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无知之幕(上)

2022-09-22 11:1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第四届法治故事写作大赛参赛作品选登

暨秉恒

一张硕大的全息动态海报此时正浮现在办公室的中央。

画面里,一只树蛙正借助它指端发达的吸盘轻巧地攀附在一根树枝上,瞪着无辜的大眼,偏着脑袋似乎在倾听着什么。下一秒,它嗖地消失不见。转而浮现的是一群身着迷彩服的特种兵,戴着红外热像仪,手持突击步枪,正在一片雨林中小心翼翼地穿梭。

“这是什么?”看着一脸兴奋的阿飞,我疑惑的问道。

“飓风公司新出的战争游戏——绝地反击啊,这可是最近的爆款。明天就是周末了,晚上要不要一起组个局?”

“别,今天开了一整天的庭,可把我累得够呛,下次吧……”我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心里倒是赞叹于年轻人的活力。

早在上世纪初,现实世界中便开始流行类似的军事游戏。

在线上或线下,人们配上像模像样的装备,在相互厮杀的过程中挥洒着荷尔蒙,体验着心跳加速的刺激感。

在和平的年代里,这是普通人难能可贵的增长阅历的机会了。

但不管多昂贵的体验,终究也仅仅是体验而已。

没有人指望从中真的习得生死搏杀的经验,也很少有人担心自己真的受到创伤。

直到有一天……元宇宙出现了。

在这个想象天马行空、真实虚幻难辨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可以以极低的成本体验一场真切残酷的厮杀。面对如此巨大而充满诱惑的蛋糕,资本立刻像嗅到血的鲨鱼一样蜂拥而至,涌现出了以飓风公司为代表的一大批拟真游戏公司。

愿景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残酷。

几次内测过后,游戏巨头们慌张地发现,过分拟真的设定固然是一个可以降维打击传统游戏的巨大优势,但也更像是一味毒药——可以毁灭玩家、毁灭人性,甚至……毁灭游戏自身。

急性应激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一段时间以后,人们发现内测玩家们都陆续地承受着精神疾病的困扰。

人们这才发现,在游戏领域,众多游戏巨头引以为傲的拟真运算能力,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游戏中暴力因素的正当性,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游戏的虚拟性之上。

但当这个世界越加真实,那么类似游戏设计的伦理要求也便越高。

这道关卡,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锁死了市面上所有的军事游戏。

在这段时间里,游戏专家们和工程师们都在绞尽脑汁,探索最优的破局之道。

最开始浮现在所有人脑海里的,自然是高度古典主义的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干脆去掉游戏中所有的触觉设定呢?

但很快,这一投降式的提案便以绝对的劣势被否决。

“什么?你们这是要躺平回归石器时代的游戏体验?这简直就是对当代文明和你们智商赤裸裸的羞辱!”

在董事会上,飓风公司年迈的董事长当场摔坏了手里的全息投影仪,破口大骂道。从某个层面来说,他的话也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心声。

没有触觉,元宇宙中的很多玩家会觉得完全无法得到充分的游戏体验。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都是奔着真实体验而来,甚至真的有玩家宣称自己正是要在生死间搏杀悟道。失去了他们的心,游戏公司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市场基础。

在利益的刺激下,无数智囊绞尽脑汁进行技术攻关,终于找到了一条近乎完美的解决之道:所有玩家在进入游戏空间后,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自主设置体感强度,进而在游戏过程中获得不同程度的游戏体验。

自此之后,拟真军事游戏的发展一日千里。时至今日,已成为当代青年群体中最为青睐的游戏之一。

“那么,你玩游戏时一般会开几级?”看着眼前对游戏发展史侃侃而谈的阿飞,我饶有兴致地问道。

“呃……一至十八级,我一般会开九级吧,毕竟我是个信奉中庸之道的人。”阿飞腼腆地说道,“不过,社交网络上真的有不少敢开十八级强度的大神,有些人自称在游戏中复刻了近乎真实的濒死体验。”

“哦?”

