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讼师献计“深夜移尸”得巨金

2022-04-28 09:1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讼师史话

现存史料中,类似讼师替命案受害者申冤的案例少之又少,似乎隐隐中证实着讼师界“命案不管”这一潜规则的存在

□  夏芒

从诸福宝到顾佳贻,他们涉足讼师业之初,都曾援助弱者,乃至路见不平,勇于向无人敢管的命案出手,施展刀笔替受害百姓讨还血债。尽管他们都在事后拂衣而去,不求半点回报,民间却给他们送上才华横溢与行侠仗义的江湖美誉。

然而遗憾的是,现存史料中,类似讼师替命案受害者申冤的案例少之又少,似乎隐隐中证实着讼师界“命案不管”这一潜规则的存在。讼师一般不情愿触碰命案,当真如老讼师宿守仁所说,是由于命案起因“多隐秘繁赜”、卷入其中容易“结怨”的道理使然?

与此同时,讼师遗存涉及命案的词状中,道德取向归为负面的却比比皆是。方雪园编《刀笔精华》“杀人案件”类收录禀词14篇,几乎清一色都是内幕不可告人的“恶禀”,内容涉及“诬人杀子”“杀夫移祸”“诬侄杀夫”“弑父承产”“诬婿杀女”“玩忽人命”“杀嫂诬僧”“诬媳杀姑”“杀夫卸罪”“杀人脱罪”“孀妇杀叔”“逼孀致死”“诬奸致死”等丑行,读之可谓触目惊心。

出现上述情形,原因又是何在?是其于社会普遍的偏见,导致编者筛选讼师史料时有意“隐善彰恶”?抑或是由于讼师这个群体自身价值观存在问题,以至他们在行业生涯中作恶多于行善?

离开事实去作各种推断,结论都难免失之主观片面。清人吴炽昌笔记《客窗闲话》录有讼师故事八则,其中涉及命案3起,或许有助于从实例中一探谜底。

先看一起关于自杀的命案:

乡民某甲“家小康”,日子过得较为殷实。某甲的表亲某乙“孑然一身,贫而无赖”,是个光棍穷汉。乙靠着“屡屡借贷”度日,甲看在亲戚份上“亦小周之”,时常也给乙一点接济。乙对此却习以为常,频频上门索求,数额越来越大。

时值冬季,乙以“偿债”为名,又向甲开口“贷百千”。甲“怒其无厌”,将他“挥诸大门之外”。没想到,乙这次是真的被债主逼得无路。他在门外“始而叫骂”,继而“思无以对债主”,竟“缢于檐椽之下”而死。

乙停止叫骂后,甲“久不闻声息”,开窗“探之”,见乙“悬尸”檐下,顿感“恐甚”。虽天色已晚,“暮无知者”,但甲仍担心天明后被人发现,难脱干系。于是“亟操巨金”,带了一大笔钱,连忙起身“往投讼师”。

某甲找到讼师时,那讼师“方与数友为叶纸戏”,正同一干牌友挑灯夜战。甲“备述来意”,讼师听了,竟说“予戏大负,无暇虑也”,表示自己打牌输得很惨,没心思管他的事。甲明白讼师的话外之意,当即解囊,“出金献之”。讼师接钱,不再带答不理。他想了想,就对甲说:“汝亟回解尸下,毋令外人觉,再来有说。”

“受计”,忙按讼师指示回到家,将屋檐下悬吊着的某乙尸体解下,停放屋内,又回到讼师那里。讼师这次没再说话,只是“命其观局”,让甲在一旁看他们打牌等候。

深夜,“约三时许”,甲担心天亮,越来越焦虑,向讼师“屡屡祈请”,不断摧问接下来该如何做。哪知讼师又不紧不慢地对甲说:“汝再回,悬尸故处。”

甲不久前刚按讼师的计策,将尸体解下来放在屋内。此刻听到讼师让他再回家中,将放下来的尸体重新吊回原处,以为讼师成心戏弄他,十分委曲不解,抱怨道:“仍害小人,何以释累?”讼师竟不容他多问,怒曰:“汝违吾教,看汝破家也。”

甲本来就六神无主,事已至此,更不敢违命。只得“惧而从之”,按讼师指令,回家将尸体吊回檐下,再次赶回。到了这时,讼师笑着才对他说:“何不惮烦耶?汝回高卧!”告诉他整夜跑来跑去够辛苦了,现在可以回家睡安稳觉。明日有人叩门,一定不要应声;等到官府来人“诘问”,也“不必辩”,只管由他验尸,随后“自有脱汝计”。

次日天一亮,村中负责治安的地保见到檐下尸体,敲门不应,果然报官。官府来人,“解尸审视”,问甲:“汝识是人否?”甲假装不敢抬头,“伪睨”着说:死者是“小人中表也”,不知“何以死小人门外”。官问:你与他“有仇乎”?甲答道:“无之。”

村里的地保与某甲平日不和,此时更有心乘机敲诈其财产,便向官府的人举报:“死者既为某甲之戚”,在其檐下吊死,必是他“威逼所致”。哪知,却遭验尸官员驳斥:“予视尸领缢痕二?”意思是,你难道没看见这尸体脖颈上,被绳子勒出的“缢痕”有两条,而且“一浅一深”吗?显然,他是在别处吊死,又被人“移尸”挂在到这里的。

至此,不得不叹服,讼师为某甲策划的脱身之计,原来竟是如此缜密:他让某甲深夜两次回家,第一次将悬尸解下,第二又挂回原处,就是为了制造两次悬吊的痕迹。他在某甲第一次返回时“命其观局”,让他在一旁看打牌,两个时辰之后再回家实施第二步,就是为了使两道痕迹形成有浅有深的自然效果,以便能让验尸官清晰识别。

讼师料事缜密细微,甚至连地保与官府之间的关系都了然于胸。果然,那官府老爷十分得意于勘验尸体的发现,进而推衍:有人将某乙尸体移至某甲檐下,其目的一定是“以图讹索”,想要从屋主某甲身上诈财。又指着该村地保和几位隶役斥责道:既然你等诬称乙自缢是甲“威逼”所致,那么移尸栽赃必是你等“为之”。于是当下“叱杖保役”,对这些原本就不怀好意的奸诈喽啰痛施责打。而对于某甲,他不再有任何怀疑,“仅命某甲蠲棺以葬”,由他出钱为某乙办妥后事即了。

吴炽昌这则生动的记述,使人感叹讼师计谋精妙之余,难免也对他接受某甲“巨金”前后的态度转变留下印象。大凡命案,嫌疑一方(哪怕原本无罪者)为摆脱干系,都会不惜血本酬报讼师;与此相反,死者一方往往较为穷困,难以为报。这大概应是古时讼师为这类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案例较少的一个现实原因。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