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人生小目标

2021-01-21 09:3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名家新年祈愿

人生需要大梦想。但是,如果一个人只有大梦想,没有具体的小目标,人生就会变得空虚缥缈,而且难有成就感,因为在努力之后,那梦想依然遥远

何家弘

多灾多难的鼠年即将过去。充满希望的牛年即将来临。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祝愿祖国风调雨顺,祝愿国人平安健康!一句话,牛年真牛!

祝愿是一种期盼,犹如梦想,未必都能成真。然而,人生需要期盼,也需要梦想,而且梦想越大越好。笔者就有一个极大的梦想,即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一流强国,而且以民主法治为基石。

民主与法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但不同国家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丑陋一面,让我们在选择本国道路时更有自主与自信,在构建制度时能更好地开发和利用本土资源。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致中和”是构建人类理想社会的根本道路。《礼记·中庸》写道: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面对当今社会,笔者斗胆套用古训:民主者,国家之大本也;法治者,国家之达道也;致民主法治,官民位焉,世人育焉。

人生需要大梦想。但是,如果一个人只有大梦想,没有具体的小目标,人生就会变得空虚缥缈,而且难有成就感,因为在努力之后,那梦想依然遥远。如果有具体的小目标,譬如获得博士学位、出版一本书、开一家小店、挣到一百万元,那生活就会很充实,而且在目标实现之后,会体验到实实在在的成就感。

特别是当一个人步入老年之后,因为自知时日无多,遥远的梦想很难成为精神的寄托和生活的动力,于是就需要一些可以通过努力在近期实现的小目标。我在年过花甲之后,就在每年之初给自己设定一些小目标,年终实现了,我就感觉很快乐。数年过去,我积累了一些自以为是的心得,借此机会与读者分享。

人过六旬,一般都有身体机能明显下降的感觉,而且这似乎是不可逆转的。虽然我还没有退休,但是身体的感觉驱动我把生活的重心从工作转向家庭,从事业转向健身。在多年的人生旅途中,我养成了挑战自我的习惯,于是就挑战自身能力的弱项。我以为,生命的能力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些能力只有通过开发才能发现,只有通过刺激才能增强。

羊年之初,我决定开始练声。我的嗓音不好,这是天生的。虽然我喜欢音乐,但是唱歌不好听,因为我的嗓音是“高不成低不就”,所以在一首歌中往往只能唱中间几句。偶尔与亲友去唱卡拉OK,我也经常因高音上不去而献丑。

作为教师,讲话本是我的职业技能,但是因嗓音不好,嗓子就容易疲劳,而且这个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加重。我妻子是中医,喜欢唱歌跳舞,就时常劝我练声。那一年,加上过敏反应,我的嗓音每况愈下,讲课一小时就会感觉嗓子疼痛。于是,我下决心练声。

按照妻子的指导,我每天坚持练,从腹式呼吸到鼻腔共鸣,从朗诵到唱歌。半年下来,我感觉很有长进,讲话的底气足了,唱歌的自信心也加强了。

201511月,我作为“中国作家拉美行”的主讲人访问巴西、古巴、墨西哥。在古巴全国图书出版协会讲座时,我即兴演唱了“美丽的哈瓦那”,在墨西哥的奇瓦瓦大学讲座时,我即兴演唱了“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

猴年之初,我决定挑战自己的长跑能力。我喜欢运动,年轻时兼爱三大球,也经常跑步游泳。年过半百,我告别大球,改打羽毛球,并把跑步作为基础训练。在时间完全自控的情况下,我每周一三五跑步,二四六打球,周日游泳。

不过,我的长跑并不长,一般只跑一千多米。我要在猴年提高体能,就把目标定为10公里。那年的冬节,我与家人到三亚休假,我就集中训练。经过半个月的集训和两次冲击,我终于完成10公里跑,用时66分钟。我挺骄傲的!

在这个成就的鼓舞下,我在鸡年之初就异想天开地宣称要举办独唱音乐会。其实,我是以玩笑的方式在微信公号宣布的:“演唱会是要买票的。我的定价不高,一百元一张。换言之,每位听客都给一百元,就算车马费,误工费就不给了。开场前,听客凭身份证件在入口处领取门票,每人一张;散场时,听客在出口处凭票领取票款,每人一百元;中途退场者免费。”

然而,就是这一段戏言,在众多学生校友的推演下,最终成为201822日的“何家弘教授民歌演唱会”。现场观众近千人,网上直播还收获了160多万的点击量,而我也获得了“法学跨界歌王”的雅号!

狗年,我的小目标是在正规的羽毛球比赛中获得奖牌。201883日至5日,我作为海淀区男子代表队员参加了第十五届北京市运动会群众组羽毛球团体赛。在高手云集的比赛中,我担任了60岁以上组三人打的主力。最终,我们获得了男子团体冠军,而我也收获了一枚含金量极高的金牌。

猪年,我的小目标是出版音乐专辑,主要是想把我那来之不易的演唱会成果固化在光盘上。在同学校友的大力援助和具体操办下,《草原情高山恋——何家弘教授民歌演唱会》专辑由辽宁音像出版社于20195月出版发行。我也是出过专辑的业余歌手啦!

2020年第45期《中国新闻周刊》上,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人生舞台的三次谢幕”,讲述了我的退休年龄从60岁推迟到65岁再到68岁。因此,鼠年应该是我在人民大学工作的最后一年。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为人大法学院的科研工作贡献余热,就把小目标定为发表5篇论文。

一般来说,一年发表5篇论文已然不少,而我竟然让产量翻了两番。这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我宅居在家,因而有了大量的写作时间。最终,我一共写成23篇论文,包括师生合著,还包括9篇英文。岁末盘点,我已经发表了9篇中文论文和8篇英文论文,另有4篇已确定于近期发表,只有2篇待定。于是,鼠年就成为我发表论文最多的一年。

面对牛年,我要把自己的生活调整到退休模式,因此就制定了一个有助于身心健康的小目标:夫妻携手练国标,舞蹈比赛露头角。我还设计了一个响亮的口号:打球打到七十岁,跑步跑到八十岁,跳舞跳到九十岁,唱歌唱到一百岁!这还是人生小目标吗?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