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微博 微信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王灿发:讲好中国环境法治故事

2022-06-09 07:1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王灿发经过8年努力在中国政法大学建立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研究院。

王灿发说,我们过去借鉴发达国家的立法经验,现在有一些国家借鉴我们的立法经验,我们要讲好中国环境法治故事

30多年来,王灿发以大量的环境诉讼为实践,研究分析环境立法、执法和司法中存在的问题,通过各种方式推动中国环境法治的完善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没有一个代言人,像他一样责任重大——为地球代言,没有一个代言人,像他一样坚持20多年,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他一直在奋斗。”

这是2009年度中国正义人物评选组委会对环境法专家王灿发的评价。

如今过去了13年,王灿发还在为地球家园奋斗着,坚持推动环境资源立法、促进环境法执行、为污染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

作为我国环境法专家,他参与了国家和地方30多部环境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起草、审改和论证,是中国承担环境资源立法起草最多的学者之一;作为社会公益人士,他创立了中国首家免费向污染受害者提供法律帮助的民间环保组织——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作为老师,他授学生以渔,为中国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的环境工作者。

对法律的向往

《法治周末》记者初识王灿发,是在一场环境公益诉讼讲座上。他身材瘦小,却声音洪亮,站在教室里,如果讲桌较高,他只能比讲桌稍稍高出一头。

“我的身材比较环保,所以这个桌子容易挡住我。”——这是他在2005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颁奖仪式上致答谢词的第一句话。

王灿发的故乡在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的一个农村,19588月,他在此出生。

“那个地方(我的家乡)非常穷,就在黄河故道那里,在我上大学之前还没解决温饱问题,有时一人一天只吃一顿饭。”王灿发向记者描述着当年的光景。

高中毕业后,他没能再继续求学,回到故乡参加生产队的农业生产劳动。由于他在生产队积极劳动、出板报、写广播稿、做宣传,表现突出,一年后他被吸收入党,成为大队党支部委员,并兼任大队会计。1978年,他在20岁那年,考上了吉林大学法律系。

其实,王灿发在上高中时,成绩最好的是数理化,1977年参加高考时,他第一志愿填报的是中国科技大学化学分析系,但当时该校在山东省只有一个招生名额,他因3分之差与中国科技大学失之交臂。次年第二次高考,他弃理从文,转而报考法律专业。

与法律结缘离不开幼时匡扶正义的梦想。在农村,法律是很有权威的,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在当地人看来是为老百姓主持正义的部门。当时他心想,只要学了法律,就可以进入公检法系统工作,就可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了。

谁知,19827月毕业后,他没能如愿进入公检法系统工作,而是到厦门大学法律系当了一名老师。

一年后,应学校的要求,他来到北京大学进修。彼时,他求知若渴,什么课都去听。

“有一个叫程正康的老师,专门讲环境法,说环境法不仅是保护我们自己的环境,还保护全人类的环境,是要为全人类来服务的。我一听,这与我内心的追求特别相符。”自此,王灿发与环境法结下不解之缘。

20世纪80年代,当大多数人还对“环境保护”的概念一无所知、国内环境立法几乎一片空白时,王灿发抱着对环境法的满怀热情,再度深造。

1985年,他顺利考入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中心,攻读环境法专业的研究生。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他入职中国政法大学,专门从事环境法的教学和研究。

曾是唯一的环境法老师

与民法、经济法、诉讼法等传统法律学科不同,环境法作为一个新学科,最初并不被人们所认可。

“很多人都觉得没有本事的人才去教这个专业。”王灿发向记者讲述当年环境法教学的困境,到了1998年,中国政法大学就剩下他一个教环境法的老师,之前和他一起教环境法的老师有的改行当律师、有的出国了、有的转教其他部门法了。

那时,学校各个院系只要开环境法课,都由王灿发一个人去教。在这遇冷的教学岗位上,他从1988年至1998年,一坚守就是10年。

漫长的坚守,源于内心的热爱。

“那时,我国关于环境方面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只能从国外借鉴成熟的立法经验。”王灿发说,“虽然各国遇到的环境问题有所不同,但是各国采取解决问题的手段和方法以及立法,大致都是相同的。”

