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微博 微信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元宇宙中的化身是否具有数字人格权

2022-06-09 07:1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智道

栏目主持人:於兴中

如果元宇宙数字人格权得到确立,类似元宇宙性侵案的法律救济就具有规范性基础。甚至一般网络游戏中的打打杀杀行为,在元宇宙中也应当成为法律禁止和惩罚的对象

□  叶竹盛

元宇宙概念火遍半边天后,进场的不只有投机者,竟然还有“强奸犯”!

近日,有报道称,元宇宙概念游戏“地平线”(Horizon World)里发生了一场“强奸案”:一名21岁的女性网络研究员,当她的化身走进游戏中一个正在开派对的房间时,一个“平头男”对她动手猥亵,要求她转过身去。然后,这位研究员称遭到了“性侵”,甚至游戏房间里的其他化身还在围观,没有人出手制止。

没必要为元宇宙量身定做一套专属法治系统

只要是人的世界,就可能存在罪恶,就必然需要法律。元宇宙虽然目前更多停留在概念上,但至少已经出现了一些雏形。人们可以通过VR设备以化身形式进入这个虚实结合的空间,与他人在其中建立一种交互。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几十年以来,成为了中国经济、社会和科技发展的一个关键力量。但是与此同时,网络犯罪也成为了目前最大的一类犯罪,其中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成为了仅次于酒驾的第二大犯罪。

元宇宙里出现“犯罪”几乎是必然的。但是这样的新闻并不是我们停止探索和发展元宇宙技术的理由。相反的,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是否应当在虚实结合的元宇宙里建设一套虚实结合的法治体系?

对此问题,我们首先要追问,元宇宙里的“犯罪行为”是否有特殊性?是否为现行刑法所无法覆盖?再深一层,就如一般网络游戏里大量打打杀杀行为没必要受到刑法暴力犯罪罪名追诉一样,元宇宙中的虚拟性侵,是否也存在刑法或其他法律保护的必要性?

首先分析这个元宇宙“强奸案”。该案显然难以认定为强奸,因为“地平线”中每个人的化身形象只有上半身,腰部以下都是一片空白,不具备实施强奸的可能性。假设可能发生强奸行为,在要件构成上,也有讨论空间。

强奸罪的核心构成要件是,女性处于一种不能反抗、不敢反抗、不知反抗的被压制状态下。元宇宙中的化身随时可以登出、关机甚至拉电退出元宇宙空间,除非处于睡着的状态,或现实中受到胁迫,否则难以认定被害人处于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状态。

当然,在此案之前,有媒体报道了另一起“性侵”事件:女玩家头戴VR睡着了,她的化身在“不知反抗”的情况下,在游戏里遭到了“性侵”。这个案件虽然可能认定为“不知反抗”,但由于化身在游戏里的接触与强奸案上的身体器官接触明显不同,也同样难以认定为强奸罪。

不过,强制猥亵等罪名依然有适用空间。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出现了“远程猥亵”或“隔空猥亵”的案件,猥亵行为侵犯的是一个人的羞耻心,通过电话、视频远程控制一个人,以要求被害人做出有伤羞耻心的行为,或者对被害人播放淫秽视频,展示私密部位等羞辱性的行为,在刑法上足以构成强制猥亵罪。

此外,类似元宇宙性侵案件,还可能成立传播淫秽物品等常用于处理网络色情行为的罪名。

因此,对于元宇宙中的“性侵”行为,现行刑法并非无法打击。元宇宙虽然是个新事物,但似乎并没有必要为其量身定做一套专属法治系统。

应在元宇宙社会的视角下探讨数字人格权

但是,元宇宙里可能存在新的法律问题,一旦元宇宙相对成熟,在元宇宙法治建设的意义上,我们至少应当考虑一个问题:元宇宙中的化身是否具有特定的数字人格权?