阿飞熟练地打开了全息投影,点开了某个博客界面的某篇文章,里面有一行小字。

“最开始,是疼痛。如同交响乐一般复杂多变的痛楚。从低沉的声部趋向高昂,在最激越处戛然而止。最后,知觉像浸润了墨水的宣纸一样慢慢地晕开。黑暗中,我仿佛看见了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

看着这无病呻吟的推文,我噗地一声笑出了声:“写得这么玄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阿飞一脸受到了冒犯的表情:“法官大人,如果您有疑虑的话,欢迎随时去证伪哦。”说罢,他披上了衣服,大步流星地向门外走去。

我笑着摇了摇头,望向了窗外的城市。

不知道是谁加的滤镜,今晚的月亮隐隐透着一股红光,显的格外妖异。

伴着一阵熟悉悠扬的旋律,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依旧是熟悉的室内装饰,但写字台旁一个来回踱步的人影瞬间攫取了我的注意。

是阿飞?我大感意外。这小子平时天天卡着点到岗,今天竟然来的这么早?我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这时候,阿飞终于也注意到了我。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不佳,喘着粗气,在看到我以后箭步上前,话里带着一连串紧张严肃的颤音。

“您……终、终于来了……真的出、出大事了!!!”

十五分钟后,我绷着脸,十指紧扣,一言不发地看着瘫坐在一旁的阿飞,强压住内心汹涌澎湃的震惊情绪。

昨天,绝对是可以载入元宇宙史册的一天;而这,可能是元宇宙诞生以来发生的最为恶性的事件。

一个晚上,千余人遭受不同程度的精神创伤,重点是……还有3人出现神经源性休克致死——这或许是虚拟空间内第一次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和虚拟世界具有直接因果关联的死亡。

根据警方连夜赶出的调查报告,昨天在绝地反击游戏的运行过程中,由于出现未知的系统BUG(意为漏洞),身处特定区域内的玩家感知强度在一瞬间统一被调整至最高级别——十八级。

虽然游戏公司在接到反馈后的几分钟后及时发现并终止了游戏进程,但已经有千余名玩家因此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甚至……出现了3起死亡案例。

阿飞身处BUG区域之外,侥幸逃过一劫,但是昨夜在雨林深处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仍然对他产生了巨大的精神冲击,久久萦绕在他耳边,搅得他彻夜未眠。

飓风公司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宣布将一力承担所有受伤玩家的治疗费用和赔偿金,并给予死者家属丰厚的抚恤金,但事态并未得到平息。

这一事件最大的影响,是冲击到了人们对元宇宙安全底线的认知。

当一个遍布算法黑箱和数据黑箱的虚拟世界,足以威胁到人类的现实生命,怎不令所有人感到毛骨悚然?

一旦有人蓄意利用漏洞制造恐怖事件,无疑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在社交网络上,声讨飓风公司涉事的项目负责人和程序员的浪潮席卷而来,短短几日内在全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网上的讨论帖热度持续不减。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今日我不发声,明日无人为我发声。”

#元宇宙不是一门生意”……

在一些提供隐匿身份接入功能的公共讨论区内,众多无法分辨身份的蒙面用户甚至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人肉搜索活动。

飓风公司的涉事人员及其亲属在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的地址在短短的数日内便遭到了披露,无数不怀好意的谩骂和威胁伴着成千上万封虚拟或现实的通知席卷了他们的生活。

所幸相关部门及时介入,这才勉强制止了这场网络暴力的持续扩大。与此同时,为了回应社会舆论的关切,公安机关开始对这起事件的发生展开深入调查。

网络上的声浪渐渐平息,但所有人都知道,在平静的表面下,正有无数暗流涌动,随时准备开始新一轮的爆发。在这个庞大而虚幻的世界里,所有人的焦点都汇集于此,在静静地等待着。

