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网售花圈“送人式热销”背后

2020-12-24 09:3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这种极端的网络道德审判最终难免变为现代社会里的“同态复仇”,上演另一时空下的“新悲剧”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作为商家,刘玉利(化名)对待一些潜在客户的态度可谓“冷淡”。

“有客户咨询能不能邮寄到指定地址‘送人’。我们清楚他要做什么,这种情况下不发货。” 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这样的态度,与刘玉利经营商品的特殊性有关。在河北省保定市某县,他做殡葬用品生意已近20年,花圈是主打商品之一。

据报道,网购兴起后,花圈的功能一度发生了某种扭曲,也即由祭奠变为“送人”。有人购买花圈后,寄送给他们所愤恨的对象,以达到令对方感到恐惧、不适的目的。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大量类似“给网店打差评后,店主寄来花圈”的新闻见诸报端。

而在明知可能触犯法律的情况下,网购花圈送人的行为,仍然不断发生。

别样生意的“潜规则”

刘玉利从江浙一带购进制作花圈的材料后,再由工人手工将花圈扎制起来。在当地,采用类似生产流程的小作坊还有很多。近年来,随着人工价格的不断上涨,刘玉利感到生意越来越难做,他有了转行的打算。

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对于网店花圈的“送人式销售”,刘玉利笑着不置可否。大都是同行间为了竞争而“刷的单”,他说。

但找到网购花圈等祭奠用品送人的买家并不难。

许婷(化名)曾经买花圈送给前男友,原因是后者在喝醉后承认自己同时和几个女孩谈恋爱。

崩溃之余,许婷在网店购买了“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奠字”的灵堂布,将其发快递给前男友。下单时,她并未咨询卖家是否能隐藏自己的发货地址。“心里想的就是要让‘渣男’马上看到这个玩意!”她说。

而在得知许婷的购买目的后,卖家提醒她:“后果自负。”但之后,花圈还是如期发货了。

“他收到的时候应该非常惊恐。”一想到达到这样的效果,许婷至今觉得“很爽”。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在一些购物平台以花圈为关键字搜索,均有许多热销店铺。其中,某平台销量前三的花圈类产品,价格从6.9元到15元不等。

而从一些网购的评论中不难看出,一些买家网购花圈并不是为了祭奠逝者,而是将花圈用于“送人”。有的买家,甚至将收货人的地址、电话、照片等一并发布在购买评论中。

法治周末记者咨询了几位网售花圈的卖家,发现他们的态度不尽相同。

有的卖家称,自己开店不过是为了多个渠道,以寻找真正的客户,并不接受“送人”的订单。

而有的卖家则在提醒买家“慎重下单”之余,附上几句提示语:“送人的话为规避触碰法律,发花圈面不带架子”,完成交易后“希望大家不要评论敏感词”。此外,这位卖家还特别说明“包装是用编织袋包装的,外边是看不出来的”。

“怒送花圈”涉嫌侵权

不久前,在山西太原,随着“开水烫死母猫”事件持续发酵,不少网友给虐猫者寄去了花圈。媒体报道中,有商家称,一天内就有两百多人下单。

有网友在新闻下方评论:“正义网友怒送花圈!”也有人认为:“虐猫的和送花圈的都病得不轻。”

而围绕着“女子被造谣出轨快递员后患抑郁”话题,曾有人发帖:“这届网友行不行?花圈还没送到那仨男的家呢?”这篇帖子获得337次点赞。

“司机为救婴儿连闯红灯,家属拒绝作证”话题也曾引起网友们的热烈讨论。有网友发帖称:“请求强大的网民人肉这家人,我愿买十套花圈送到这家人的手中以表诚意。”

对此,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位梦认为网友应理性表达正义。“有些事情确实令人气愤。”位梦说,但是我们应当用法律维护正义。

例如,“司机为救婴儿连闯红灯,家属拒绝作证”这件事是有后续的。由于当时没有留联系方式,司机当时联系的并非当事家属。后来,在警方的见证下,司机已经向家属道歉。位梦说,其实,在网上理性发言、尊重法律,最终保护的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那名被误解的“家属”。

位梦指出,目前法律上对于“网络暴力”没有明确定义,但是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另外,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同样也构成侵权,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花圈卖家对于侵权人购买花圈等殡葬用品是为了“送人”这一目的是明知的,那么卖家也构成侵权,是要与侵权人共同承担侵权责任的。如果构成刑事犯罪,侵权人与卖家就属于共同犯罪,位梦补充道。

她还提醒,“花圈送人”、在网上评论要“送花圈”等行为已经涉嫌侵犯了当事人的名誉权,受害人可向法院提起诉讼,并且要注意及时报警、固定证据。

网络的开放性、虚拟性造成放纵心态

北京合弘威宇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科栋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道德的层面来看,部分网友的行为与传统的道德评价标准有所出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与自媒体的广泛应用与传播,人们可以通过多样化的渠道抒发自己的情感、表达对于社会热点的看法及观点,而这其中不乏一些不理智的声音。

他认为,尽管网友“网购花圈送人”的做法是出于对社会热点事件中某一方当事人的同情、怜悯、不满或愤恨,但这种极端的网络道德审判最终难免变为现代社会里的“同态复仇”,上演另一时空下的“新悲剧”。

王科栋指出,现行法律对于商家出售“花圈”的行为并无禁止性规定,商家若能证明其进行的是一般的商业交易行为,无侵犯他人权益的故意或重大过失,则不承担法律责任。

但是,根据商家的具体宣传、出售行为及商家的主观心理状态,相关机关仍可能以其存在主观侵权的故意或者实施了帮助、协助侵权行为而通过民事、行政及刑事处罚的方式追究其责任,他说。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网络的开放性、虚拟性让部分网友认为自己的行为不会被追究,在现实中也不会被找到,加上法律意识淡薄,造成对自己行为的放纵心态,才会出现“网购花圈送人”现象。

“如果是在现实空间,很多人不敢这么做。”他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