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微博 微信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亡于“五法”的北周

2022-06-09 07:1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品读寄簃公

□  沈厚铎

建德六年(公元577年),北周灭北齐,统一了北方,成为南北朝对峙时期的北朝最后政权。

清代法学家、清末修律大臣沈家本在其所著《历代刑法考·刑制总考三·北周》中,分类概括了北周刑制:“杖刑五,自十至五十;鞭刑五,自六十至于百;徒刑五,一年、二年、三年、四年、五年;流刑五,卫服、要服、荒服、镇服、蕃服;死刑五,一磬,二绞,三斩,四枭,五裂;赎罪,自杖至流各五等,死刑为一等。”

据《隋书·刑法志》的记载,北周刑制记载可追溯至保定三年修订的《大律》。《大律》又称《北周律》。北周武帝宇文邕命赵肃、拓跋迪等撰定法律,至武帝保定三年(公元563)三月完成,因其仿照《尚书·大诰》修订,故又谓之《大律》。

在《大律》中,对流刑有清楚的记载:“流刑五:流卫服,去皇畿二千五百里者,鞭一百,笞六十;流要服,去皇畿三千里者,鞭一百,笞七十;流荒服,去皇畿三千五百里者,鞭一百,笞八十;流镇服,去皇畿四千里者,鞭一百,笞九十;流蕃服,去皇畿四千五百里者,鞭一百,笞一百。”

由此可见,流刑最轻的“卫服”,要流放到离皇城两千五百里的地方,同时处以“鞭一百,笞六十”。而最重的“蕃服”,则要流放到离皇畿四千五百里的地方,同时要“鞭一百,笞一百”。

北周的死刑也很残酷。沈家本在《历代刑法考·刑法分考四》对磬刑这样解释:“磬、绞并为绞颈之刑,而北齐分为二,不知其制如何。《左传》‘子西缢而县绝’。郑解‘磬’曰‘县缢’,释名‘县绳曰缢’,是磬刑必县,如县磬然也。至绞刑如何,未有明文,疑如今绞刑,但以绳绞颈,气闭则毙,不必县也。”

磬、绞都是“绞颈之刑”。但沈家本并不知道具体是怎样的操作方式。《左传》中,有“子西缢而县絶”的记载。“缢”即上吊,“县”即“悬”,古通假字,此处指代上吊的绳带。“绝”,断之意。“缢而县绝”,就是上吊时绳子断了。郑玄注解说“磬”就是“县缢”之刑。《释名》(东汉末年刘熙撰作的训解词义的书)认为:“县绳曰缢”,可见“磬刑”必悬,就像悬起磬一样。磬,古代打击乐器,用石或玉制成,形如曲尺,悬于架上,用木槌击奏。按照这样的解释,磬与绞就是悬与不悬的区别罢了。

对于北周刑律,沈家本未作评论,只是引用了《隋书·刑法志》的评议,以表达自己的看法:闵、明二帝时,主持朝政大权的晋公护想要用宽政笼络人心,但他不善了解人,所任用的官员“多不称职”。且执法过于宽弛,达不到制奸的作用。子弟僚属又都趁机窃弄权力,造成百姓愁怨、控告无门。

武帝能够明察秋毫。自从诛杀弄权的晋公护以后,他亲自总览国家大事,即使自己的亲属,也无所纵容,用法十分严正,全国上下秩序肃然。武帝去世宣帝继位,宣帝性情残忍暴戾。在他做太子的时候,就厌恶他的叔父齐王宪、王轨、宇文孝伯等。他一继位,就先诛戮这几位叔父,造成朝廷内外不安,大家都心怀危惧。而宣帝又怕失众望,又施行宽法,以获取众心。

宣政元年(公元578年)八月,宣帝下诏制定“九条之制”,颁布了一系列宽刑的规定。如,取消母族亲属通婚的限制;表彰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其中才能堪任用者即予任用;州县各级要推举秀才、孝廉予以官职;年龄七十以上依规定授官;鳏寡困乏不能自理者,一律给以禀恤。

二十二岁的北周宣帝,继位一年,就禅位给自己两岁的儿子,自己过起了太上皇的生活。静帝当时只有两岁,由辅政大臣隋国公杨坚为大丞相主理国政。而这杨坚,正是隋朝的开国之君。

静帝大象元年(公元579年),北周皇帝又下诏指示:“高祖所立《刑书要制》,用法深重,其一切除之。”这就废除了武帝时期的重刑。

然而,当时静帝年幼,宣帝自身荒淫日甚,听不进臣下的劝诫,诛杀无度,疏斥大臣。却又大肆赦勉,使为奸之人很少受到法律制裁。

皇帝与权臣政令不一,下面无所适从,国家管理很快混乱无章。于是北周又扩充《刑书要制》,制成了新的刑制,称之为《刑经圣制》。这一形制规定可谓严苛:宫中警卫之类的小官,一天没到位值班,罪至削除;逃亡者一律处死,而且他的家人口籍没为奴;书记文员写错了字,就要定罪;鞭刑杖刑以一次一百二十为标准,后又加至二百四十,起个名字叫“天杖”;还用“霹雳车”(古代一种投掷石块的战车,因投掷时声音轰鸣震撼,故称“霹雳车”)威吓妇人。

这位宣帝宇文贇,经常酣饮过度。有一次畅饮正欢,杨文佑、长孙览两人请求献歌。他们唱道:“朝亦醉,暮亦醉。日日恒常醉,政事日无次。”宣帝得知后大怒,下令施以杖刑,杨、长孙二人因此致死。

后来有一次喝酒时,宣帝命令中士皇甫猛献歌,皇甫猛的歌词又是讽谏的内容。宣帝下令赐皇甫猛“杖一百二十”。这时候,下自公卿,内及妃后,谁都可能遭到棰楚,上下愁怨。

到了宣帝病时,也没人关注朝政。朝廷内外人心离散,各自只求苟且免灾。

从关于北周的这些历史文献中,不难读出:乱法、渎法、恶法、峻法、弛法这五个方面,就是其灭亡的原因。至此,沈家本的观点也已尽显其中。

除此之外,沈家本也点出了北周有一些别于他朝的刑制,如,“徒输作者,皆任其所能而役使之”。也就是说,徒刑服劳役的犯人,都要根据他们的特长安排劳作。

“妇人当笞者,听以赎论。”妇女应处笞刑的,可以改为赎刑。

“赎流刑,一斤十二两,俱役六年,不以远近为差等。”赎流刑,赎金一斤十二两,一概服役六年,不再以流遣距离远近计算差等。

“除复雠之法,犯者以杀论,若报雠者,告于法而自杀之,不坐。”去除复仇轻刑的法律规定,违背规定,擅自报仇的处以死刑。如果要报仇,事先报告官府,而后自己杀死仇人,不受法律制裁。应该说这些规定,是具有北周特色的。

(作者系沈家本四世孙)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