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微博 微信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大男孩”邓鹏飞的多彩职教生涯

2022-06-09 07:2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图为531日,邓鹏飞(左5)带领同学们参加第十届“挑战杯”云南省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     受访者供图

图为邓鹏飞正在上课。  受访者供图

纪念册在领取大学毕业证那天终于拿到手,上面有各位同学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还配上了照片,很多人更是写上了自己今后的毕业去向。而在这一栏,彼时的邓鹏飞并未做好计划,对未来还略感迷茫的他,写上了3个字:回大理

《法治周末》记者 杨代媛

昆明的春天风和日丽,繁花似锦,出门去郊游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然而对于云南交通运输职业学院的教师邓鹏飞来说,最近的周末都很忙碌。

作为高等职业院校的老师,邓鹏飞周末要带着班上的同学们到杨林区为即将到来的“第八届全国大学生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做好备赛事宜。职业技术学校的孩子们需要更多实践操作的机会,也需要参加各类技术大赛来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

“比完赛大家在广场集合,咱们还是一起坐车回学校。比赛的时候大家平常心就好,不要紧张。这个参赛项目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期待你们在赛场上的精彩表现!”邓鹏飞在赛前交代完注意事项后进入观赛席,同时拿出他的小本子,记录每个学生在比赛中的表现,以便复盘。

实际上,成为一位职业技术学校的老师,是十年前就读新闻专业的邓鹏飞并未设想过的职业规划。

连续四年担任班长

任劳任怨乐在其中

1991年,邓鹏飞出生在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的一个普通家庭。这个性格开朗的男孩自出生以来就给家人带来了许多欢乐,成为一名老师是父母对他的期望。然而,在报考大学专业的时候,他却没有按照父母的期望进入师范类院校,而是选择了更适合自己外向性格的新闻学专业。

2011年,与许多大一新生一样,邓鹏飞怀着对美好大学生活的向往,进入云南民族大学学习。刚开始,他就给自己的大学生活做了一些规划:竞选班委、积极参加学校活动、多交些朋友……

新生入学的第一关就是军训,地点在新校区。由于当时邓鹏飞所在学院的教学地点在老校区,新校区没有充足的宿舍提供给学生,邓鹏飞便和同学们住进了“大通铺”—— 一间被腾空了的大教室,每个房间住24个人。

尽管条件很艰苦,但这样的集体生活也给邓鹏飞留下了快乐的回忆。“那时候睡在周围的同学不单是我们专业的,大家晚上就躺在床上聊天,很快就熟悉了。”邓鹏飞告诉记者,原本他还在为如何交新朋友而感到忐忑,没想到这样的住宿方式让大家很快打成一片。

军训开始后不久,班主任就召集同学们开了第一次班会,邓鹏飞成功当选男生班长。

“我感觉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老师这个职业就结下了缘分。”邓鹏飞笑着说,在大学当班长,不仅要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还要处理奖学金、助学金的核算问题,甚至有时还得扮演半个辅导员的角色。

大二伊始,邓鹏飞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半夜突然肚子疼,女班长打电话给邓鹏飞。一接到电话,他立马跑到女生宿舍楼下,和宿管阿姨说明情况,一口气跑到5楼,二话不说把生病的女同学背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门口叫车,将女同学及时送到医院。

“病人是急性阑尾炎,需要立马手术。”医生告知邓鹏飞,做手术需要家长或者老师过来签字。于是,邓鹏飞立马拨通了班主任的电话,在讲明情况后,班主任也火速赶到医院,这才让女同学的手术顺利进行。

等一切安排妥当,邓鹏飞回到宿舍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这件事过后,邓鹏飞在同学们心目中迅速树立了威信,第二年班委选举时,他顺利当选。

同样是大二,学院为了给同学们提供勤工俭学的机会,准备招收学生辅导员,作为班长的邓鹏飞第一个报了名。

“我真的挺喜欢为同学们办事的,所以想都没想就报了名,同时自己也能多锻炼一下。”凭借着自己当班长的“工作经验”,邓鹏飞顺利入选,彼时“身兼数职”的他,不仅要做好学生工作,还要把自己的学业搞好。