那个年代,由于环境法是由多学科交叉而成的新的法律学科,在学科体系建设、教学方法、教材和师资力量上严重不健全甚至缺乏。

面对这些困难,王灿发没有退缩,而是一个人承担全校5个院系的环境法课程,利用自己多年积累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为中国政法大学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学科体系,独立完成和出版了法律本科环境法教材,并摸索出一套“深入浅出、生动活泼、理论联系实践”的教学新方法,使原本不为学生重视的环境法课,成为学生选修的热门课。

因为舍得在教学上花心思,王灿发的课堂深受学生欢迎,很多学生对他讲授的环境污染的案例津津乐道。

如今,王灿发度过了那段最孤独的时刻,迎来环境法实践领域的大发展。34年来,他除了完成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的大量教学工作外,还独自或与他人合作出版教材和专著60多部,发表学术论文160多篇;先后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教师、北京市先进工作者,北京市教育创新标兵、北京市师德标兵;其研究成果多次获得省部级一等奖,是环境法学科唯一的一篇教育部百优博士论文的指导者。

现在,中国政法大学已经有10多位专职的环境法教授和副教授,组成了在全国数一数二的环境资源法师资团队,团队中专职博导就有5位。

王灿发一直坚信:“做研究做得好的,教课也应教得好;做研究者的,也应该是个好老师;通过教学,也能激发研究的灵感。”

建立首家环境维权组织

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环境污染问题在局部时有爆发,而受环境污染的受害者往往是弱势群体。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环境法教学和研究的学者,王灿发接触过大量的环境污染事件,亲眼见过众多的老百姓在遭受环境污染后求助无门、不知所措的遭遇和窘境。每每遇到此,都会激发王灿发那颗要为老百姓主持正义的心。

199810月,王灿发在中国政法大学创办了中国首家民间环境维权法律帮助组织——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199911月,他自筹资金开通了全国第一条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热线——01062267459。热线开通的前一天,《北京晚报》上刊登的一条不足100字的关于热线开通的消息,产生了广泛影响,热线开通当天,该中心就接到了50多个求助电话,有的人还抱怨电话总是占线。这时,王灿发知道,自己做对了。

为了帮助更多的污染受害者,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组建了一支庞大的志愿者团队,日常就有40多人轮流值班,一般都是由在校的研究生负责值班,不收取求助者的任何费用。

成立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最初构想,始于1995年。那一年,王灿发在《中国环境报》上偶然看到一起环境污染的报道:在江苏邳州有一个养鸭大户,他的4000只鸭子因遭受水污染在10天之内死光了。一个靠此为生的农民,转眼由一个富户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住在窝棚里,贷款没法还,求救又无门。

看到这则报道后,王灿发立马给这家人写信,说愿意免费为他们打官司。他为此先后3次到邳州调查、取证。最后,起诉到法院并胜诉,这家人最终获得赔偿40余万元。

事后,王灿发意识到,全国还有很多受环境污染受害者,因他们缺少专业知识,根本没能力起诉,又很难得到律师帮助,所以他萌生了创办一个可以免费为污染受害者提供法律帮助的民间组织的想法。

王灿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该中心的宗旨就是通过帮助污染受害者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增强公众的环境意识、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对污染者和不严格执法的行政机关形成压力,从而助推全社会执行和遵守环境法。

2001年开始,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每年在全国招收100名法官和律师,邀请各高校、最高法院和环保领域的专家免费给他们开展环境方面的法律法规培训,并管吃管住。后来,培训对象扩展到环保执法人员、检察官和环保社会组织的成员。

王灿发强调,来参加培训的律师和法官,必须履行一个承诺:律师,每年至少办一件环保案子;法官,必须公正审判执法。

该中心通过此平台,逐步在全国建立起了环境保护维权律师网络。

因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经费有限,在对污染受害者提供帮助时很难遍施甘霖。该中心对提供援助的对象遵循三个原则:重大、典型以及当事人特别贫穷。

