紧了紧,看着不远处给果树刮腐烂的郝以平,喊了一声:“郝叔,回吧,变天了!”

“再刮两树就把这一行弄完了,我再干会。”75岁的郝以平身体还硬朗,头也没回的应道。

陈万明立马收拾了锄头,把挂在树上的外套给郝以平穿上:“太阳一下山就冷了,不敢感冒了。”

一股风卷着黄土袭来,吹的陈万明眼睛都睁不开,他拉着老郝就往回走:“莲红(陈万明妻子)把饭都做好了,咱爷俩喝上几杯。”

夕阳把老郝和陈万明的影子拉长了,一路上边说边笑,像极了一对父子。

晚饭吃罢,老郝有些微醺,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还在感慨:14年了,万明把我当亲爹待呀!

被褥是“儿媳妇”莲红缝制的,保暖衣是过年的时候“孙女”茜茜买的,兜里的钱是“孙子”志刚给的,啥时候志刚结婚了,我就能抱上“重孙子”了,嘿嘿……老郝想着他的小幸福,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

一喝酒,前尘往事就像老电影一样,一件件的浮上了眼。

万明给了我一个家

18岁那年,老郝还是“小郝”的时候,翻山越岭的扶持着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跟着逃灾的队伍一路从山东走来,在富县北道德乡寺儿河村落了脚。

川塬相间、地广林密、民风淳朴,满山的野果、秋收的粮食、乡邻的馈赠,让初涉人世的郝以平将这里视为“福地”。6年后,母亲和弟弟返回山东,而他却选择留下来,这里的风土人情已让他无法割舍。

郝以平一生未婚,年轻时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邻居陈家夫妇看他一个外乡人无依无靠便常常照拂,做下稀罕吃食了便让儿子陈万明爬到墙头上叫他——“郝叔,吃饭了!”——万明脆甜的童音在“小郝”听来有如天籁。

“小郝”老实腼腆,受人恩惠就记在心里,一有空闲就帮陈家干活,带着万明弟兄几个砍柴、放牛,漫山遍野的玩。一来二去的,“小郝”成了陈家的“自家人”。

1996年为了便于群众生产生活,湫塬行政村将位于沟底的寺儿河村村民分别安置到塬面上的武庄子、上湫塬、下湫塬三个村民小组。村民们大都搬到了交通便捷、地势开阔的塬上,就留下些故土难离的老人们。

这年,郝以平已经50岁了,渐渐的,地里的活干起来已是有心无力,无儿无女的老年生活更显孤清,看着住在他家东边的“光棍汉”王有和西边的李秀英、熊尚红老俩口,老郝心下黯然“就剩下我们这些老骨头了”。

不曾想,陈万明急匆匆的来了:“郝叔,你信的过我,就住到我家,我给你养老送终。”

“万明,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咋能不信你呀!”老郝含着泪收拾了行李就住到了陈万明家,这一住,就是14年。

老郝结束了“吃饭胡凑合、穿衣无季节”的“光棍汉”生活,跟着万明一家一日三餐、劳作生活。莲红总是把他的衣服洗净熨平,房间拾掇的舒适整齐,孩子们围着他“爷爷,爷爷”的叫着,老郝的晚年终于体会到了儿孙绕膝的幸福。

老郝至今都记得万明把户口本拿给他的那一刻,在陈家户口本的第4页,赫然写着:郝以平,与户主关系:叔父。想起18岁逃荒时磨烂的鞋子和一双双饿的发红的眼睛——老郝感叹:这次真的有个家了。

万明是个好人

“在我之前,万明还收养了王有,虽然没住在一起,但是一直在照顾他。”郝以平感慨道,“34年间,万明总共收养了我们非亲非故的4个人,抬埋了3个,不容易呀!他是个好人!”

