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之治

找回消失的时间 检察官破解刑期计算疑云

2020-08-27 08:5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鄂城区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游支红(左)和检察官助理在研究案卷材料。

 

法治周末记者 答笛

占祥棋

85日清晨,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收到该院第五检察部移送的一条最新案件线索,随之一同出现的,还有该省荆门市沙洋地区人民检察院寄来的一封线索移送函。

原来,不久前沙洋地区人民检察院派驻沙洋广华监狱检察室发现,由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法院交付沙洋监狱执行刑罚的罪犯汪某某的刑期有疑问:通知监狱执行的刑期,比汪某某数罪并罚后应当执行的刑期少了7个月。

时间难道会凭空消失吗?当然不会——鄂城区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游支红对此十分笃定。对刑罚执行的监督是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体现,该院过去也曾发现和纠正过刑期错误的情况。但这件案子又与以往不同:以前都是罪犯申诉自己的刑期过长,这次却是异地驻监狱检察官发现刑期变短。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游支红和检察官助理小占立即通过业务系统,调取了和汪某某相关的所有案卷材料,马上就锁定了问题的关键:法庭判决汪某某有期徒刑的刑期,与监狱收到的《执行通知书》所载明的刑期不一致——后者比前者刚好少了7个月。

更值得注意的是,与汪某某相关的起诉书和判决书分别有两份,另外还有一份减刑裁定书。

通过整理这5份文书的时间顺序,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汪某某在20156月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6个月,服刑期间,他因为表现良好获得7个月减刑。但在减刑裁定作出后不久,汪某某入狱前伤害他人身体的犯罪事实被司法机关发现,法院在20191月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汪某某有期徒刑两年2个月,并依法对前后两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3个月。然而,发出的《执行通知书》上载明的刑期,却在83个月的基础上减去了7个月。

“作出第二份判决时,刑期还是完全正确的,而《执行通知书》却出现了错误。”游支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发现漏罪而数罪并罚的,原减刑裁定自动失效。汪某某就属于这种情况,他在贩卖毒品罪刑罚执行期间,因为被发现故意伤害罪这个漏罪而数罪并罚,那么其之前获得7个月减刑的裁定就自动失效。然而,法院在交付执行环节,却依然在发出的《执行通知书》上扣减了这7个月的刑期。”

与办案法官核实情况后,游支红立刻向副检察长叶奎汇报案情。叶奎严肃地说:“在交付执行的环节,刑期被算错了,我们要立即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监督法院按照正确刑期重新制作《执行通知书》。”

当天下午,《纠正违法通知书》就被送达法院,第二天,鄂城区人民检察院收到了法院的回复和新的《执行通知书》,7个月刑期已经妥妥地被找回来了。

7个月的刑期不是小事,关系到执法的严谨和法律的权威。”叶奎说,今后该院也会特别关注涉及减刑的案件,在刑罚执行监督检察工作中把好关。

据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第三十四条规定:罪犯被裁定减刑后,刑罚执行期间因发现漏罪而数罪并罚的,原减刑裁定自动失效。如漏罪系罪犯主动交代的,对其原减去的刑期,由执行机关报请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重新作出减刑裁定,予以确认;如漏罪系有关机关发现或者他人检举揭发的,由执行机关报请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在原减刑裁定减去的刑期总和之内,酌情重新裁定。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判决一旦生效,刑罚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执行到位,任何犯罪分子心存侥幸,隐瞒罪行,最终都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