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刑侦民警樊有宏

2022-11-10 09:3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第四届法治故事写作大赛参赛作品选登

纪实

洛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樊有宏被公安部授予了“全国特级优秀民警”称号。这位55岁的老民警,是一名刑事技术员,干这一行,已经32年。那么,他究竟有何优秀之处呢?且去看看他出过的几个现场吧

□  胡杰

陕西省洛南县地处秦岭南坡,全境都在山区。前不久,洛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樊有宏被公安部授予了“全国特级优秀民警”称号。这位55岁的老民警,是一名刑事技术员,干这一行,已经32年。那么,他究竟有何优秀之处呢?且去看看他出过的几个现场吧。

舞会之后

20世纪90年代,洛南县某机关单位要盖一栋六层的办公楼。机关单位与一城中村相邻。楼盖起来,就要堵塞村子与外界的一个重要通道。经双方协商,最后盖起的办公楼,就在一楼让出了村道。也就是说,办公楼是骑在村道上盖的。

办公楼的六楼,是个多功能厅。双休日在全国实行之后,机关里逢周末就会在这儿举办内部舞会。有一年冬季,舞会举办后的第二天清早,有过路的村民发现,一名少女死在了办公楼附近的村道上。县城不大,因为警察迟迟不能给个说法,这件事就被炒得十分惊悚。版本虽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这位少女是被人害死的。

法医鉴定认为,这名13岁的少女是坠楼而亡。死前,她并没有受到过性侵。刑警把头一天晚上参加舞会的人筛查了一遍,一个当晚没有回家、住在单位宿舍里的离异独身男子成为了重点审查对象。

少女家在县城周边的一个村子里,离位于县城的学校有十里地。少女的父亲是一个承建这栋办公楼的建筑公司的工人,平时就住在办公楼的库房。为了上学方便,少女和她的弟弟与父亲同住。

初步现场勘查之后,已经能确定,少女是从五层楼厕所坠亡的。这栋楼里,六层没有厕所。五层以下,每层有一间男女共用的厕所。两个蹲位,以木隔板分隔成独立的空间。

而把那名男职工作为重点审查对象,是因为有人反映,这位男职工生活作风不太检点。如果有人试图对少女实施不轨行为,不能得手,就把她从五楼厕所扔下去灭口呢?或者,少女可能是在受到威胁后,被迫从楼上跳下去的?

不论是上述哪种情况,这个唯一整夜都住在楼里的成年男子,似乎都脱不了干系。民警审查他时,他也交代了一堆花花草草的事儿,甚至包括跟同事的婚外恋。可是,不管怎么审,他就是不承认对那个少女有过什么非分之想。

那么,少女会不会是因为抑郁而跳楼自杀的呢?民警调查后认为,没有这个可能。学校老师、同学都证实,这个少女性格开朗,白天上学时一切正常。她父亲也说,晚上吃饭时,她还有说有笑的。

此间,樊有宏也在反复勘查少女坠亡的现场。这栋楼的厕所,在主楼与配楼的拐角处。厕所里面,隔挡里有插销;厕所门上的插销,则在门外。从五层的窗台上,樊有宏找到了灰尘被蹭掉的痕迹。少女从这儿坠落,这一点没问题。在厕所门里,他发现了一只断成两截的折叠铅笔刀。小刀周边,散落着一些木屑;而门里靠近门外插销的内侧门扇及门框交界处,有多次用小刀削切的痕迹。

樊有宏在想,如果门上的削切痕迹是少女所为,那么,她为什么要用小刀削门呢?

和法医、侦查员一样,技术员首先也是一名刑警。因此,一名称职的刑事技术员,必须带着破案的思维去勘查现场。厕所门里的刮痕,就让樊有宏想到了门外的插销。万一她在里面上厕所,门被人在外面插上了,她出不去,会怎么办?她应该是用随身携带的那把铅笔刀,试图从里面把插销拨开吧?

