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她为新诗带来新的可能

2020-12-24 09:3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新诗与传统》

作者:郑敏

出版社:文津出版社

蒙木

中国新诗的历程并不长,如果从1920年胡适《尝试集》出版算起,今年正好百年。郑敏在文章中多次对新诗百年进行梳理。她认为当初“我手写我口”是对于汉语诗歌传统的打断;1950年到1979年政治术语化对于中国新诗是又一次打断。所以,“今天,年轻的诗人与理论家多只指望向西方学习”。似乎先天不良的中国新诗究竟该向何处去?

郑敏诗学中关键之关键

郑敏对于新诗发展前途的思考,多结集在《新诗与传统》这本书中。《新诗与传统》着重谈了郑敏自己对于诗歌写作的体悟,以及新诗如何向古典诗歌学习的讨论。文章提出,我们需要向传统诗歌学习的,大致包括字词的考究、意象的提炼、语言的音乐性、内在结构的多重性,以及与天地往来的大境界。

这样的理论是不是太高妙了?我们不可忽略,郑敏提出这个媲美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新诗前景,是与她对于目前后现代信息社会的认识,以及人类文明走向思考相关的。她思考的这个东方,是努力参照并融汇西方的。

所以我们读郑敏先生对于中国新诗的论述,一定不能忽略她深厚的西方诗学素养。她自叙她大学前后诗歌欣赏的重点是里尔克和华兹华斯;她在上世纪80年代系统介绍并移译过美国当代诗歌;她精熟于国外的结构和解构理论。

诗的内在结构,是郑敏诗学中关键之关键。她在《诗的魅力——郑敏谈外国诗歌》一书中提出,内在结构是诗与散文的分野。这种内在结构是一首诗的展开和运动的路线图,分为两种,一种是展开式结构,一种是高层式结构。

展开式结构分为层层展开和突然展开,以及第三种展开——在结尾的高潮中突然提出一个全新的思想,但并不发挥,突然止住,而留下无限的空间,使读者继续思考。高层结构又称为多层结构,就是在写实的底层之上建立另一种奇特的结构。

结构的形成是一种思想和艺术的升华。郑敏分析里尔克的《豹》、弗洛斯特的《雪夜林中小停》《修墙》、艾略特的《荒原》等,认为它们都是运用内在结构理论赏鉴诗歌名篇的经典范例。诗人解诗,体贴原诗,把诗篇的内在结构营造打开给读者看。所以郑敏的诗歌赏鉴,不仅告诉我们如何读诗,也同时启示诗创作者如何创作。

念念不忘对“境界”的追寻

郑敏关于诗的观点为什么重要?美国大诗人爱默生说:“真正的哲学家和真正的诗人,是一体的,美即为真,真即为美——哲学家和诗人两者的共同目标。”他还说:“诗人的心是与时代和国家相通的。”

我们如果拿这两条来衡量中国新诗,中国当代新诗堪称大诗人者的确寥寥,郑敏先生应该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备选之一。也就是说大诗人的写作必须具有普遍性,具有广阔的时代性以及对于人类前途的思考。

郑敏在《新诗与传统》一书中念念不忘对于“境界”的追寻,正是出于对中国新诗何以贡献世界的情怀所向。郑敏先生的诗创作在新诗发展史上的成就与高度,谢冕、孙玉石等诸专家学者均有论述。真正有创作实绩的人谈创作理论和文学赏鉴,才有自得的甘苦之言,恰如曹植所谓:“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其次,郑敏先生的诗论努力融通中西。她自幼听母亲用闽调吟咏古诗,其祖父王又点是在福建颇有名望的词人,她对于古典诗词的喜爱是天然的。她的新诗写作深受西方诗歌的影响。她在布朗大学攻读英国文学,职业是在大学讲授莎士比亚戏剧、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十七世纪英国玄学诗歌、中国现当代诗歌等课程。

再者,郑敏先生的诗创作和诗论具有明显的多种艺术门类综合的追求。她喜欢音乐,在纽约自费学习声乐近3年,闲暇时常去艺术画廊、美术馆看展览,听音乐会,以填补在西方音乐、绘画等艺术方面的空白。

郑敏先生的夫君童诗白院士是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他们的女儿、诗人童蔚在《回忆父亲童诗白》文中说:“妈妈上班在城里,业余时间,展开音乐活动,延续在美国学美声的轨迹,估计父亲的小提琴已然跟不上她的节奏。”

中国新诗历程中的无可替代者

“他是一位诗人和批评家,融汇了智力与想象、传统与创新,在一个变革时代,他为世界带来了新的可能性。”这句本属于艾略特的颁奖词,移用来评价郑敏同样是合适的。

郑敏不仅是诗学理论的理性建设者,同时也是一位卓越的翻译家。《诗的魅力——郑敏谈外国诗歌》中,涉及大量外国诗人的诗篇诗集不同译法,一仍其旧,不作规范化,并将涉及的诸多诗歌名篇呈现给读者一个可资信赖的译本。笔者一直固执地认为:只有诗人,才可能译诗。

身兼诗人、翻译家、评论家、学者等多重身份,见证并预流中国新诗的百年历程,郑敏是无可替代的。所以,如果想了解中国新诗的来处与去处,如果还做着一个诗人的梦,那就看看她的书吧。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