白天上课,没课的时候要去值班,每个月还要配合学院去检查宿舍……尽管辛苦,但邓鹏飞却乐在其中。

每年的奖学金评比,可以说是邓鹏飞最忙碌的时候。班长需要在同学们将材料交齐后一一核对,并计算文化成绩的绩点与之相加。为了节省时间尽快将分数和排名算出来,中午他就到食堂吃米线,别人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他能压缩到5分钟,全班50多位同学的排名,他和女班长分工合作,两天就能全部算好,并提醒需要补齐材料的同学。

“要说当班长最累的工作,我觉得就是计算排名。”邓鹏飞回忆道,一些同学自己都糊里糊涂,要么材料不齐,要么一份材料加两次分,这些都需要由班长整理出来并加以提醒,将漏加的分数补上,多加的分数减掉,最后再根据总分,作出一份排名表格向全班公示。

由于工作认真和性格开朗,邓鹏飞这个班长从大一连任到大四。

大四临近毕业,同学们即将各奔东西,邓鹏飞觉得大学四年,总该给大家留下点美好的回忆。说干就干,他召集几个班干部,准备联系印刷店为大家制作一本“青春纪念册”。

这个想法一在班级群公布,立即获得了同学们的支持。可由于整个班的同学加起来不过70个人,份数太少,很多印刷店不愿意接单。于是,他就每天坐车往返于大学城和昆明主城区之间,跑了不下20家店,才说服一位老板愿意接单做这本纪念册。

纪念册在领取毕业证那天终于拿到手,上面有各位同学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还配上了照片,更是写上了自己今后的毕业去向。而在这一栏,彼时的邓鹏飞并未做好计划,对未来还略感迷茫的他,写上了3个字:回大理。

误打误撞成为教师

带领学生以赛促学

毕业后,邓鹏飞也像其他同学一样,积极找寻出路。刚开始,他到昆明的一家媒体实习,后来又选择回到大理,进入地方电视台工作。

然而,在工作了3个月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特别怀念在学校担任学生辅导员的那些日子。机缘巧合之下,他搜到了云南交通技师学院前一年的招聘启事,于是壮起胆子拨通了招聘电话。

“您好,我是今年大学毕业的应届生,看到你们去年发的招聘启事,请问现在还招人吗?”

“我们现在需要人,你带着简历过来先面试吧。”

当时学校需要招聘一名非技术类教师,得益于之前当学生辅导员的经验,邓鹏飞并不怯场,在试讲时把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娓娓道来。就这样,他成功入职,成为一名中职教师。

在入职之后,他立马开始着手准备教师资格证的考试,毕竟“当老师”并不在自己原先的规划当中,而要想正式上岗,教师资格证是不可或缺的,否则他将只能以试讲的形式为学生上课,这不仅对自己不负责,更是对学生们的不负责。

刚从大学校门出来,本以为再也不用学习的他,又开始抱着书“啃”起来。非师范专业的他除了固定科目外,还需要自学教育心理学等相关课程。经过几个月的“生啃硬背”,邓鹏飞终于将资格证考下,开启了他的教师生涯。

由于邓鹏飞在大学时期当过班长和学生辅导员,学校让他担任了轿车维修与检测高级工86班的班主任。这个刚满22岁的小伙子此时在别人眼中还是一个“孩子”,却摇身一变成了54个孩子的班主任,这个转变让邓鹏飞也有些措手不及。

彼时的云南交通技师学院是中等职业学校,来这里念书的孩子们大多十五六岁,刚刚初中毕业,正是最叛逆的时期。

“担任班主任以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半夜凌晨送医、紧急手术签字、处理不完的宿舍小矛盾、班级小矛盾、情感咨询等。”邓鹏飞说,当时的手机完全就是24小时开机,全天候待命,学生们大多是从周边县市过来的,小小年纪就要住校,没有父母陪伴在身边,这时候班主任就成了他们的“家长”。

除了调解日常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最让邓鹏飞担心的,还是学生的身体健康。邓鹏飞无数次从家中赶到学校,带着生病的学生前往医院,与自己大二那次不同的是,如果遇到学生需要紧急手术,他成了那个负责签字的人。

“感觉我已经算是他们半个家长了。”邓鹏飞开玩笑地说,虽然这些孩子年纪小,有时候不懂事,但真的遇到这些紧急情况,他比谁都着急。

而在专业学习方面,邓鹏飞意识到,这是孩子们将来的谋生手段,自己也必须加强汽修相关知识的学习,要对学生负责。

2016年,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查和批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推进职业教育产教融合”,要求“营造崇尚专业的社会氛围,大力弘扬新时期工匠精神”。