反复察看五楼厕所周边环境,结合窗外的灰尘痕迹,以及楼下地上掉落的一截木棍,在案发几天之后,樊有宏给出了这样的逻辑分析——

这天晚上,六楼一支接一支的舞曲,吸引了这位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少女。她应该是到六楼看别人跳舞去了。六楼没有厕所,舞会结束后,有人到五楼上厕所。上完之后,以为厕所里已经没有人,就随手从门外面插上了插销。却不知道,此时这位少女也悄无声息地在另一个隔挡里。少女发现后,犹豫了一下,没敢立即喊叫;等她拍门、叫门时,楼里已经空了。

那名被审查的男职工住在三楼。此时,这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应该已经呼呼入睡。他那被舞曲轰炸了一夜的耳朵,并没有听到声音。

焦急中,少女掏出小刀,试图削掉一些门上的木头,从而能拨开插销。可是,小刀折断,尝试失败。大冷天,难道就在厕所里呆一宿吗?这个13岁的少女怎么会有这样的耐心呢。这时,她在厕所里找到了两根木棍,搭在了厕所和走廊窗户之间。

如果能踩着木棍,从厕所窗户走到拐角这扇窗户,打这儿钻进去,她就能进入走廊脱身。但是,慌乱中,她并没有把那两根木棍固定好。脚一踩上去,木棍滑落,她就从五楼掉了下去。

侦查员在随后的走访中,印证了樊有宏的判断。这天晚上,确实有人在六楼舞会现场看到过这名少女。她没有跳舞,但是看得很专注。有人说,以前办舞会时,也见她去看过热闹。之所以会有人对她有印象,是因为她是舞会里唯一一名未成年人。

对女儿的非正常死亡结论,少女的家人都表示认可、接受。

公路横尸

有一年冬季,天刚麻麻亮,有村民发现:一处山梁上,路边倒着一具男性尸体。樊有宏等人赶到现场时,首先看到的是,尸体血肉模糊的一张脸。由于死者面部肌肉已经被动物啃咬光,看上去很恐怖。头部旁边,有犬科动物留下的血蹄印。

这是一条南北方向的水泥路,虽然已经通车,但路还没完全峻工。两边的路肩,都还没有装上。放眼路的两边,都是大片的空旷地带。从残留在地里的农作物根颈部来看,这里原来种的都是烤烟。尸体俯卧在西侧路边上,头北脚南,双手置于腹下。

此时,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山梁上小风一吹,冷着呢。让樊有宏和同事感到异样的,是死者的穿着。此人上身红色毛衣,下身黑裤子,脚上一双黑色布鞋,但是,光着脚,没穿袜子。一件蓝色西服,在他头部和胸部下面压着。夜里,只会比这会儿更冷。就这样一身单薄的行头,他会在这条路上行走吗?

尸体南侧,烤烟地里散落的,都是药品和医疗用品。它们由北向南,依次是:枯烟杆堆上的一塑料袋维C银翘片、烟杆上的两支安乃近针剂、烟杆缝隙中的一塑料袋板蓝根冲剂,以及地上散落的金属注射器针盒、盒盖、镊子、止血带等,还有针管、胶布、止血带等。距离尸体最远的东西,是一只红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的有荆防冲剂、鱼腥草注射针剂和医用碘酒等。从容量上看,那些散落的医药品,应该都出自这只大号的红色塑料袋。

带队的局领导现场召开一个碰头会,听听大家对案件定性的看法。有人认为,这就是一起交通事故,肇事逃逸。理由,就是尸体旁边那道明显的刹车印。但是,樊有宏却肯定地说:“不是交通事故,因为尸体并没有发生位移。我认为,这里不是第一现场,而是抛尸现场。”

新来的助手问樊有宏:“会不会是死亡男子在遇到撞击后,手中的红色塑料袋扔出去,从而造成东西散落一地呢?”

“不会的。”樊有宏很肯定地边比划,边解释:“你看,塑料袋提起来,口儿是紧的。扔出去,它也是口儿朝上。收紧的袋口,就会对落地撞击后的东西有一定的束缚作用。再说,就算袋口发生倾斜,东西从袋子里抛散出去,是不是应该在一个方向?”一边说着,樊有宏迈过一步,指着烟杆夹缝里那袋子板蓝根冲剂接着说:“你看,这只塑料袋袋口朝上,明显是从高处坠落,而不可能是从红袋子里散落出来的吧?”

“明白了。这些医药品,是人为丢弃在这儿的。这是个伪造的意外死亡现场。对吧?”助手说。

正在这时,一个老汉的哭声,让樊有宏他们都转过脸去:“俺娃咋死得这么惨呢!”这就怪了,离这儿还有十几二十米呢,老汉还没走到跟前,怎么就认出死者是他的儿子呢?

