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被沈家本褒扬的宋代法治有哪些独特之处

2022-07-21 08:0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品读寄簃公

□  沈厚铎

公元907年,朱温亡唐建梁。此后,开启了梁、唐、晋、汉、周五个朝代的更迭。这段时间,总共不到五十年,史称五代。

与五代几乎同时,还有十个相对较小的割据政权,史上统称十国。其中,南方有南吴、南唐、吴越、南楚、前蜀、后蜀、南汉、南平、闽九个,唯一一个在北方的政权称为北汉。

总体而言,五代十国建国时间短暂,在法制上也无甚建树。故此,清代法学家、清末修律大臣沈家本所著的《历代刑法考·刑制总考》略去了对这几个朝代的考证。

宋朝上承五代十国,下启元朝,分为北宋和南宋两个阶段。如果南北两宋连续计算,宋代总共有三百余年的历史。

宋应算是个讲求法治的朝代,太祖赵匡胤建隆四年(公元963年),指令兼管大理寺的工部尚书窦仪主持修订法律。当年7月,完成了《宋建隆重详定刑统》,赵匡胤诏令颁行全国。

大理寺将该书刻板印刷发行全国。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刻板印刷发行的法典,后来被称为《宋刑统》。《宋刑统》模仿唐律采用十二篇的章法,内容与唐律也大体一致。这是唐代以后,第一个效法唐律的法典文本。《宋刑统》收入大量本朝的诏敕,同时也收录了部分唐代法令、诏令,用以敕备考。

宋代的五刑制度沿用了唐律的规定,而刑罚制度也有本朝的特色。如五刑之中,基本上都规定了赎减之法;又如“凌迟”刑的合法化即始于宋仁宗时期。

《宋刑统》原刊本已失传,现存较早的版本是北洋政府国务院法制局刊印的范氏重校的天一阁本。难得的是,《宋刑统》是“终宋之世,用之不改”的法律。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比较独特的。

《历代刑法考·刑制总考四》考证宋代五刑为:

“笞刑五:一十,赎铜一斤,决臀杖七下,放。二十,赎铜二斤,决臀杖七下,放。三十,赎铜三斤,决臀杖八下,放。四十,赎铜四斤,决臀杖八下,放。五十,赎铜五斤,决臀杖十下,放。

杖刑五:六十,赎铜六斤,决臀杖十三下,放。七十,赎铜七斤,决臀杖十五下,放。八十,赎铜八斤,决臀杖十七下,放。九十,赎铜九斤,决臀杖十八下,放。一百,赎铜十斤,决臀杖二十。其杖长三尺五寸,大头阔二寸,厚九分,小头径九分以下。

徒刑五:一年,赎铜二十斤,决脊杖十三下,放。一年半,赎铜三十斤,决脊杖十五下,放。二年,赎铜四十斤,决脊杖十七下,放。二年半,赎铜五十斤,决脊杖十八下,放。三年,赎铜六十斤,决脊杖二十以上,不刺面,役满自放。

流刑三:二千里,赎铜八十斤,决脊杖十七,配役一年。二千五百里,赎铜九十斤,决脊杖十八,配役一年。三千里,赎铜一百斤,决脊杖二十,配役一年。加役流,决脊杖二十,配役三年。

死刑二:绞、斩。赎铜一百二十斤,并决重杖一顿,以代极刑。”

