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怒火•重案》何以走出动作片的“黄昏”

2022-07-21 08:0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不仅打得“过瘾”,比起一般动作电影,《怒火•重案》的影像更意味深长,富有英雄主义的浪漫情怀。比如警员标哥跳楼自杀的那场戏,天地空旷,标哥的躯体以绝望的姿态、孤零零地伏在白线交错的空地上,空旷与迷失,死亡的“黑”与突兀的白,凑在一起,触目惊心

□  李佳

在刚刚揭晓的第4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陈木胜导演的遗作《怒火•重案》成为“大赢家”,一举拿下最佳动作设计、最佳剪辑、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4个奖项。这无疑是在香港动作片式微、商业电影魔力日渐消解的今天,一次富有深意的自我肯定和回归。

《怒火•重案》的获奖,不仅源于影片自身的魅力,也源于动作与故事的磨合、商业性与人文关怀的博弈、娱乐化与个性表达的融和。

影像意蕴:

集众家之长,抒个性情怀

《怒火•重案》是一部典型的香港动作片,也是标准的商业大片。影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重案组督察“邦主”(甄子丹饰演)在围剿国际毒枭的过程中,发现几名悍匪竟是昔日的警队战友,但正邪不两立,责任与宿命让他们走向了生死对决。

香港动作片曾经书写了一个“时代”。几乎每个人、尤其是出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者,记忆中都有一部或几部经典的香港动作片。《英雄本色》《暗战》《喋血双雄》《无间道》《男儿本色》……它们满足了现代人的“武侠梦”,那血脉偾张的英雄主义、充满对抗和张力的搏击画面,无不回应着人们对于“都市武侠”的期待。

然而,经典走到最后,难免步入“黄昏”。当香港动作片套路既成,它便陷在里面无法自拔了。进入新世纪,香港动作片接连失去了韩国、东南亚等几大市场,为了“守住”内地,只能走上北上、合拍之路,但也因此消解了香港本土性;随着资本退潮,剧本的创新元素又大打折扣,从而渐渐陷于商业性、娱乐性的窠臼难以自拔。然而,没落并不意味着消亡,总有坚定的守候者还留在原处。陈木胜导演,就是其的一位。

陈导终其一生致力于动作电影,拍摄过《新警察故事》《特警新人类》《男儿本色》等一批优秀的动作片;又尝试突破,探索动作与科幻的“嫁接”。《怒火•重案》虽然称不上是他最好的电影,却是“传统”的回归。影片128分钟,全程热血,街头飙车,火爆枪战,近身肉搏;有孤身深入虎穴,有正邪巅峰对决……

在电影中,观众看到了陈木胜细腻的风格,跳车救孩子的那场戏,是他所秉持的侠骨柔情,曾经也出现于《宝贝计划》中;观众也看到了演员的成长与蜕变,跟陈导4次合作的“特警新人类”谢霆锋,与香港动作“一哥”甄子丹的“双雄”交锋,令人目不暇接;更看到陈导的博采众长和对经典动作电影的致敬,看《怒火•重案》,观众会想起《无间道》《杀破狼》《盗火线》等影片,领略到香港动作片“黄金时代”的掠影。

不仅打得“过瘾”,比起一般动作电影,《怒火•重案》的影像更意味深长,富有英雄主义的浪漫情怀。如,警员标哥跳楼自杀的那场戏。天地空旷,标哥的躯体以绝望的姿态、孤零零地伏在白线交错的空地上。空旷与迷失,死亡的“黑”与突兀的白,凑在一起,触目惊心。

更耐人寻味的,是“大反派”阿敖(谢霆锋饰演)的终局,他被警察包围后,选择自我了结,决绝地倒下。这一幕,似乎模糊了黑白界限,在审判与原谅之间,留下了一块空白,也因此,为枭雄的落幕渲染了一层悲剧色彩。

