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国际足联道德委委员眼中的世界杯与足坛反腐败

2022-11-16 23:2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因为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世界杯的申办引发了许多国家的激烈竞争。为了获取国际足联委员的支持,针对这些委员的贿赂层出不穷。2016年,因凡蒂诺当选为国际足联的第九任主席。上任之后,因凡蒂诺就推动了体制改革,主要目的是提高效率,遏制腐败

□  何家弘

今年的男足世界杯将在卡塔尔举行。举办日期是20221120日,今年正好是第22届。这组数字很有趣,一共包含了6个“2”。另外,这届世界杯还创造了3个“首次”,即首次在中东国家举行,首次在北半球的冬季举行,首次由从未进过世界杯决赛圈的国家举办。因此,欧洲足球界的某些人士认为,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是非常荒谬可笑的。总之,这是一次特别的世界杯,值得我去看看,而且我已经收到了国际足联的邀请。

再次参会:应该冒这个风险吗?

2017年,经中国足球协会的推荐,我荣幸地当选为国际足联的道德委员会(以下简称道德委)委员。道德委一共有16名委员,来自世界不同国家。2021年换届选举,我再次当选,任期还是4年。作为国际足联的官员,我应邀出席了2018年俄罗斯男足世界杯的开幕式和2019年女足世界杯的开幕式,今年又收到了出席卡特尔世界杯的邀请。

足球世界杯是最有影响的体育赛事,当然值得去观看。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容忽视的。来自世界各国的球员、球迷和官员聚集在一起,肯定有比较高的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我应该去冒这个风险吗?另外,我已经整整3年没有坐过飞机了,对于外出旅行已然感到陌生,而且这次是我一人出国。家人也不支持我去卡特尔,主要担心我的旅行会遇到麻烦,因为我毕竟到了古稀之年。

然而,出席世界杯并不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情。我去卡塔尔,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观看足球比赛,而是参加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的全体会议。我是作为中国的代表入选国际足联的道德委员会,因此我是代表中国去参会的。经过一番斟酌,我决定履行职责,去卡特尔开会。

中国人民大学按照严格的审批手续,批准了我的出国申请。然后,我告知国际足联秘书处的有关部门,我可以去卡塔尔开会。作为国际足联的官员,我不用自己办理卡塔尔的入境签证,也不用自己预定机票和酒店。国际足联的旅行服务部门统一给我们办理入境所需的“哈亚卡”(Hayya Card),并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订购飞机票。很快,我就收到了机票行程单。

就在准备行程时,我又收到了国际足联秘书处群发给道德委员会委员的电邮,通知我们道德委全会的时间从1120日改为26日,因此我们可以推迟几天再去卡塔尔。秘书处解释说,卡特尔是个小国,开幕式那几天宾客太多,接待的压力太大,因此让我们“错峰”参会。对我来说,到现场观看开幕式并不重要,而且我也愿意避开人流高峰。于是我立即回信,表示可以推迟行程。

行贿传闻:多方消息持续披露

众所周知,足球是一项资金雄厚的体育运动,而主办世界杯可以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因此主办权的竞争非常激烈,往往还隐含着金钱交易。卡塔尔在2010年获得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之后,有关其在申办过程中向国际足联官员行贿的传闻就持续不断。

2011年,德国一家媒体披露,国际足联某官员的10岁小女儿曾收到160万英镑的神秘汇款。后来,英国的一家报纸又披露,亚足联主席哈曼为了给卡塔尔申办世界杯拉选票,向国际足联的某些官员支付了500多万美元。在舆论压力下,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表示要对卡塔尔贿选事件进行调查,但最终并没有剥夺卡塔尔的世界杯主办资格,而只是把卡塔尔人哈曼清除出了国际足联。

2015年,国际足联选举委员会主席斯卡拉在接受一家瑞士媒体采访时说,卡塔尔在申办世界杯主办权时确有行贿,但是他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2017年,德国一家媒体披露了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负责世界杯申办调查的加西亚在2015年完成的调查报告。在那430页的报告中,有证据表明国际足联的3名执委会成员在2010年申办投票前收受了金钱。但是,国际足联当时并没有把报告公之于众,而且加西亚也被迫辞职。

