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如厕税”:雇主是否有权规定员工如厕的时间段

2021-04-01 09:2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在苏格兰,有公司要求呼叫中心的员工记录自己在工作时间上厕所的次数和时长。该公司称,这有助于打击员工“划水”现象,而员工感觉这是莫大的冒犯与羞辱 

罗浏虎

不久前,有人爆料称,某互联网公司居然在厕所安装计时器,以后员工上厕所都得拧紧发条。一时间,批评声四起。虽然该公司辟谣称,这只是为了统计厕所使用频率以评估需要增加的流动厕所数量,但这无法减少人们对职场生态的担忧。巧合的是,“加油,打工人”等自嘲段子也在那时风靡网络。

喝水、如厕显然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但这些需求却在职场中引发争议,甚至有人为此大打官司。

在一些雇主看来,有必要在劳动合同中与雇员约定带薪的喝水、休息时间段,并根据员工是否存在约定外的喝水、休息行为而扣减工资。在苏格兰,有公司要求呼叫中心的员工记录自己在工作时间上厕所的次数和时长。该公司称,这有助于打击员工“划水”现象,而员工感觉这是莫大的冒犯与羞辱。

无独有偶,英国在2014年发生了一起呼叫中心员工因为上厕所而被扣掉50英镑工资的案例。这气得英国政府官员将这种克扣行为称为收取“如厕税”。

在工作时间如厕甚至会让人丢掉工作。在美国俄亥俄州,包装工厂的技术员马克·茨维伯尔便诉称,自己因为在工作时间上厕所而被解雇了。这事乍听起来,感觉很荒谬,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1985年,18岁的茨维伯尔就成了该工厂的工人,负责操作吹塑成型机,并对饮料瓶子进行浇铸、贴牌和打包。按照工厂的规定,如果员工所值班次的时长是12个小时,员工在全天可以享有40分钟的无薪午饭时间、3次各10分钟的带薪休息时间。

201012月,茨维伯尔被临时分派到一个新的流水线,周围并没有同事协助。在连轴转3个多小时后,他突感内急,顾不上找人盯着流水线,便赶紧冲进洗手间,花了35分钟解手。等他回来,近一百个瓶子滚落并受污染,而部门主管正愤怒地盯着他,并指责他擅自脱岗如厕。

几天后,茨维伯尔便被解雇了。工厂认定,茨维伯尔是个不守纪律的人。几个月后,茨维伯尔起诉到了法院,理由是工厂因为自己上厕所而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这显然违背了企业须向员工提供洗手间设备的公共政策。

然而,无论是一审还是二审,他都败诉了。按照俄亥俄州的法律,雇主可以随意解雇员工,而不管是否有正当事由。二审法院的论述尤值寻味:“兴许,工厂的解雇行为是不公的、武断的、偏激的、无根据的,但工厂显然不是因为茨维伯尔上厕所而解雇他,而是因为他违反了规则(没有找人替班),并在此前因为擅自离岗被警告数次。”

虽然茨维伯尔败诉了,但是他的案子却启发了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法官洛根。

在澳大利亚“带薪如厕、喝水第一案”中,布里斯班市的零售与快餐工作者协会将Tantex控股公司诉到法院,指责该公司在经营数家麦当劳授权餐厅时剥夺了员工在工作时间喝水、上厕所的权利。该协会认为,雇主无权限制员工如厕、喝水的时间段。

Tantex控股公司极力否认,并认为自己是严格遵照劳动合同行事。“喏,劳动合同约定的是:如果工作时间短于4小时,员工不享有带薪喝水休息时间(paid drink break);如工作时长介于4小时至5小时之间,员工可享有10分钟带薪喝水休息时间。”

201915日,Tantex的总经理在工作群发了这样一则信息,大意是:“你们不是喜欢讲规则吗?让我告诉你们如何理解劳动合同中规定的‘10分钟休息’规则。只有在连续干活4个小时以上时,才能休息,而你们大多数人都没满足这个条件。如果严格执行这一规定,只有在这10分钟,你们才能喝水、如厕。如果是这样,我只能向上帝祈祷,你们在交班前不会口渴。公司已经对你们够好了,无论你干活时长长短,都允许你们随意喝水、如厕。”

洛根法官自感这是一个棘手的案子,因为现行法律以及双方签订的合同都未规定“员工有权在规定的休息时间外喝水、就餐、如厕”。洛根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远在千里外的同行对茨维伯尔一案的判决。读完判决,洛根感觉没那么慌了。他极为认可该案主审法官的立场:虽然可以施加一定的限制,但员工确实享有在工作时间如厕、喝水的“工作场所权”(workplace right)。

洛根首先分析了双方的劳动合同文本,并主张从立法者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宗旨的角度进行文义解读。他认为,即使是在规定的喝水和吃饭时间外(亦即带薪工作时间内),雇主也有义务允许员工喝水、上厕所。如其不然,这会损害员工的身心健康,导致雇主逃避保障员工权益的法律义务,也会导致员工总是因为这些约束而不敢承担工作职责。

此外,洛根认为,雇主或管理者可以对如厕、喝水的频率进行合理的限制,但是首先得确保员工拥有这样的权利。特别是,对于身处炎热的天气,而厨房的空调坏了的员工而言,如果不允许大汗淋漓的员工喘口气喝口水,这将是非常不人道的。如果只在规定的时间内允许员工使用厕所,那么这显然是没有意义的,也并未达到法律规定的保障员工如厕、喝水等权利的初衷。

Tantex总经理的上述言论来说,洛根认为,这似乎暗示着:如果有谁胆敢选择在规定时间外如厕、喝水,就会被扣减工资。这在一定程度上回到了“如厕税”问题上了。洛根认为,这种剥夺工作场所权的做法是冷血残酷的,而这种权利不能仅通过金钱进行衡量或剥夺。最后,洛根判决Tantex公司赔偿因员工休息而被扣减的酬劳,并需赔偿员工1000美元的精神损失费。

不过,洛根也提到,就职场关系而言,需对员工喝水如厕休息的权利进行合理平衡,并要求雇主与员工互相体谅。雇主应重视人文关怀,而员工应在如厕喝水前尽量安排好工作,比如店员不能为了打个盹,而对汉堡馅饼或薯条是否烤焦不管不顾。在笔者看来,无论如何,要相信“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打工人”。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