《怒火•重案》当得起“好看”二字。而在注重社会责任和底层关怀渐成“金像奖”主流的今天,将“最佳影片”颁给一部典型的动作片,是香港电影总体低迷的当下,力图“破圈”、力求百花齐放的决心。不止于此,盘点2021年公映的香港电影,《怒火•重案》以13.29亿的累计票房,一骑绝尘,预示了动作片热度的回归与不俗的商业价值,它摘得桂冠,也是电影工业与市场之间握手言和的体现。

故事深度:

出于套路,不落窠臼

《怒火•重案》的故事,依然是动作片偏爱的警匪题材,走的是“双雄”交锋的传统套路:好警察和大恶人,各带一群人,杀个几进几出,好警察一方几度陷入绝境,而后绝地反击,最终邪不压正、正义必胜。虽说“套路满满”,但它并未流俗,而是在故事新意和深度上找到了突破。值得关注之处有二。

其一,黑白对抗,却并非黑白分明。与传统的香港警匪动作片“非黑即白”的格局不同,该片推进了审视正邪、黑白的深度,让观众看到了黑白之间还有彼此转化的可能性,白中可能孕育黑,黑中也并非没有白。影片中,主要担当此责的,是“大反派”阿敖。

影片将阿敖狠辣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杀人不分青红皂白,对昔日战友也痛下杀手,为洗脱嫌疑、转瞬即杀队友,对老弱妇孺没有同情心……

但影片也巧妙地穿插了他的蜕变过程:他本来是警察——如果一直走下去,大概率会是好警察,因为一次执行任务失手杀死嫌疑人而锒铛入狱、受尽折磨,出狱后开启仇恨和报复模式。这样的“蜕变”,使得阿敖一伙自带悲剧元素,具有了令人同情的一面;也使得观众在观影,对于惩恶并非仅有诸如同仇敌忾、杀之后快等单纯情绪,更有着一种惋惜和思考,观影情绪上更加丰富和多元。

黑白转化是对“黑”与“白”两个概念本身的解构,这说明香港动作片已不仅止步于现象本身,而是将视角进一步深入,透过现象,进行社会学、哲学乃至人性层面的挖掘,从而在武打动作痛快淋漓的同时,亦保有一种悲悯情怀和悲剧反思。从这个角度上看,《怒火•重案》是有所突破的。

其二,白中有黑,倾向于对“正义”或“正义方”本身加以反观和解剖。影片一上来,为了立住“邦主”的人设,即对警队上层勾结富商、欲徇私枉法之事来了一波揭底;紧接着,在关键环节——阿敖入狱事件中,又让警队上层展露了一把不择手段、无情“甩锅”的小丑嘴脸。

在歌颂以“邦主”为代表的一群警察的正义形象的同时,影片对机制存有的恶和人性的冷漠可能带来的后果加以揭示。

比起那种白者全白、一正到底的故事格局,这样的设计显然更有味道。它探索到传统动作片未及的深度:孤胆英雄也许可以解决个别事件,却无法扭转大局、消除恶的根源;真正能让社会向好、长治久安的,是机制的善、并用科学制度抑制人性之恶。

虽不乏突破,但究其细节,《怒火•重案》仍有经不起推敲之处。如:阿敖等5位反派前后转变过大,而反观其遭遇——4年牢狱之灾,很难造成如此大的心理扭曲。更何况,阿敖等人的牢狱之灾,并非冤假错案。

而为了造就黑白对抗、“打”出好看效果,影片不惜在人物设定和故事转折上粗糙处理,几乎是所有香港动作片“避不开”的硬伤。恰如陈木胜导演的无奈:“动作导演讲故事的时间少,讲一个好的、动人的故事,时间就更紧。”

讲故事,实非香港动作片所长,也在一定程度制约了其发展。未来,它想要走得更远,除了打得好看,定然需要更具深度的故事。警匪题材本身,也有更多人性隐秘的角落值得挖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