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人设之势

2022-11-16 23:2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韩非与法治

□  夏海

韩非势治的一个重要贡献,是将势区分为自然之势与人设之势。所谓自然之势,是指生下来就获得的权势,类似于继承权。韩非重视人设之势,“吾所为言势者,言人之所设也”。人设之势是坚持法治,反对贤治,“若吾所言,谓人之所得势也而已矣,贤何事焉(《难势》)”

韩非认为,法治与势治相辅相成,联系最为紧密,“无威严之势,赏罚之法,虽尧舜不能以为治”。犹如车夫没有马鞭和马嚼头,就制服不了马匹;匠人没有规矩和绳墨,就制造不了器械,“无捶策之威,衔橛之备,虽造父不能以服马;无规矩之法,绳墨之端,虽王尔不能以成方圆(《奸劫弑臣》)”。

在韩非看来,坚持法治,要以法为教,“法者,编著之图籍,设之于官府,而布之于百姓也(《难三》)”。以法为教,要批判儒家,“儒以文乱法”。韩非认为,儒家鼓吹仁义道德,必然扰乱法治,“故行仁义者非所誉,誉之则害功;文学者非所用,用之则乱法”。

以法为教,要权衡利弊得失。韩非指出,法无完法,“无难之法,无害之功,天下无有也”。制定法令不免有利有弊,立法要充分考虑其利弊得失,有利的就立法,不利的就不立;利大于弊就立法,弊大于利就暂缓立法,“法所以制事,事所以名功也。法有立而有难,权其难而事成,则立之;事成而有害,权其害而功多,则为之”。

对于利弊相等、利大于弊的立法,韩非作了三点论证,一是战争的例证,“是以拔千丈之都,败十万之众,死伤者军之乘,甲兵折挫,士卒死伤,而贺战胜得地者,出其小害计其大利也”。意思是,占领千丈的都城,打败十万的兵众,自己死伤的将士占全军的三分之一,铠甲兵器被折损,士兵有伤亡,但还是庆贺战斗的胜利并取得土地,这是忽略它的小害处而考虑它的大好处。

二是日常生活中的洗头和治疗伤口两件小事,洗头可能掉头发,治疗伤口可能伤及好的血肉,说明不会因小害而放弃大利,否则就是没有见识的人。正所谓“夫沐者有弃发,除者伤血肉。为见其难,因释其业,是无术之计也”。

三是圣人的言论,“先圣有言曰:‘规有摩而水有波,我欲更之,无奈之何!’此通权之言也。是以说有必立而旷于实者,言有辞拙而急于用者。故圣人不求无害之言,而务无易之事”。意思是,先前的圣人说过,圆规用久了就有误差,水面再平也有波纹,我要想改变它们,是没有办法的。这是懂得权衡得失的说法。所以理论有言之成理然而脱离实际的,言论有词句笨拙然而能立即付之实用的。因此圣人不去追求没有毛病的空话,而是致力于那些不可改变的事情。

韩非认为,以法为教,务使法令公开、统一、稳定和明白。只有法令公开、统一、稳定和明白,老百姓才能遵守执行,法治才能得到贯彻落实。韩非批评管子关于法术的言论,“管子曰:‘言于室,满于室;言于堂,满于堂;是谓天下王’”,认为是“非法术之言也”。而法术之言是法要公开透明,让整个国家的老百姓都知道。统一是指各种法律要互相衔接,不能互相矛盾;新法与旧法要及时替代,不能并存使用;执法的标准要全国统一,不能区别对待。法是臣民奉行的准则,只有统一,百姓才好遵守。

韩非批评申不害有术无法,主要论据是法律不统一,“申不害不擅其法,不一其宪令,则奸多。故利在故法前令则道之,利在新法后令则道之,利在故新相反,前后相勃,则申不害虽十使昭侯用术,而奸臣犹有所谲其辞矣”(《定法》)。稳定是法律一旦颁布,就要保持稳定性,不能朝令夕改,让老百姓无所适从。

明白是指法律必须详略得当,不能太繁杂,也不能过于简略。太繁杂,法律不易为人了解,也不易执行;过于简略,法律就难以成为执法的依据,还会被人乘机钻营。韩非倾向于法律详尽而不繁杂,认为“书约而弟子辩,法省而民讼简;是以圣人之书必著论,明主之法必详尽事(《八说》)”。

坚持法治,还要以吏为师。一般认为,以吏为师之吏是指法官、法吏,“吏、民知法令者,皆问法官。故天下之吏民,无不知法者”(《商君书·定分》)”。韩非的以吏为师,是在批评儒家倡导仁义治国的过程中提出的,“今人主之于言也,说其辩而不求其当焉,其用于行也,美其声而不责其功。是以天下之众,其谈言者务为辩而不周于用,故举先王言仁义者盈廷,而政不免于乱”。从势治的角度分析,以吏为师之吏不仅是指法官法吏,而且也指一般的官吏。

以吏为师,务严用人标准。韩非认为,选人用人要任用智术之士和能法之士,也就是任用法家人物。智术之士是指通晓法术之人,他们明察秋毫,能够洞悉阴谋奸术;能法之士是指推行法治之人,他们刚劲正直,能够纠察惩办不法行为,“智术之士明察,听用,且烛重人之阴情;能法之士劲直,听用,且矫重人之奸行”。只要任用智术之士和能法之士,就能约束控制重臣和当塗之臣。重臣是指尊贵弄权的大臣,“重人也者,无令而擅为,亏法以利私,耗国以便家,力能得其君,此所为重人也”。当塗之臣是指当道掌权者,“当塗之人擅事要,则外内为之用矣”。意思是,当道掌权者控制国家大权,那么国内外的势力都会为他们所用。

以吏为师,必须以法择人。韩非指出,选人用人要按法办事。以法择人,“能者不可弊,败者不可饰,誉者不能进,非者弗能退,则君臣之间明辨而易治,故主雠法则可也”。意思是,有才能的人不被埋没,坏人无从掩饰,徒有虚名的人不能进用,遭受诽谤的人不能被免职,那么就能明辨臣下的功过是非而国家就容易治理,所以用法就可以了。

韩非的人设之势就是以法为教和以吏为师的有机统一,建构了以法治国的体制机制。如果废势背法而等待贤治,那就是经常有乱世而少有治世。反之,坚持势治,就是多有治世而少有乱世。势治与贤治矛盾而不相容,“夫贤之为道不可禁,而势之为道也无不禁,以不可禁之贤与无不禁之势,此矛盾之说也。夫贤势之不相容亦明矣”。

势治与贤治的结果就像骑着好马分道而驰,两者相距越来越远,“且夫治千而乱一,与治一而乱千也,是犹乘骥駬而分驰也,相去亦远矣”。只有贤治而无势治,尧舜也无能为力,“无庆赏之劝,刑罚之威,释势委法,尧、舜户说而人辩之,不能治三家”。韩非强调指出:“夫势之足用亦明矣,而曰‘必待贤’,则亦不然矣”(《难势》)。

(作者系国学研究专家)

责编:肖莎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