与此同时,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做好中等职业学校教学诊断与改进工作的通知》和《关于中等职业学校人才培养工作状态数据采集试行工作的通知》,这是首次在中职学校开展质量保证体系建设。

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各种职业技能大赛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为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们提供了更多锻炼机会。

邓鹏飞认为,国家释放了积极信号,必须让同学们有更多实操的机会提升本领。于是他找到学校的资深教师刘美君,和她一起组建了学生团队,参加各类职业技能大赛,以赛促教促学。

团队建立初期,学生们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甚至有些同学认为参加比赛也拿不到好成绩,是浪费时间。

这些想法犹如一盆冷水浇在邓鹏飞头上,他意识到,这些正值叛逆期的孩子们或许并没有明白参加比赛的意义。于是,他开了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班会,通过让同学们写下自己的梦想,结合实际情况,将参加比赛的好处和意义像讲故事一样跟同学们说明,并鼓励他们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

这次班会之后,报名参加比赛的同学明显多了起来。而邓鹏飞也不敢懈怠,他一边学习相关知识,一边将自己所学所悟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在带领学生们做项目的过程中,他经常和学生一起熬夜、反复练习。

世界技能大赛、模拟面试大赛、汽车营销大赛……各类省内外的比赛只要能参加,邓鹏飞都带着学生们报名,如果需要去外地,邓鹏飞不仅是指导教师,更是生活老师。

“去外地比赛最怕他们吃错东西,所以每次吃饭,我都要先咨询大家想吃什么,再找干净卫生的饭店。”邓鹏飞说,不仅吃的要注意,晚上在酒店也必须等孩子们都睡着了他才敢入睡。

苍天不负有心人,邓鹏飞和刘美君的学生团队从初出茅庐的“菜鸟”,慢慢成长为羽翼丰满的大鹏。他们的学生团队在2017年至2019年参加了大大小小近百场赛事,获奖无数。这些学生毕业后,也都一个个在各行各业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2018年,邓鹏飞带的第一届创业定向班的学生即将毕业。来自云南保山的鲁涛告诉邓鹏飞,自己想回到老家,用学到的知识开一间汽车美容店。听到学生的创业想法,邓鹏飞当即表示支持,从创业计划书的撰写,到后来的如何引流、留住客户,邓鹏飞一一耐心指导。

而今,鲁涛的小店经营得风生水起,“邓老师在创业初期给了我很多帮助,他不仅是良师,更是我的益友”。

想方设法提升自己

更加注重实操教学

2017年,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教育部备案,在云南交通技师学院办学基础上,云南交通运输职业学院成功组建。

20191月,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开宗明义地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正式确定职业教育在我国教育体系中是一个单独种类的教育,职业教育的重要性也被提高到了“没有职业教育现代化就没有教育现代化”的地位。

这一年,从江苏省开始,“产教融合”以及“校企合作”开始成为高职学校的标配,而《江苏省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成为我国首部促进职业教育校企合作的省级地方性法规,为支持校企结为命运共同体、共育高质量发展所需高技能人才提供了法治保障。

2020年,云南交通运输职业学院顺利通过高等职业院校人才培养工作合格评估,加入了高等职业院校行列。此前和邓鹏飞合作的刘美君老师注意到了这个小伙子身上的干劲,便建议他在学校升入高职之后,开始教授专业技术类课程。这对于邓鹏飞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要想教书育人,首先得自己技术过关。

在从教的7年时间里,邓鹏飞先后前往深圳、郑州、广州等地,在和学校有校企合作关系的企业中,学习如何做汽车销售、汽车顾问,甚至还要学习汽车维修保养技能。随后,他又抓紧时间考取了多个品牌汽车销售顾问、服务顾问培训师、国家高级礼仪培训师、电子商务师、高级营销员、SYB创业指导师等资质。

