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破除虚无主义的迷雾

2021-01-28 07:4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荒诞的幽灵——现代虚无主义的根源与批判》

作者:(美)唐纳德·A.克罗斯比

译者:张红军

出版社:社科文献出版社

尽管痛苦和灾难时常会给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但它也是生命创造力产生的动因与源泉

江澜

虚无主义是一个极具现代感的话题,它被视为现代社会精神图景中最鲜明的特质。虚无主义这一概念在尼采那里,意味着“最高价值的自行贬黜”。所谓“最高价值”,就是世界背后的最终原则、目的、根据、意义。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为自己的存在找到一些根据和意义。这种根据和意义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是能使我们的生命具有完整性,并获得归属感。否则,生命就只会沦为一长串偶然化、碎片化的事件,我们的生命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一场荒诞的游戏。正如斯坦利·罗森所言:虚无主义是“一种长期存在的人类危险”,它“不可能被‘解决’,除非人性消失不见”。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西方的思想家、哲人都提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古希腊的诸神、中世纪的上帝和近代的理性是西方思想给出的方案。显然,在寻求这一答案的过程中,西方思想者们所作出的探索和尝试是深入而曲折的。尽管作者唐纳德·A.克罗斯比声称“虚无主义不是一种独属于现代思想的态度和心绪,也不是只能在西方的思想和社会历史背景下加以解释”,但他还是将“虚无主义视为西方文化传统的产物”。

在此书中,克罗斯比秉持着客观包容的态度,详细梳理并考察了西方虚无主义的历史表现,并将其分为政治虚无主义、道德虚无主义、认识论虚无主义、宇宙论虚无主义、生存论虚无主义。而在这六种虚无主义中,克罗斯比认为生存论虚无主义是最为核心的,它是一种否定人类生命意义和价值的哲学观念。

在探寻虚无主义出现的原因时,作者找到了“二元论”作为其最为根本的原因,即西方世界自柏拉图始,就被分裂为心灵和物质两个完全独立的领域,这导致西方建立了种种关于上帝信仰、理性、科学以及一切由假想的完美真理所设定的乌托邦,人们以此来抵抗虚无主义。但随着种种乌托邦式抵抗的不断破灭,现代哲学家们反而在虚无主义的泥沼中越陷越深而无法自拔。

与之不同,作者主张打破西方这种非此即彼二分法的思维定势,认为不存在完全独立的本质世界,也不存在一个原初的且独立的自我。就如同印度教对世界的判断那样,世界是完全混沌不分的,其自身即包含了宁静与创造性的活力,也表现出令人恐怖的毁灭力量。

世界总是一个不断生成的世界,同样,人类历史中也不存在固定的人性,只存在复杂的、开放的潜能。世界与人是相互关联的,世界根本上只能视角性的存在或在关系中存在。而一个人对生命意义的确信,也存在于他对世界的个体视角之中。正是在人与世界的永不停歇地关联中,社会、历史环境、个人三者相互塑造而生。

克罗斯比的这一洞见,有力地破除了虚无主义的迷雾,他让我们清晰地认识到存在于我们生命中所有的不确定和不完美,都不能成为否定我们存在意义的理由和根据。假使某天这种乌托邦真的获得实现,我们的人性也同样会被剥夺。

这是因为,尽管痛苦和灾难时常会给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但它也是生命创造力产生的动因与源泉。而此书的独特理论贡献也正在于此,即借由打破二元对立的思考模式,作者向人们提示了一种理解虚无主义,并克服虚无主义的可能途径。

通关全书,作者克罗斯比有开阔的理论视野,他用清晰、客观、富有条理的论证,清理了虚无主义的历史表现,并揭示了其思想根源。在比较、区分和阐释的过程中,作者还融入了深刻的个人生存体验。这种生存体验充满着一种豁达与理性的情感基调,展现出一种积极但并非盲目乐观的人生态度。这对在当代科技高速发展变化的社会中,倍感压力和充满精神困惑的人们,无疑具有某种慰藉和启明作用。

此书的翻译者张红军,从事哲学思考与写作已二十余载,具有十分扎实的哲学功底和很强的学术能力。他对此本书的翻译动力,源自于他对自身生命问题的探求,这使得他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此书的翻译之中。全书语言流利、准确,将作者的思想贴切完美地呈现在读者目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