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科技伦理应如何对待技术的商业炒作

2020-12-24 09:3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於兴中

目前,围绕人工智能、算法、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万物网、区块链等新科技的炒作大行其道。尤其是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这两个领域的炒作最为火热。除了说一些诸如“颠覆性的技术”“革命性的产品”之类的话之外,目前技术炒作的两大手法是排名与预测。当然,这两种手法也广泛用于其他领域。

公司排名、产品排名、技术排名、研究人员排名,不一而足,目的就是为了推销炒作。预测则集中体现在对于未来的向往,比如,哪项技术会成为热门,哪家公司会成为龙头老大,等等。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曾将两家隶属于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AI初创公司(Deep MindNest Labs)吹得神乎其神。但Alphabet的报告称:Deep Mind2017年亏损约5.8亿美元,Nest Labs2018年亏损5.69亿美元。

《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综览》杂志(IEEE Spectrum)于20193月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IBMAI部门Watson在个性化医疗保健应用程序上“承诺过多但交付不足”。此后不久,IBM便将Watson从药物研发领域撤出。

关于人工智能的神话很多。比如说人工智能可以解决企业的所有问题,但事实上,并没有一个叫“人工智能”的东西。人工智能是技术的集合,可用于应用程序、系统和解决方案中。

企业需要业务成果,而人工智能技术可能在其中发挥作用。所谓的AI”已成为通用营销术语,但通常没有实质性或价值。虽然市场上已出现非常有用的特定功能(例如,语音和图像识别、游戏、欺诈和故障预测),但通用人工智能的理想成真还尚需时日。

更有甚者,鼓吹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定义自己的目标。但事实是,人定义目标,而技术(无论是否为AI)没有自己的目标,只能执行目标。机器执行已输入的程序,无论程序是由代码、数据还是由这两者组成。

区块链的神秘设计者声称,当初发明它仅是想要省去交易中的第三方服务费用而已。然而,区块链和比特币自问世以来,就一直是神秘的热捧对象,被看作是去中心化的利器,实现当代民主的潜在力量,甚至肩负着实现经济民主的重大历史使命。但是,通俗直白地说,区块链就是一个加密的公共账本,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炒作是人性夸张的外化

炒作是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只要有人有事的地方,就有炒作,且古今有之,中外有之。无论庙堂江湖,不分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只要有新理念、新工具、新技术、新方法、新秀出现,就会有炒作。

那么,究竟什么是炒作?大概说来,炒作就是以非常热烈的感情,十分肯定的口吻,高度抽象的语言宣介某一事物,借以引起人们的注意,甚至诱惑人们去购买某一种商品,或者接受某一种想法。

炒作最基本的特点是夸张。夸张是人性,也是一种重要的修辞手段。炒作并不总是一件坏事。在一定范围内,它可以凝聚注意力,推进投资和创新。进行一点宣传就可以激发人们对某种可能性的兴奋,何乐而不为!适度的炒作可能有助于推广某一种工具或者某一种技术,为学问、市场等的发展起到一种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炒作过头了,就变成了说谎。而过多的炒作则会导致虚幻的希望和错误的计划。

炒作往往通过使用高度夸张的手法。把一件事变成一个故事,把一个故事变成一个传说,把一个传说变成一个神话,使其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和追捧的对象。然而,炒作者却永远活在现实里。讲讲神话故事,或者把某一位明星捧红,并不见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当炒作被用于商业的时候,就成了大问题,因为其中牵涉到了个人的利益和权利。

就推销产品而言,有可能会引起人们的迷信、盲目的追求。有人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去购买某种商品,但是得到的报酬却微乎其微。商业炒作想要达到的目的,无非是要吸引人们去投资或者购买某种产品。

申言之,被炒作的对象一般都会集利诱、可欲、时髦、高大上、神秘于一身。最重要的,当然是它会带来好处,而且这种好处的获得乃是轻而易举的事,简直就是唾手可得。

其次是可欲性。也就是说,某一种产品,或者某一种投资对一个将要事业有成者的一生来说,被宣扬是必不可少的。或者是这样一种说法:作为一个现代人,应该拥有或者掌握某一种产品,或者是购买某一种设备。

更重要的是,强调这款产品体现了当下的时髦,拥有它就意味着拥有一种高大上的生活方式。当然,话不能说的太白了,不需要清楚明白地介绍某个产品,或者某个投资机会的各个具体方面。这是因为要使机会和产品具有一定的神秘性,让民众似懂非懂,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去投资。

如果完全懂了,就等于看穿了,那么人们也就不可能投资了。故此,炒作者还必须强调机会的难得。也就是说,某一种产品或者某一个投资机会非常难得,十分宝贵且稍纵即逝,必须要抓紧——否则,那就会“错失几个亿”。

既能轻而易举获得,机会又是如此宝贵,还不行动?!

炒作者就在我们中间

那么,到底谁在炒作呢?炒作及其放大现象来自许多方面。新闻媒体报道比较多的是股票金融市场上的炒作。然而,热衷于炒作的不仅有金融界,而且还有企业家、风险资本家、投资顾问、大学,甚至还有工程师和科学家。比如,风险资本家往往会对国家和地方政府以及大学的决策者强调,风险资本家的资金和初创公司乃是其成功的新标准。而专业顾问和商业服务顾问则为初创企业和现有公司大肆渲染技术,以使潜在客户相信如果不紧跟形势,每隔几年新技术就会使他们的现有战略、商业模式和工人技能成为过去。

1970年以来,这类顾问的数量增加了好几倍,因此有动机去炒作新技术的人数持续增加。但是那些埋头苦干、认真研究的学者和专家们大都忙于研究,一般不会炒作。

炒作者就在我们中间,炒作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且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为了夺人眼球而把书名翻译得离题万里;为了在某方面占有一席之地,炮制一个排名,把自己列入其中。又如,某领域“前十强”、百年来“最佳产品”之类。

另外一种炒作就是和名人挂钩。一件事情之所以重要,一个产品之所以好,不是因为其本身原因或本身质量高,而是因为有知名人士参与或被知名人士肯定了。名人的参与作为一种炒作的手段亘古有之,可能是最原始的炒作手段。

科技伦理应该如何面对炒作

近两年来,全球发布了数量可观的关于人工智能伦理原则的宣言和倡议。其中,普遍认可的原则包括关于透明度、平等或非歧视、责任、安全、隐私等内容。谷歌、微软、IBM、腾讯、百度等科技公司争相提出了自己的AI原则,甚至成立AI伦理委员会,来舒缓外界对新兴技术的担忧,表明其发展AI的立场和态度。

不过,各家发布的现有的人工智能原则中并没有关于如何对待炒作的内容。事实上,炒作的后果之严重不容小觑,既会给普通老百姓带来利益损失,也有可能污染主管部门决策的基础。更重要的是,它也可能损害科技的声誉。因此,认真对待这种现象,应该是科技伦理的应有之义。

(作者系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Anthony W. and Lulu C. Wang 讲席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