2020年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随着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我们学校也升级成为高职,我觉得不能只做之前那个‘把课上好’的老师了,要想尽一切方法提升自己。”邓鹏飞告诉记者,目前其所在学校的发展目标是完成“高职”到“大学”的转变,要实现“理论实操一体化”就需要更加注重实操教学,校企合作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以汽车行业为例,每一个品牌都有自己不同的要求和流程,因此学校目前与各大汽车企业合作,形成了“订单式培养”模式。学生们根据不同品牌分班,专门学习该品牌的专业技术、接待方式等。这样一来,学生们在毕业之后就能直接到对应企业上岗,节省了企业再次培训员工的时间和成本。

2021年,邓鹏飞带领学生参加“第七届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其中《火塘——民族烤茶文化先行者与传播者》《魔力达——普洱茶天然酿造健康饮品》两个项目获云南省银奖,而后一个项目,邓鹏飞还带领学生们申请了4个外观专利;指导学生参加第一届技工院校创新创业大赛获云南省云秀项目;带领学生参加安宁市首届“螳川人才”创新创业大赛获最佳科技创新项目。

同时,他还利用自己大学时的专业特长,指导学生拍摄短视频作品《反腐倡廉》、平面设计作品《奉手廉洁》,分别获得了云南省教育工委一等奖、二等奖。

风趣幽默寓教于乐

成为学生眼中“大哥”

如果让邓鹏飞的朋友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一定是这两个字:“潮男。”

在大学时期,他就经常组织班级同学一起团建、野炊,工作之后,他更是把这一特点和教育教学结合起来,成了学生们眼中的“大哥”。

20173月,在学校领导的支持下,他开始策划校园德育微课堂,开创了一个学生们能够自主采编、创作的校园电视台。至今,校园德育微课堂已经走过4个年头,制作节目近50期,包含《校园新闻听我说》《校园在线》《思政二十分》3个栏目。

“我本科就是学的新闻,想把自己会的东西多教一点给他们,不仅能丰富生活,同时也增强了他们的动手能力。”从摄像机的使用到机位设置和成片剪辑,邓鹏飞都手把手地教,如今校园电视台已经初具规模。

2021年,邓鹏飞开始带着学生一起拍视频、做直播,玩起了新媒体,用最年轻的方式与“00后”的学生们建立起沟通的桥梁,还创新地把直播用到了营销类课程的教学实践环节,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此外,他还担任了学校音乐社、动漫社和礼仪社的指导老师,同学们特别喜欢拉上这个“不一样”的老师,一起演戏、唱歌。

“邓老师长得又高又帅,还喜欢和我们打成一片。刚开学的时候,我都以为邓老师是我的同学。”邓鹏飞的学生说,他是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因为他总是和学生们像朋友一样相处,上课又风趣幽默。

休闲时,邓鹏飞最大的爱好是遛狗。现在家中的3只狗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当周末有空,他就带着它们一同出去露营,“看着小狗们在草地上快乐地奔跑,我的心情都会舒畅许多”。

谈起这些年做老师的感受,邓鹏飞表示最难以忘怀的,还是第一个寒假。

“之前以为老师有两个长假期,结果当假期真正开始后才发现,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邓鹏飞说,原来假期里的教师工作比学期中多得多,因为从事职业教育,所以教师们需要去合作的企业下厂实习实训,除此之外还有参加不完的各种能力培训、备课、比赛,等到把所有工作做完,假期“余额”也清零了。

但他从未后悔自己7年前的选择。

“尽管教师的工作很烦琐也很累,但每每看到孩子们的笑脸,又觉得一切都值得。”邓鹏飞说,当老师最大的宽慰,莫过于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自己之前教过的学生都会发来短信问候,甚至曾经班上最为调皮的男生,也会在气温骤降的时候发信息说:“老班,明天要降温,你要多穿点,注意身体。”

如今,邓鹏飞正朝着“自我提升”这一目标不断前进。去年,他考取了在职研究生,也在省级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还参加了云南省教师职业能力大赛并获得了三等奖。而今年,他和同事们积极申报了一项安宁市A类课题以及一门省级精品课程的建设,同时还参与编辑《新能源汽车销售实务》教材……

“当老师越久,越觉得学生的成就就是我的成就,只要学生们能够有成绩,我就开心。我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全国都有我的学生,学生们能在自己的行业中作出成绩。”

今年51日,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正式施行,其中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平起平坐”、职业教育认可有“绿码”等内容成为亮点。邓鹏飞第一时间把相关新闻转给了学生们,勉励他们努力成才、尽展其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