两天后。阿飞神神秘秘地把我拉到了一旁。

我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挑起了眉毛,得意地说道:“下午我请个假,去做一件大好事。”

“哦?多大的好事?”我好奇地问道。

“秘密……明天,明天下午您来我家,就知道了。”话音刚落,阿飞便头也不回地飞奔离开了,只留下我在原地苦笑。

第二天一下班,我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下线,跟着阿飞回到了他独居的公寓楼。

甫一进门,我便吓了一跳,沙发上正坐着一名长相斯文的陌生男子。

阿飞在一旁搓着手干笑着,为我介绍了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份——飓风公司的技术总监。这不正是最近身处风暴中心的人物么?我心里吃了一惊。

对面的男子站起身来,对我伸出了手,“您好,我叫罗闻。”他带着黑框眼镜,一脸斯文,挂着一丝懒散的笑容。虽然刚刚遭逢了大变故,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惊慌局促的神色。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忍不住有些责怪地看向阿飞。他讪讪地解释道:“去年,我加入了一个由政府推出的针对网络暴力受害人的临时保护计划。这个计划旨在通过招募政府雇员作为志愿者,为网暴受害者提供临时居所和生活便利,帮助他们尽快从饱受威胁的情境中走出来,避免遭受更大的心理创伤。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我还从来没有接到过委托,这次看到了罗闻的名字,我立马就报了名,没想到真的被幸运之神选中了!”

说到这里,阿飞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用手指着隔壁那名淡定的男子,毫不掩饰眼里崇拜的光芒。“他可是罗闻!虚拟游戏界无人不晓的技术大神,绝地反击的缔造者,我的世界里排名前三的偶像!”

我有些震惊地看着阿飞的夸张表演,此时此刻,他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狂热追星的脑残粉并无二致。一旁的罗闻这时倒是挠了挠头,露出了一副羞涩的神态,活像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

不过,我在内心里已经提高了对他的重视。不管在什么领域,能够将事业做到极致的人,都不简单。

“说吧,今天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我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抛出了问题。

阿飞看了一眼罗闻,又看了看我,说道:“最近的事儿……您也知道了。警方这会儿也正在调查这起事件,明天就要正式传唤罗闻配合调查。既然我当上了罗闻的临时看护人,基于回避规则,我们将彻底丧失参与罗闻案的资格。所以……就想请您站在一个普通朋友的角度,谈谈与这次事件相关的一些法律观点。罗闻是无辜的,我们一定要帮助他……”

我看着阿飞,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一刻,他已经失去了一名法律工作者应有的客观和冷静。阿飞为什么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呢?我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扫向了罗闻。身为正主的他此刻却低着头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看起来似乎对今天的话题毫不关心。

虽然对阿飞的表现并不满意,但作为朋友纯粹谈论与这起法律事件有关的学术观点,确实也并未违背我的职业道德。因此,出于礼貌,我还是顺着阿飞的邀请打开了话匣子。

说实话,近期以来,这起案件的热度并不仅仅体现于社交媒体之上。法学界对于这起事件的讨论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值得讨论的问题有很多。例如,传统民法理论一度认为,元宇宙内的人身侵权仅涉及到纯粹精神损害赔偿,但这起事件的发生无疑颠覆了原先的观点。

在未出现系统BUG的情况下,玩家自主选择体感强度是否构成自甘风险的行为也成为讨论热点。

又比如,早年的刑法理论认为故意伤害罪一般仅涉及人身伤害,而不涉及纯粹的精神伤害,此次事件后也有学者提出了不同的认识,精神伤残等级的评估与入刑标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也将成为讨论热点。

不过,最受人们关注的,无疑还是是否需要穿透算法黑箱追究程序员刑责的议题。在这个问题上,大部分专家和学者们不约而同地将主观要件作为最重要的一个判断标准,即犯罪嫌疑人对行为后果的认识是否达到了间接故意的标准,或对损害结果的发生负有相当程度的过失。

