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主张“法兰西优先”的勒庞能赢得大选吗

2022-04-21 09:0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想要了解这个女人如何完全控制法国最有男子气概的极端主义政党,就必须要追溯到她的童年——充斥着破裂、分离和摔门声”

410日,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在巴黎参加总统选举首轮投票后的集会。  新华社发(里特·艾斯摄)

□  俞飞

424日,法国总统大选将迎来第二轮投票。巅峰对决,究竟是马克龙险胜,赢得连任?还是勒庞一举翻盘,入主爱丽舍宫?全世界都在看。

外界关注:这位女人有何魔力?她如何从场地边缘来到政治舞台中心,支持率创下新高?二十年来,法国政治陷入两极分化,深层原因为何?法兰西极右翼缘何快速崛起,带来何种冲击?

“我把火炬交给了跑得比我快的女儿”

镜头拉回到1976112日凌晨,8岁的玛丽娜·勒庞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不普通。20公斤炸药在家门前爆炸,那是一场针对父亲的袭击。

12年后,父亲强迫女儿陪他去停尸房。那时,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后更名为“国民联盟”)党总书记刚刚死于一场车祸。这是勒庞第一次看到尸体。

“你为什么带我来?”她害怕地问道。“我不希望你看到的第一个死人是我。”父亲回答。或许那时的勒庞已明白,父亲绝不是个普通人。

1972年,勒庞的父亲创建了带有强烈“民粹主义”和“排外主义”色彩的“国民阵线”。他提出:“移民是法国社会最大的不安全因素”;二战时德日两国罪行不过是历史的“细枝末节”。

2002年,老勒庞出人意料地杀入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与希拉克对决。他遭到主流政党、媒体和民意的联手打压,政治高光时刻戛然而止。

有其父,必有其女。“想要了解这个女人如何完全控制法国最有男子气概的极端主义政党,就必须要追溯到她的童年——充斥着破裂、分离和摔门声。”勒庞家族传记作者奥利维耶说。

勒庞15岁时,她的母亲与一名记者私奔,并为法国版《花花公子》拍摄大尺度封面。父母的离婚官司轰动一时,勒庞说:“母亲的外遇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缺席的父亲”,她同样不假辞色。2015年,勒庞一手主导“国民阵线”开除老勒庞,并3次与其对簿公堂。2018年,勒庞毅然改党名为“国民联盟”,以与父亲创立的“国民阵线”划清界限。老勒庞气到住院,痛批女儿“六亲不认”。

18岁时,勒庞加入“国民阵线”。她拥有巴黎第二大学法律学位和刑法硕士学位。24岁时,她考下律师执照,成为一名巴黎刑事辩护律师。执业6年,她为极右翼成员辩护,也无偿为其认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外来移民提供法律援助。

阿尔及利亚裔哈密迪,从百货商场偷了一件毛衣、一块奶酪和一瓶啤酒。勒庞为他出庭6次。被问及这段有讽刺意味的过往时,她说:“我看不出有什么矛盾。他们是人,不应该因为移民政策而责备他们。”

2000年,勒庞进入“国民阵线”领导层,3年后出任副主席。2012年,她第一次角逐法国总统失败。2017年,她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输给马克龙。

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她,极力摆脱父亲给外界留下的“反犹”形象。她婚姻失败,以一己之力抚养3个孩子长大。

勒庞主张“法兰西优先”,支持反移民,支持保护主义。接受《外交事务》采访时,她表示:“我和我父亲走的不是同一条路,我们年纪不一样,经历也不一样。这意味着我给党留下的印记更多是‘我是怎么样的’,而不是‘他是怎么样的’。”

“把法国还给我们。在我去过的所有地方,我都听到这个呼声。法国不再是法国人的家!”勒庞操弄民粹主义,反对美式“觉醒主义”。这吸引了传统左翼选民,给马克龙带来了“真切的威胁”。

勒庞认为,大量移民为法国带来的“并非机会而是悲剧”。她表示,一旦自己上台执政,将暂停所有的合法移民项目,以阻止“疯狂的、不受控制的、拖后腿的局面”。她表示,法国人在本国所享有的权利有时甚至不如外来人口,并承诺当选总统后的首要工作将会是“修复法国边境”。台下人群挥舞着旗帜,高呼口号“这是我们的家”“法国人的法国”等。

为何勒庞的民意支持度一路飙升?且看她的竞选纲领:提议就移民问题进行全民公投;终止家庭团聚制,只能在国外处理庇护申请;为法国公民保留社会援助,以在法国工作5年为条件获得团结互助福利;确保国民对获得社会住房和就业的优先权;系统地驱逐非法移民、犯罪分子和外国罪犯;将每个地方和每个人的安全作为优先事项;重新引入最低刑期;为警察确立合法防卫的推定;真正执行终身监禁。

勒庞还提出新的福利政策:对抚养孩子的单身母亲提供双重支持,同时加强控制以防止欺诈行为;废除对普通家庭和中产阶级家庭的直接遗产税;将最低养老金上调为每月1000欧元;拒绝延长退休年龄;保证农民获得体面收入;将法语、数学和历史的教学重新置于课程的核心。

勒庞坚决反对自由贸易,她认为全球化会导致法国工业衰落、产业外移和失业。围绕近期的物价上涨问题,她承诺全面保护弱势群体,团结一个厌倦了精英层的庶民国家。

在竞选集会上,勒庞高喊:“我的朋友,不要怀疑胜利。胜利从未如此接近。这将是法国的胜利,是所有法国人的胜利。”她呼吁所有选民团结起来支持她,以取代陈腐的旧制度。

对于勒庞取得的成绩,父亲表态支持:“我不嫉妒,我把火炬交给了跑得比我快的女儿。”