原来,法医、技术员们正出现场,民警已经在附近一个村子里摸排出,有个30多岁的乡村医生失踪了。民警就通知他的父亲,来现场辨认一下尸体。按常理,死者就是真是老汉的儿子,他也会走近之后,仔细分辨,确认没有弄错,才会情绪失控。离着这么远,怎么就号淘大哭起来了呢?

在他的哭声引导下,樊有宏他们就移师老汉家,对他家进行现场勘查。结果,在他家墙上很快就找到了喷溅血迹,提取到了一根带有血迹的木棍。案子谜底很快就被揭晓:

老汉就这一个儿子,一家人对他从小娇宠无度,就养成了这小子乖戾的性格。三十好几,也没能成个家。在家里,他对父母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案发当晚,他又嫌老娘做的饭不好吃,对老娘拳脚相加。一直隐忍着的老汉,终于像一座活火山,在妻子的惨叫声中爆发了。他一棍子下去,就打倒了逆子。接下来,他一下接着一下,边骂边打,直到儿子不再动弹,他自己也瘫坐在一旁。

发现儿子没气儿了,老夫妇当然都慌了。小女儿住得不远,老太太赶快去把女儿喊过来,商量怎么办。哥哥经常打骂父母,妹妹当然知道,早就恨得牙痒痒,可她有啥办法?现在,父亲把他打死了,她也觉得哥哥死得活该。

可是,这么个大活人死了,总得有个交代吧?总不能让父亲去公安局投案、坐牢吧?也没念过几天书的女儿,说到底,也是个法盲。一家三口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把乡村医生的尸体抬到路边,伪造成交通事故的现场。

那么,尸体旁边那道刹车印,又是哪儿来的呢?原来,就是报案人留下的。一早,他开个农用车正行驶,突然发现路上躺着一个人,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就狠狠地踩了一脚刹车。

殒命少年

不同于社区民警,也不同于一般侦查员,刑事技术员只是在勘查现场时,才会接触群众。樊有宏工作认真、为人谦和,一般不会和群众发生冲突。可是,如果他作出的结论,违背了别人的意愿呢?不管结论是否正确,他都有可能挨骂。

再说,刑事技术本来就有四大“不好解释”之说。因上吊、服毒、溺水、高坠而亡,这个好认定,但是,死者究竟是自杀,还是被人害死,有时候真的“不好解释”。一次,有人就指着樊有宏的鼻子跟他说:“你怎么不跳楼自杀呢?”

一天早上6点多,洛南县社会福利院食堂的大师傅发现,院子里躺着一个男生小林,血流不止,昏迷不醒,像是从楼上跳下来的。院长喊回正在晨练的司机,火速将小林送到县医院。半小时后,小林抢救无效,死在了医院。

民警调查的结果,是这样的:

小林的宿舍在二楼。先一天晚上九点多,熄灯之前,值班老师巡视宿舍时,发现小林正在宿舍里坐着玩手机、打游戏。老师提醒他别玩手机了,早点上床休息。老师走后,他躺在床上,接着打游戏。

因为手机没电,他借了同学的充电器,边充电边玩。后来,同学的手机也没电,要回了充电器。一分钟后,小林手机没电、关机了,他便离开了宿舍。

监控显示,他一个人从二楼,来到了四楼。在四楼,他到厕所里抽过两根烟。凌晨六点多,他从楼顶跳了下来,结束了他15岁零4个月的生命。

小林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他的父亲外出打工时,认识了来自云南的一个打工妹。俩人结婚后,于20039月生下了小林。不久,小林妈就离家出走,而且一去不回头。

小林爸又出去打工,把小林留给爷爷奶奶照看。小林爷爷是个不吭不哈的老实人,又体弱多病。家里,都是身有残疾的奶奶在当家作主。老两口没啥文化,家里又穷,只能管孩子的温饱。加上对这个没爹妈疼爱的孙子又有些溺爱,小林就像只林间漫步的小鸡,早早就处于放养状态。

小林8岁时,父亲再婚。可是,继母只管自己亲生的妹妹,对小林一点也不喜欢。12岁时,小林爸私设电网,试图猎捕野生动物卖钱,却被电死了。后妈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一拍屁股,跑得影子都没处找。

小林有个叔叔,但他自己的日子也过得紧巴,不愿抚养哥哥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日子实在熬不下去,小林奶奶就求助于政府。就这样小林来到了社会福利院。

“我们孩子活蹦乱跳的,既然先一天晚上他还好好的,那他为什么要跳楼?你们得给个说法。”小林的奶奶、叔叔一次次大闹福利院。

与家属的座谈会上,县公安局领导让樊有宏也去参加了。以为他从刑事技术的角度说明情况,家属更容易信服。谁知,他刚说小林是跳楼自杀身亡的,家属立即怼了他:“那你好好的,怎么不去跳楼呢?”