王有和万明母亲是同母异父兄妹,有点血缘的“舅舅”。1986年,万明收养了王有,这是他收养的第一位老人。

年幼时,王有的母亲改嫁到寺儿河村,他随母而来,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落户,成了“黑户”。年轻时,他帮村里放牛,后来没有牛了,他又因户口问题没有土地,成了“五保户”。

终身未娶的王有性格古怪,有时候犯起倔来,村里人谁的话都不听,只听万明的。村里谁给他一点吃的,他舍不得吃,都留给万明,即使万明结婚生子了,待他仍如孩童。

万明搬家后,担心王有生活拮据、孤苦无依,便请他同住,王有又不愿。这以后,万明成了沟峁上的“望夫石”——每天一到饭点就站在那里隔沟遥望,看对面“舅舅”家的烟囱是否准时冒烟,以判断王有的生活是否正常。

每隔几天,万明骑上摩托车翻山跨沟、风雨无阻的去看望王有,送些生活用品。老人身体不舒服了,他就送医送药,心里不舒坦了,他就想尽办法让老人开心。

老郝记得,他帮万明清洗摩托车的时候,车身经常都有刮擦的痕迹,他心疼呀,万明这是摔了多少跤呀!

2007年是万明最难过的一年,4月母亲因子宫癌病逝,5月父亲因心梗去世,8月“舅舅”王有突遭不幸。

那是中秋节的前两天,万明一大早就杀了一头猪,收拾完就去集市上卖肉,路上遇到王有坐在街边晒太阳,便邀他晚上来家吃肉。

那天夜里,老郝陪着万明等到十一点还不见王有来,当下万明的神色就不对了。

第二天一早,万明买了月饼、带了肉,急匆匆赶到王有家。门开着却不见人,桌上的菜早已冷却,锅里还有蒸好的馍,王有可能出事了!

万明叫来村里人一起寻找,快天黑时在村外的沟崖下找到王有,可惜早已没了气息。

“舅,醒醒,我给你送肉来了……”万明的哭喊在那个黄昏格外凄然。

后来每次去上坟,万明总是端碗肉敬献在王有的陵前。

中国好人,我“儿子”万明当之无愧

“莲红勤快,要不是她,秀英那个老婆子都能受死。”郝以平指着院子东边的一间房,李秀英和熊尚红老俩口生前住在那里。

万明俩口子把王有抬埋以后就把家里的空房子收拾出来,接回了住在寺儿河村组的李秀英老俩口,万明说:“不能让他们再像我舅一样有个三长两短。”

李秀英和熊尚红无儿无女,收养了一个女儿,就是莲红的母亲,莲红长到4个月大时,母亲不幸病逝,父亲一走了之,剩下莲红和“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直到4岁时才被父亲接走。

这样说起来,万明和莲红还是青梅竹马。长大后,“外公外婆”对莲红说,万明是个善人,值得托付终身,就这样他们走到了一起。

李秀英老俩口搬来以后,家里除了两个孩子,还有三个老人要照顾,万明和莲红更忙了,可从不听他们抱怨,却常说:“这下一家人在一起,心里更踏实了,吃饭都觉着香。”

吃的香的不仅是万明,莲红做的每顿饭菜都软烂可口,让李秀英老俩口每每都觉得温情暖心。

可惜,熊尚红才享了两年福,2009年4月的一个清晨,突发脑梗去世。同年,李秀英因脑溢血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

4年,莲红每天喂饭、擦洗身体、洗衣服,事事不落。冬天的棉裤备好几套,换不过来就在炉子上烤,从来不让秀英穿湿裤子。

刚开始,秀英还能说话,就常跟老郝念叨:“苦了我们莲红了。”

2014年3月,李秀英难抵病魔侵袭终随老伴而去,出完殡,莲红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仿佛在找什么。

“外婆在世时,身体好的时候是我的帮手,农忙时从果园回来还能吃上她做的热乎饭,病了以后她就是我的伴儿,陪我说话,现在走了,我这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莲红喃喃的说,老郝陪她站在院里,默默的。

34年,王有走了,熊尚红和李秀英也走了,他们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因陈万明而老有所依,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幸福的。

2019年12月27日,陈万明荣登“中国好人榜”,被评为“孝老爱亲好人”,郝以平觉得,我“儿子”万明当之无愧!

(夏蓓蓓)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