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我与赵德发

2021-02-04 07:1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赵建君

大约5年前,我的长篇小说《吾女孟良崮》获山东日照第二届文艺奖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几位文友相聚。我突发奇想,对作家赵德发说:等有机会,我写篇随笔,题目就叫“我与赵德发”。

后来,我迟迟难以动笔。赵德发在文学的道路上远走越远,已发长篇9部,800多万字问世,而我几乎原地不动。就像一个士兵跟一位将军认老乡,方方面面的差距,无形中是存在的。这种距离感,只能仰望了。

但最近,我突然意识到:再不写,等他的长篇小说《蓝调子》发表,等到根据他的《经山海》改编的电视剧播出,等他再获大奖后,我怕再也不敢写了。

我与赵德发在临沂地区就相识,在山东省作协文学讲习所,他还给我们进过课。1992年,我们在《山东文学》同期发过小说。他发头题,我发三题。那时,还没感觉作品距离有那么大。

我从鲁迅文学院创研班毕业来日照后,赵德发说:你来日照了,应该亮相。我说刚在《当代小说》发一个中篇《家园》,他看了说好,并在文学活动介绍这一作品。从此,一些读者也就知道日照有个爱好写小说的。这或许是我们友谊的起点。

后来,他多次催促我写作,说:我都为你着急,你早该写出来了。现在想来,小说是一门学问,除了生活的积累,还要有独到的灵性。1991年年底至1992年年初,我仅在《当代小说》就发表了6个中短篇。赵德发说,那是我的一个创作高峰期。细想来,那些作品也仅图解故事,没有什么思想性,谈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创作高峰期。

我的长篇小说《陆家路》在《金海岸》发过前三章,赵德发当时说我的写作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赵德发帮我看《但愿风雨不再来临》不止3次。正是因为这部长篇小说,我重新萌生了写这篇文章的念头。

“一战”期间,亚洲唯一的战场是在山东青岛,德国与日本展开了权益的争夺。《但愿风雨不再来临》即以此为背景,描写德国的一位特工普卢贝尔(后改名为杨海恩)的故事。

普卢贝尔15岁进入德军特训营,为练就“把手枪当手套戴”的本事,受尽成年人都难以承受的3年磨难。青岛德日之战中,德军乘胶州湾夜雾迷蒙之际,派遣S90号驱逐舰突发鱼雷,将日军高千穗号巡洋舰击沉。德舰遂逃出胶州湾,驶入石臼所海域。普卢贝尔就在这艘驱逐舰上。

在日军追击下,驱逐舰上的61名官兵登岸后逃往莒县。龙山群山之中,他们遭遇了日军的伏击。普卢贝尔负伤后,被隐居此地的何秋莲所救。为报答何秋莲的救命之恩,他认何秋莲为母。不仅如此,普卢贝尔还承诺跟随何秋莲回沂蒙山区腹地沂南,帮她寻找失散多年的两个儿子,并发誓找不到他们,自己就不走了……最后,普卢贝尔战死在大青山。

作品尽量避开写战争,侧重描写特定环境下的人情,较我以前的作品,在男女情感方面的描写上有较大突破。在真实性和合理性方面,这部小说都得到了赵德发的提示和帮助。他还鼓励我说:语言不错。

我曾站在临沂烈士陵园汉斯·希伯的塑像前,想:他能站在这儿,杨海恩也应该立在沂蒙山区这片土地上。《但愿风雨不再来临》完稿后,我发给晋江文学城网站,主篇很快通过,并已在网上发表。读者也许看出来了,此时写我与赵德发,完全是为了扯大旗招展自己。

文学像一种病,得了这种病还真不好治。很多人觉得,退休了,找点乐子就行了。对我而言,除了拿笔,好像没什么别的乐子。我这人原本就不精神,不写作,更无精打采的。

我曾问赵德发,写到什么时候就不想写了?他说:不好说,因人而定。他正准备着手写《蓝调子》,他说这很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部长篇。我想停笔却停不下,步他后尘,也想完成最后一部长篇《倒霉鬼》。

用尽一生的积累,真要能写出一部说得过去的长篇,呈献给读者,此生足矣。都知道人生最难得的是想得开、放得下,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越写越慢,能在年底完成这部作品,就很不错了。

和赵德发相识以来,《倒霉鬼》可算作我以这种形式与他握手。这部作品也算是给家人、相处过的同事和所有亲戚朋友以及每一位读者一个交待吧。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