目前普通网络游戏中的角色在人格权意义上并不受法律的特别保护,但是游戏角色与元宇宙化身存在实质的区别。

首先,元宇宙化身与玩家之间的感官联系更为紧密。随着元宇宙技术日趋成熟,玩家与其化身之间可能产生高度沉浸式的体验。化身的声色感受,玩家自身也能感受到。因此,对化身的人身侵犯,也以技术方式传递给了玩家自身。

其次,元宇宙可能建构一个相对独立于现实社会的虚拟社会。因此,玩家在元宇宙里享有更重要的社会性权益。现有网络空间只是作为现实社会的延伸,我们将金钱、信息、内容、社交关系映射到网络上,所以网络空间的个人身份所享有的社会性权益,更多还是扎根于线下社会,无须法律的特别保护。但是元宇宙所构筑的相对独立的虚拟社会空间中,却有相对独立的元宇宙经济体系、社交关系、消费文化,等等。玩家可能同时在线下和线上过两种生活,发展两种人格。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元宇宙性侵案中的女研究员,现实中的人身并未受到侵犯,但在元宇宙中的化身受到了侵犯,这种侵犯在她进入的元宇宙空间中必然被传播,从而导致她的化身在其中的社会性存在遭受贬损。她可能被迫离开这个空间。如果她在其中已经生活甚至经营了许久,购买了元宇宙土地、房屋,甚至建立了虚拟的婚姻关系,那么她在这个元宇宙空间里显然享有重要的社会性权益。对其性侵,就是严重破坏了她在名誉和精神上的社会性权益,可能导致她“社会性死亡”。

因此,对于此类数字人格权,我们应当放在元宇宙社会的视角下,沉浸式而不是旁观式地去感知。如果未来我们认可了个人在元宇宙中活动的正当性,那么在法律上应当承认并保护这种重要的数字第二人格权。

什么是建设元宇宙法治的前提性问题

如果元宇宙数字人格权得到确立,类似元宇宙性侵案的法律救济就具有规范性基础。甚至一般网络游戏中的打打杀杀行为,在元宇宙中也应当成为法律禁止和惩罚的对象。哪怕对化身的人身侵害并不一定导致现实肉身的损伤,但基于元宇宙社会性权益的数字人格,却可能因为针对化身的侵袭,受到损害。元宇宙中的精神性权益与财产性权益是紧密相关的,一个遭受欺凌的化身,其非同质化代币(NFT)的价值必然受到折损,与其相关的元宇宙土地、房产等,价值也必然受损。

在思考元宇宙的相关的法律问题时,还需要考虑到,现实社会空间具有公共性,但是就像现在的大量网络平台一样,本质上是企业经营的空间,元宇宙空间如果缺乏公共性,所谓的元宇宙法治显然不合时宜。对此问题,笔者判断,元宇宙所构筑的技术理想如果能够实现,将明显不同于当前的互联网世界。

彼时的元宇宙空间,虽然与现实社会不同,但是在系统层面上,应该作为基础设施,强调其公共性,不应该成为企业割据,画地为牢的空间。只有实现这个前提,才可能构建元宇宙法治。

目前大型的互联网平台对于平台上大量用户行为进行规制的主体实际上是企业,企业制定并执行规则,用户被删号、被删文、被限制特定权限。Meta公司延续了这种思路,为了防范元宇宙性骚扰,增加了一项功能,名为 “个人边界”,防止用户化身侵入其他化身的个人空间。

这种思路的问题在于,企业如果作为元宇宙法治的主导者,将导致元宇宙空间割据、经济逻辑压倒正义逻辑等问题。所以,如何使元宇宙成为公共基础设施,成为玩家沉浸式发展第二人格的线上社会空间,这是建设元宇宙法治的前提性问题。

最后,元宇宙不仅可以存在特有的保护法益,相应的,因其特殊性,还可以设立特有的执法机构和惩罚措施。这种惩罚措施不一定要延伸到现实社会,只需要停留在元宇宙空间。

保护与惩罚在法律上是一体两面的,如果自由重要,那么侵犯他人自由的人,恰当的惩罚方式就是剥夺其自身的自由。仅限于在元宇宙空间中执行的自由刑、财产刑甚至剥夺一个化身上线机会的元宇宙生命刑,都是未来在建设元宇宙刑罚体系时可以考虑的选项。

(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