法兰西为何集体右转

欧洲极右翼政党的历史根源可以追溯到纳粹时期。在法国,维希政府堪称始作俑者。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极右翼政党恢复活力,在地方、欧洲甚至总统选举中取得胜利,脱颖而出。2016年,特朗普崛起,英国右翼成功推动脱欧,让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受益匪浅。

“国民联盟”成功地改变了它的形象和战略,依赖于身份问题以及“大替代”和“同化”理论。随着难民的涌入、移民人数的增加,法国遭到多次恐怖袭击后,恐惧症现象持续蔓延。

“这不再是左翼对抗右翼了。这是地方主义者反对全球主义者。”勒庞发言人迪亚兹说,“极右翼”是一个贬义词,并不反映“国民联盟”代表谁或代表什么。

第三次参加法国总统选举,勒庞在移民问题上的强硬言论有所缓和。巴黎政治学院研究员吉尔斯表示:“勒庞正在做的是抹平她的政治形象,她将自己表现得非常实际,并没有突出她最极端的想法。这一战略——极右翼的常态化旨在让国民联盟更可信,更受社会尊重。”

另一位极右翼候选人泽穆尔的出现,提升了勒庞作为务实政治家的新地位。有人说:“多亏了泽穆尔,勒庞似乎更加温和。人们现在将极右翼等同于泽穆尔,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毫无疑问,勒庞仍然来自极右翼。”

一场法兰西革命将共同语言、共同命运和共同叙事的理念强加给了难以驾驭的人民,过去200年里法国人一直渴望实现共和归属感和统一的理想。今天,这个理想岌岌可危。不少法国人转而拥抱保守主义:终止移民,从欧盟重新夺回主权。

法国总理克莱蒙梭说过:“法国是一个极其肥沃的国家:官僚在它的土地上种植,税收如雨点般涌现。”高收入税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法国工人年平均工作时间在30年里减少了20%。法国《劳动法典》长达3784页。

勒庞含蓄地承诺,将动用法国政府巨大的再分配权力,重新分配人们的尊重,平息民粹主义者的不满。她可能成为这个公认为启蒙运动摇篮的国家的总统。

“没有什么是不可想象的”

四十余年中,“国民联盟”从边缘运动跻身主流社会。勒庞让选民相信,一旦赢得选举,她将采取切实措施。

“地理成为法国新的分界线。”2019年畅销书《法国群岛》作者杰罗姆指出:“人们住的地方离火车站越远,他们就越有可能投票给勒庞。”人们住得离市中心越近,他们就越有机会获得公共服务、文化活动、高质量的公共基础设施——交通枢纽、医院和学校,他们就越有可能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乐观。而且,还会投票给马克龙。被遗忘的老工业城市、外省、农民,越来越多地支持勒庞!有选民认为,“已经给了马克龙5年的机会,但是他令我们失望了”。

过去5年,表示永远不会投票给勒庞的法国人减少了10%。民调显示,选民不再像过去那样把她与仇外联系在一起。74岁的法国人布鲁诺说:“目前,勒庞是我们唯一的救星。她现在和人民的关系亲近多了。”

勒庞的策略在吸引“处境艰难、反精英情绪高涨”的选民方面最为成功。她的脸被贴在了写着“把钱还给法国人”的海报上。马克龙的微弱领先反映出,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包括左翼人士,愿意相信勒庞。

“停止在自由贸易的祭坛上牺牲法国农民!在这片被遗忘的法国领土上,这就是我要还给你们的正义。”勒庞声称,法国作为自由国家的存续正面临挑战,法国人的爱国主义正被剥夺,“分歧不在于左与右,而在于爱国主义者与全球主义者。”她形容自己才是人民的唯一代表,并指责其他竞选者只是“有钱的右翼和有钱的左翼”。

勒庞呼吁:对法国的政治体系进行彻底改革。她认为,法国“前所未有的民主危机”的一个方面是,法国银行“可耻地”拒绝向她所在的政党提供贷款,这使得选举变成了一个不平等的“障碍赛”。

勒庞摒弃多边主义,猛烈抨击德国,批评欧盟,将气候问题置于次要地位,攻击“全球主义者”。她宣称:“没有伟大,法兰西就无法称其为法兰西!把法国还给法国人!”

“人们正在觉醒,历史的潮流已经转向。我们正处于十字路口,选举是对于文明的选择。”她承诺自己会“以母亲之心”保护人民,尽力保护最弱阶层。她发出号召:“如果人民投票,人民就会赢!”

前不久,法国多个城市爆发了反极右翼游行,许多人呼吁为马克龙投票。勒庞抨击这是一种“野蛮的煽动”和“不尊重民主”。在她看来,这意味着马克龙和支持者所象征的“体制”开始担心,他们害怕“人民希望重新夺回权力”。

“马克龙的优势比预期的要小,人们会继续考虑勒庞有可能成为总统。”《经济学家》预测:“时间所剩无几,马克龙胜选机会为81%,勒庞只有19%。”

“如果特朗普能上台,那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从现在开始,没有什么是不可想象的。勒庞不太像会赢,但这也是可能的,这有一部分是由于人们对政治失去兴趣、转而专注个人特点。人们越来越少倾听政策,甚至不再关心参选人是不是在说谎。他们更关心表演,更关心内容的戏剧效果而不是真假。”法国哲学家列维指出。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