2019310日,英国的《泰晤士报》在官网刊出独家调查,以《卡塔尔向国际足联支付8.8亿美元的世界杯秘密款项》为题,让“卡塔尔贿选”的传闻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根据一份未曾公开的官方文件,2010年,由卡塔尔王室出资的半岛电视台与国际足联签下一份价值4亿美元的转播合同。该合同约定,只有在卡塔尔成功拿下主办权的情况下,这份合同才会全部生效。2013年,卡塔尔又给国际足联追加了4.8亿美元的转播费。对于《泰晤士报》的独家调查,国际足联没作出任何回应,而半岛电视台则表示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今年1110日,《泰晤士报》再次爆料,一位曾参与卡塔尔申办世界杯的人说,3名非洲足联官员曾收下卡塔尔提供的150万美元“好处费”,然后把选票投给了卡塔尔。这个人名叫阿尔玛基德。她在卡塔尔申办世界杯时负责媒体宣传工作。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非洲足联于20101月在安哥拉的首都开会时,负责卡塔尔世界杯申办的官员塔瓦迪向非洲足联的3位高官行贿,包括尼日利亚的阿达姆、科特迪瓦的阿努玛和喀麦隆的哈亚图。这3个人把选票投给卡塔尔,这3个国家的足协则分别获得了150万美元的报酬。不过,有关当事人都否认了这个说法。

无论上述传闻是否属实,卡塔尔还是如愿以偿地举办了第22届世界杯。其实,在前几届世界杯的申办过程中,大概也都存在着行贿与回扣的腐败传闻,而且这些还不是国际足联腐败问题的全貌。

“风暴”之后:改革成效有待检验

足球与金钱的交易可以说是源远流长。早在1974年,巴西人阿维兰热在阿迪达斯总裁达斯勒的金钱开路下获取多数选票,击败上任足联主席英国人劳斯成为新任国际足联主席。随后,达斯勒在美国成立了一个公司,经阿维兰热的许可与授权,开始倒卖国际足联的相关营销权,包括转播权、商标权、特许商品经营权等。于是,可口可乐、麦当劳等公司开始巨额购买国际足联的特许权,在商品上印上FIFA的商标。足球的商业化开始席卷全球。

因为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世界杯的申办引发了许多国家的激烈竞争。为了获取国际足联委员的支持,针对这些委员的贿赂层出不穷。与此相应,国际足联委员的贿选也屡见不鲜。无论是在国际足联还是在各国足协,腐败现象都相当普遍。

布拉特在1998年接替阿维兰热成为新任国际足联主席后,向许多国家的足协每年提供至少25万美元的资金以发展足球运动。但是,很多国家的足协高官都把这些资金及其他经费据为己有,甚至在一些国家形成足坛的“窝贪”。巴西足协的三任主席特谢拉、马林、德尔内罗的“前腐后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2015年,国际足联爆发了“反贪风暴”。当年527日,瑞士检方宣布逮捕6名国际足联官员,理由是在美国的司法调查中显示,这些官员每人收受了累计数百万美元的贿赂和回扣。随后,国际足联的领导相继落马。同年10月,国际足联副主席郑梦准落马,被“禁足”6年。同年12月,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和欧洲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同时落马,被“禁足”8年。20161月,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落马,被“禁足”9年。这些处罚虽然不算严厉,但是足以吸引世界球迷的眼球。当然,在这些案件背后也隐含着国际足联高层的权力斗争。

2016年,欧足联秘书长因凡蒂诺击败三名对手,当选为国际足联的第九任主席。上任之后,因凡蒂诺就推动了体制改革,主要目的是提高效率,遏制腐败。体制改革内容包括:政管分离、精简机构和任期限制。这些改革措施的成效如何,大概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得到检验。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


责编:肖莎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