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孙权开了帝王当廷责打大臣的先例

2022-05-12 08:5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孙权时期,实施了酷刑“族诛”与“廷杖”之刑。孙权在朝堂上当廷杖打朱据、史晃,是开了帝王当廷责打大臣的先例,故沈家本按曰:“此即后来之廷杖”

□  沈厚铎

三国的吴,因占据魏蜀之东的地盘,故史称东吴。又因孙氏建立政权,人称孙吴。

沈家本所著《历代刑法考·刑制总考二》考证东吴刑制,所引史料基本上出自《三国志》。

关于夷三族之刑,沈家本首选了《三国志·吴志·孙权传》“赤乌八年秋七月,将军马茂等图逆,夷三族”一则。赤乌,东吴大帝孙权第四个年号,也即公元2388月至2514月。马茂是吴的征西将军、九江太守、外部督,领千兵的大将,但暗中通魏。

赤乌八年(公元245年),马茂欲乘孙权到林苑围猎之际,领兵进入林苑攻击孙权,占据宫廷。其令朱贞持节矫诏,将大臣尽收,然后通知魏,收取江东。但马茂图谋事泄,孙权密遣朱然讨伐。赤乌九年,朱然凯旋。于是,孙权将王茂等一干人,处以夷三族之刑。

沈家本对吴施用夷三族之刑,作了归纳:“吴时三族之夷屡见,步阐及同计数十人。”《孙皓传》《吕范传》《诸葛恪传》《孙綝传》《孙奋传》等书记录的,就有奚熙、吕据、张震、朱恩等、滕胤、孙綝、濮阳兴、张布、张俊,等等,可见东吴夷三族施用几多。

除夷三族之外,孙吴还施用“族诛”之刑。《三国志·孙和传》记载:“权欲废和立亮,无难督陈正、五营督陈象上书,称引晋献公杀申生,立奚齐,晋国扰乱,又据、晃固谏不止。权大怒,族诛正、象,据、晃牵入殿,杖一百。”

这是说:太子孙和被孙权长女全公主陷害,孙权想要废掉皇太子孙和,另立宠妃潘淑之子孙亮为皇太子。无难督陈正、五营督陈象上书,引用晋献公杀申生立奚齐,引起晋国政治大乱的历史教训,五官郎中、补任侍御史朱据和尚书仆射屈晃也努力谏言,请孙权不要轻易更易太子,以免引起政治混乱。孙权听了这些劝谏大怒,下令族诛(夷灭全族)了陈正和陈象,又把朱据、史晃拉到殿上,每人打了一百杖。

这段文字显示:孙权时期,实施了酷刑“族诛”与“廷杖”之刑。孙权在朝堂上当廷杖打朱据、史晃,是开了帝王当廷责打大臣的先例,故沈家本按曰:“此即后来之廷杖。”

不仅孙权,他的后代也是弑杀帝王。《三国志·孙奋传》记有“豫章太守张俊车裂,夷三族”。《三国志·孙皓传》注,有“张俶父子俱见车裂”。孙奋,孙权的第五子,他并没有当皇帝。据载,将张俊车裂、夷三族的是他的叔叔,也就是东吴的末代皇帝孙皓。

《孙皓传》中,记有更为残酷的两段史料。

其一是孙皓施用了“锯头”之刑:凤皇二年(公元273年),孙皓的爱妾指使人到市场“劫夺百姓财物”。管理市场的司市中郎将陈声是皇帝孙皓素来很喜欢的大臣,他虽知劫夺之人是孙皓爱妾所指使,还是把此人绳之以法。陈声自觉有皇帝给自己撑腰,这件事自己做得也没什么错,并没当回事。但那位孙皓的爱妾却向孙皓告状说陈声借势威胁了自己。孙皓大怒,又不能以此事处罚陈浩,于是就借别的事,用烧红的锯条锯断陈声的头,把他的身体扔到了野外。

其二,《孙皓传》有“剥面凿眼刖足”之刑。孙皓下令把河水引入宫中,宫女中有孙皓不合意的,随时就杀掉扔在河里,顺流飘走。有时,他还下令“剥人之面,或凿人之眼”。

《孙皓传》注:“吴平后,晋侍中庾峻等问皓侍中李仁曰:‘闻吴主披人面,刖人足,有诸乎?’仁曰:‘以告者过也。’”意思是说:东吴被晋征服后,晋侍中庾峻问孙皓时的东吴侍中李仁:听说吴的皇帝,剥人的面皮、剁人的脚,真有这样的事吗?李仁回答说:比告诉你的情况,还要厉害。可见,东吴所行刑制,尤为残酷。所以在东吴实施 “徙”“禁固”“髡鞭”“官奴”等刑罚也是不难想象的事了。

沈家本对孙吴刑制的评价是:“吴之刑制见于诸传者如此,大约承汉之旧法,未之有改。孙权果于杀戮,虽陆逊劝以施德缓刑,张昭讽其刑罚微重。迨至峻、綝窃政,屠戮忠良,皓尤昏暴,至于剥面凿眼,闻于邻国,不亡何待?”

黄武五年(公元226年)冬十月,陆逊乘方便的时候,劝孙权要“施德缓刑,宽赋息调”。又说:正直忠诚的话,我就不和你细说了,请求你让我把施德缓刑和宽赋息调的好处细细地说给你听。

孙权听后回答说:法令的设置,是用来遏恶防邪,儆戒未然的呀。没有刑罚怎么震慑小人呢?这是先有刑制然后惩罚,是不想有人犯罪呀。你以为太重,我也没有从中得到好处呀,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罢了。这几句话,把陆逊给顶了回去。

张昭也奉劝孙权不要施用重刑,孙权同样听不进去。到了孙峻、孙綝,特别是孙皓,更是残酷到剥面、凿眼。这样的政情都传到了邻国,国家不亡还能有什么结果呢?

沈家本在行文中充分表达了先生对重刑之痛恨。这种情感,在他的《删除律内中行折》一文中表达得更为清晰。

他说:“凡此酷重之刑,固所以惩戒凶恶。第刑至于斩,身首分离已为至惨,若命在顷忽,葅醢必令备尝,气久消亡,刀锯犹难幸免,揆诸仁人之心,当必惨然不乐。谓将以惩本犯,而被刑者魂魄何知?谓将以警戒众人,而习见习闻,转感召其残忍之性。”

“一案株连,动辄数十人。夫以一人之故而波及全家,以无罪之人而科以重罪.……不亦哀哉!”

(作者为沈家本四世孙)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