该中心成立20多年来,为无数求助无门的环境污染受害者提供了无偿法律帮助,并免费为无力支付诉讼费、律师代理费的污染受害者打官司。至今,中心已为数万名群众维护了环境权益。

后来,随着环境公益诉讼的开展,接受中心帮助的污染受害者又承担起了免费为环保社会组织培训法务人员、支持环保社会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重任。目前由该中心支持和该中心公益律师代理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已经有40多起,其中包括新环境保护法生效后的首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该中心支持和代理的环境公益诉有多起被列为最高法院的指导案例和有关机构评选的影响性诉讼。

该中心成立至今,所代理的一些环境案件,成为中国环境立法在公民环境权益维护方面作出改进和完善的重要实践依据。

王灿发的学生曾在博客里称:“老师是我的偶像。”但王灿发却将马丁·路德·金视为自己的偶像,称“他用一种非暴力的方式寻求和平与平等”。

既是专业也是使命

法律的完善,有助于推进社会的进步。做一件案子只能帮助若干受害者,不断完善环境法律,可以帮助民族和整个人类。王灿发对此深信不疑,也一直致力于此。在他心目中,环境法既是专业,也是使命。

30多年来,王灿发先后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消耗臭氧层物质管理条例》等多部环境法律和法规的起草及修订工作。

“对于中国的环境立法而言,借鉴别国的法律通识固然重要,但扎根于中国土壤的具体法律实践更能提炼出有用、有效的司法条款。比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在2004年修改的时候,我们将环境诉讼中积累起来的经验和问题带到立法机关,法律里就规定了有利于污染受害者的4个条款,包括第一次在污染防治法中规定了恢复环境原状的责任形式,第一次在法律中规定了对环境污染损害因果关系的证明试行被告举证制,第一次规定了国家鼓励法律服务机构对环境诉讼中的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条款,第一次规定了环境监测机构应当接受环境污染案件的当事人委托并如实提供有关监测数据的义务,解决了污染受害者无力取证的问题。这些条款在2008年修订的水污染防治法中又得到进一步的规定。”王灿发认为这是对立法的促进和完善。

在王灿发的大力主张下,2014年,“环境优先原则”被写入《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

“在我国法律中,包括环境保护法,以前规定的都是协调发展原则,也就是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但协调来协调去,环境保护永远协调不过经济,最终变成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经济得到大发展,环境质量却趋于恶化。”王灿发称。

2013年北京起草制定《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最初仍用的是协调发展原则。王灿发作为北京市人大城建环保委副主任委员,坚持认为应当将“环境优先原则”写入条例,否则北京市大气污染的严重状况难以扭转。在他的再三建议下,最终通过的《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明确规定了环境优先原则。

王灿发认为,实际上,我国的环境法在某些方面比发达国家更强,更进一步。比如被告举证制,在发达国家都没有普遍实行,但是在我国实行了;对可再生能源的鼓励,特别是清洁生产促进法,这是全世界也是唯一把清洁生产制定成一部单独法律的国家。

“我们过去借鉴发达国家的立法经验,现在有一些国家借鉴我们的立法经验,我们要讲好中国环境法治故事。”王灿发笑着说。

30多年来,王灿发以大量的环境诉讼为实践,研究分析环境立法、执法和司法中存在的问题,通过各种方式推动中国环境法治的完善。

作为“从借鉴发达国家的环保立法经验到部分国家借鉴我国环保立法经验历程”的亲历者,王灿发在推动中国环境法庭建设、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建立以及完善环境立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只有先热爱环境,才能最长久地保护环境。”他相信,如果大家共同努力,天空就会更蓝,地球就会更美。

【人物简介】

王灿发,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首任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主任,曾任中国政法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市人大城建环保委副主任委员,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检察公益诉讼研究基地主任,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监事会监事长,国家生态环境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环境与健康专家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首批首席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