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五刑的处罚,都有替代刑。

如笞刑,就可以用“赎铜”加“决臀杖”替代。笞与杖都是击打,只是笞刑的刑具较小。受刑的部位笞杖相同,臀部轻,脊背重。

如,笞“一十,赎铜一斤,决臀杖七下,放”。笞刑的最轻等是击打臀部十次,如果交上一斤铜,用杖刑的刑具击臀,就可以减为七次。

又如,徒刑“二年,赎铜四十斤,决脊杖十七下,放。”二年的徒刑,则能交上四十斤铜,在接受“脊杖十七”以后,就可以释放。

甚至死刑,也可以“赎铜一百二十斤,并决重杖一顿,以代极刑”。

沈家本就前面有关宋五刑的引文,指出:“此《宋刑统》之文也。”这是说,前面引述的宋代刑制的内容,是从《宋刑统》中摘录的。

他又指出:“《刑统》久无传本,《天一阁书目·政书类》有《刑统》三十卷,乌丝阑钞本,(乌丝阑,指古籍图书书卷册中,所用绢纸的类型。书册纸张面上,织成或画成的界栏,红色的就是朱丝栏,黑色的就是乌丝栏。阑亦作栏,乌形容其色黑,丝形容其界格细如蚕丝)不着撰人名氏。书目刊于嘉庆十三年,当时尚有此书,而无好事者为之刊刻。今从天一阁传钞一通,惜卷首数页残缺不全。”

这是说,在沈家本的藏书中,原有从《天一阁书目·政书类》的《刑统》转抄来的《宋刑统》一书。笔者估计,这本书应该是在当年家父失业时为养家糊口所变卖的书籍之中。如今,此书不知流落在何处了。

关于宋代“凌迟”之刑的合法化,《刑制总考四》摘选了《通考》仁宗天圣六年的诏令:“诏如闻荆湖杀人祭鬼,自今首谋若加功者,凌迟斩。”杀人祭鬼是当时邪教宣扬的一种极端残忍的恶俗,尤以两湖一带流行。宋仁宗为遏制此风,下达这一诏令。沈家本对此按曰:“杀人祭鬼,非常之事,故以非常之法施之,可见宋之凌迟不在常刑之列。”

沈家本引《通考》文献:“凌迟之法,昭陵以前虽凶强杀人之盗亦未尝轻用,自诏狱既兴,而以口语狂悖者,皆丽此刑矣。”这进一步证明“凌迟之刑”成为常刑是明代“诏狱既兴”以后的事。

“昭陵”指代宋仁宗,仁宗死后葬“永昭陵”。“永昭陵”又称“宋昭陵”以区别唐太宗昭陵,在今河南巩义。

至于“诏狱既兴”,《明史·刑法志》有记载:“锦衣卫狱者,世所称诏狱也。”

沈家本又引陆游《渭南文集》有《请除凌迟之刑状》,证明凌迟“是南宋时此刑常用之”,而并非北宋之常刑。

除了以上所述,宋代刑制还有“配隶”“圜土”及赎法。

《宋史·刑法志》记载:“凡应配役者傅军籍,用重典者黥其面。会赦,则有司上其罪状,情轻者纵之,重者终身不释。”这段文献不但证明宋代实施了“配隶”之刑,且也实施了“黥其面”。

《宋史·刑法志》还记载:“崇宁中,始从蔡京之请,令诸州筑圜土以居强盗贷死者。昼则役作,夜则拘之,视罪之轻重,以为就近之限。许出圜土日充军,无过者纵释。行之二年,其法不便,迺罢。大观元年复行,四年复罢。”这种“圜土”古法的实施,在宋代也是反反复复。

至于宋代的“赎法”,在《宋史·刑法志》中有这样的记载:“至和初又诏:‘前代帝王后尝仕本朝,官不及七品者,祖父母、父母、妻子罪流以下,听赎。虽不仕而尝被赐予者,有罪非巨蠹,亦如之。’随州司理参军李抃(音同‘变’)父殴人死,抃上所授官以赎父罪,帝哀而许之。君子谓之失刑,然自是未尝为比。而终宋之世,赎法惟及轻刑而已。”可见,宋的赎刑一般是为减轻刑罪而实施的。

沈家本对宋代刑罚的总体评价是:“宋代刑法本于唐,其凌迟之法虽沿于五代,然不常用也。史称其‘士初试官,皆习律令。其君一以宽仁为治,故立法之制严,而用法之情恕。国既南迁,累世犹知以爱民为心,虽其失慈弱,而祖宗之遗意犹未泯焉’,则一朝之得失可以见矣。”字里行间,他大大赞扬了宋代“以宽仁为治”“立法之制严,而用法之情恕”的法治原则。

(作者系沈家本四世孙)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