如果能够构成主观要件,那么就可以将行为纳入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罪名的范畴。

但在司法实务之中,犯罪嫌疑人的主观状态往往是案件中最难判断的一个因素。更何况在眼前的这起热点案件中,程序员和后果之间还隔着一层算法黑箱编织的铁幕。因此,也有少部分专家从特殊的角度对此提出了质疑。

讲到了这里,我的回忆不禁飘回了两天之前。

那天下午,我正在大都会B-5区域的一家咖啡厅里享用下午茶,一旁的全息显示器里突然播放起了法律圈某知名访谈节目。换在平时,这样的节目根本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这起事件的热度由此可见一斑。

“各位,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我们此刻正身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风险社会之中。但风险与机遇并存,我们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与每个人甘愿承受的风险密切相关。我们可以通过适当的归责原则从民事层面将适当的风险成本转嫁给企业,但是挥起刑事责任的大棒?还是算了吧,大批程序员会战战兢兢,因此丧失了创新的兴趣,我们的发展从此也将停滞不前。”

画面中,某位知名的中生代学者沉稳地阐述着他的观点。

不过,旁边的一位老教授马上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今日今时,我们需要看看我们面临的到底是何种风险!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的生命、财产有着自然定律的稳定保护,但在元宇宙之中,我们的生命、财产正漂浮在何等虚幻和不稳定的冰海之上啊!这帮参与缔造新世界的人群手中握有的权力,从某种维度而言,几乎与造物主无异。唯有通过严刑峻法,方能让他们时刻郑重对待,做好维系元宇宙正常运转的每一个细节。”

在一阵唾沫横飞的慷慨陈词之后,老教授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作为一名信息技术的门外汉,我自然无法清晰判断程序运作的逻辑,相信大部分的司法从业人员的认知水平也比我高明不了多少。依靠事后的技术分析去突破算法黑箱,尝试追究程序员的责任?这样的司法制度势必会催生大量钻营BUG行违法之事的群体,等到元宇宙的秩序彻底崩坏的时候,可就积重难返了!”

中年学者追问道:“您的意思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将严格责任原则或过失推定原则引入刑事领域?”

老教授沉稳点了点头:“这并非没有先例,不是么?就譬如以往在食药品安全犯罪领域的一些立法例……我还是想强调,在恶性事件发生之前,这个世界中的其他人对此都无能为力,他们是唯一能够在事先阻止悲剧发生的群体……”

中年学者点了点头,敏锐地抓住了老教授言语间的漏洞:“那么有没有可能通过事前制度化的安排避免悲剧的发生?无论是程序上线前的测试,亦或是来自第三方的监管或监督?如果通过了制度化的检验,我认为仍然可以豁免开发人员的刑事责任。据我所知,新版本的绝地反击在上线前可是通过了全部的测试……”

“绝地反击?是不是你前阵子在玩的游戏?…开发者我记得叫罗闻吧?平时就听你一直把他挂嘴边,比提我的次数还多。这次可不就露馅了吧。看来你嘴里的天才,也不是万能的嘛……”

就在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邻桌传来了一阵嘟囔声。

我将目光投了过去,看到了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的打扮朋克,这时候正情绪激动地反驳着女友的说法。

“我呸……那可是罗闻诶!!!如果经过测试,他怎么可能会没发现漏洞!!!我觉得这事多半另有隐情…”坐在他身旁的女友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赶紧推了推他,示意他小声一点。

我摇了摇头,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两天前旁人口中的主角,此时此刻正坐在我的面前,命运的奇妙之处不过如此。我望向罗闻那张仿佛时刻挂着懒散表情的面庞,心里不禁开始嘀咕。

或许……老教授才是对的?

这样的一个人,真的不会把人类的命运当作儿戏嘛?

作者简介:

暨秉恒,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法官,爱好文学创作。曾获得上海市黄浦区青年岗位能手、全国法院系统学术讨论会论文二等奖、上海法院系统个人嘉奖等荣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