关键是,屋顶没有装监控。家属一口咬定,小林是被别人从楼上推下去的。

调查小林死因时,民警曾调取了他最近的一份成绩单。五门功课,他的总分只有80多分。其中,有两门课成绩都是个位数,应该是只做对了几道选择题。

从小,小林的学习就没人监督,没有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到了福利院,生活条件和学习环境都非常好,还有专门的辅导老师。可是,小林不习惯有人管他,时常当众顶撞老师。

七年级开始,小林就开始抽烟。他爱跟别人打架,喜欢欺负同学,抢别人的钱财。他要让人觉得他“厉害”,刷出“存在感”来。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谁还疼爱他,哪怕只有一个人,那应该就是小林的奶奶了。可是,到了福利院,小林对奶奶却最反感、最排斥。

一方面,被奶奶送到福利院的小林,觉得是奶奶嫌弃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拖累。另一方面,奶奶每次来福利院,一为看孙子,二为蹭吃蹭喝。和乡下家里相比,福利院食堂的吃食,样样都是美味。不光拼着老命吃,奶奶还将食堂的饭菜打包往外带。这一点,让小林在同学中很没面子,恨不得找个地缝往下钻。

现实世界里一切都不如意,小林就逃到了手机里的虚拟世界。说到手机,这也是让小林自卑的一个方面。小林没钱买手机,他的手机都是借别人的。张三要回去,他再跟李四借。也就是说,他的手机不是自己的,就连手机里的图片,也都不是他的。

民警调查中发现,小林手机里唯一属于他的一张图片,是某游戏的注册账号截图。小林喜欢打“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经常通宵达旦。白天上课,他就只有趴在课桌上睡觉了。

尽管挨了小林家属的骂,樊有宏还是代表公安局,把他和同事调查的情况向他们作了汇报:

首先,小林当晚没有和老师、同学有过什么冲突。监控显示,也没有人跟他一起上下楼。

“遗留他手机的楼顶围栏附近,没有发现打斗、折腾的痕迹物证。”樊有宏点击鼠标,让大家看投影在大屏幕上的一张张照片:“大家注意:楼顶围栏外侧,琉璃瓦上有明显的擦滑痕迹。如果是被人推下楼,在用力的情况下,小林和琉璃瓦应该几乎没有接触,琉璃瓦上遗留痕迹可能性相当小。”

“再看这里!”樊有宏换一张照片,接着讲解,“楼顶围栏的高度在一米以上,别人将小林推下楼有难度。而且,大家看到了吧,围栏上有不锈钢管扶手。如果被人往下推时,被推的人肯定很容易抓住扶手抵抗。这种情况下,扶手就会有松动或者弯曲变形。但是,现在扶手都好好的,一点也没有松动、变形。根据这些情况综合判断,我们认为,小林是自己翻出护栏坠楼的。”

樊有宏说完,家属提不出任何可以质疑的地方,只好认可了小林系非正常死亡的结论。

那么,小林究竟为什么会跳楼自杀呢?

把他遗留的手机解锁之后,民警发现,他最后拨打的几个电话,都是东北的一个手机号。民警把电话拨过去,刚一自报家门,一个女子就问到:“那个男生是不是跳楼了?”

原来,小林拨打的号码,是一个辽宁女生的电话。小林和她是网上认识的,聊天过程中,春心萌发的小林提出,让人家做他的女朋友。人家拒绝,他就反复给人家打电话。最后一次,他搁了狠话:“你要是不跟我交朋友,我就自杀,死给你看。”那个女生害怕了,怕他给自己惹下麻烦,特意把这次通话录了音。

作者简介

胡杰,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新闻中心三级调研员,曾荣立个人二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六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19年被中国作协创联部评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先进个人。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