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两位同胞

2021-01-21 09:3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金弢

前不久,一场不期而遇的好戏,可谓一波三折,让我看得大跌眼镜。

那是在德国某城,一位学弟火锅店开张后,生意风生水起,既受本地住家青睐,也不乏出境游同胞光临。一天,我陪三位德国朋友前去捧场,巧遇4名国内游客惠临。只见那两男两女,穿戴考究,白领模样,且言语轻轻,文明有加。

继而又来同胞男女各一,我暗羡学弟生意火红。这二位新客,男士作派傲气,尚未入席就提醒跑堂:“我们得赶路,先给我们弄吃的!”而他的女伴带着三分怯意,神态小鸟依人,一切均由男方定夺。

因是火锅自助,省去了点菜的繁琐,跑堂瞒天过海地给来宾加了塞。接着,他们又要了酒水,之后开始用餐。

我本以为今天这顿饭吃得波澜不惊,没料到一场“大戏”缓缓将至。

“老板买单!”

饕餮刚刚完毕,男士这嘹亮的一声响起,盖过众客窃窃私语。其架势恰如明清酒馆里,提高嗓门唤店小二。

跑堂应声而至。这位同胞抽出一张金灿灿的国内信用卡。跑堂去前台几经尝试未果,遂小心翼翼回禀客人:“卡走不了账,会否银行与德国没有联营?”

“不可能!”那人说,“定是你家的机器坏了!”

“没有啊,我们天天收卡,一直用得好好的。”跑堂弱弱作答。

那人变得蛮横起来:“刷不了卡就没法付钱!”样子像要耍赖了。

跑堂没辙,只好叫来老板。

学弟彬彬有礼,十足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称:“卡不行,只好付现金了。”

“要现金?那就得打折!”那人又提出要求。

学弟耐心解释:“我们没有打折的先例。账单都出来了,不实收,账就对不上了。”

“我没现金!”这家伙又出新招。

老板道:“隔壁二十米就有银行,取一下便是。”

“是你家机器坏了还让我取钱,手续费你们付!”说完,他还补上一句:“大黑天的让我去取钱,你们得派个保镖。”

老板解释:“这里很安全,不会出事的。”“不行!”那人开始横了:“没有保镖,我无法付钱!”

学弟博士一个,这次可真是秀才遇上兵。同桌的德国朋友看得好奇,两次三番地催促我为他们翻译。因不想错失每一细节,我说,“大戏”完后一并解释。

我句句听得真切,心想:万一有人报了警,证人比比皆是。德国朋友已重复向我提醒:“要不要报警?”确实,此人在店堂里如此大吵大闹,早可以求助警方,但考虑到报警对店里会有负面影响,学弟还是想息事宁人。

不想那位同胞恶人先告状,说不放他走就要报警。无奈,学弟只好报了警。

又一次出乎在场所有人预料的是:先到的那4位客人中站起来一位,他缓步靠近肇事者:“兄弟,不就是两个人的饭钱嘛?就是走不了账,也好好说话,你没看到店里高朋满座?你这样子弄得咱们中国人好像都跟土匪似的!”

说完,那人转向学弟:“吃了多少钱?”

64.8欧。”

“用我的卡给结了。”说着,他把卡递了过去。

学弟刷了卡,那个闹事者一时尴尬,却假惺惺地非要把钱打给代为买单者,可几经摆弄,终无法过户。助人为乐的同胞向他摆摆手:“别忙乎了,就算我请了。”

学弟懂得做人,当即让跑堂送上酒水一轮。

此时,警察来了,问老板谁不付账。已经付了,老板说完,指指那位“贵人”。警察问他:“你替他付钱,你们认得?”同胞说:“NO。”警察听了,一脸茫然。

四座陌生的德国客的脸上,我目睹了一次次生动的表情演变:从鄙视到不解,再到明白了真相后的敬佩和不可思议。而百感交集的我,只有记录下这个故事,向那位代为结账的同胞致敬。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