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智慧地使用人工智能

2020-12-17 08:3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给人们一种错觉——仿佛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智慧的时代

於兴中

今天,由于稳定神经网络和云计算基础架构技术、模糊系统技术、熵管理、群体智能、进化计算等技术的不断改进,人工智能技术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而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给人们一种错觉——仿佛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智慧的时代。

现在使用“智慧”这个词的场合比比皆是。比如,智慧城市、智慧司法、智慧家庭、智慧契约,甚至有智慧世界之说等,不一而足。但是仔细想来,一些说法多多少少还都有值得进一步思考的地方。

比如,什么样的城市才是智慧的?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不是智慧城市?古代中国长安“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是不是智慧城市?美国曼哈顿南北向的路叫大道(英文为avenue),东西向的路叫街(英文为street),是不是智慧城市?

设想一张智慧之网笼罩在城市上空,或者遍布大街小巷,生活在其中的人们都被这张网勾连在一起,大家一致行动,每个人的行为模式都与其他人相同……这样的智慧城市适宜居住吗?当我们说到智慧城市的时候,不是说这个城市比别的城市更加智慧、更加聪明,而是说这个城市的自动化程度在不断地加强。

再如有些朋友津津乐道的智慧司法。从现有的状况来看,所谓智慧司法,不外乎运用算法量刑、预测编码证据开示、借助人工智能驱动的法律研究平台,或者采用专家系统,运用人工智能从事法律推理等。换句话说,法官可以借助人工智能和一些先进技术的辅助开展司法活动,而司法的智慧还是要靠法官来发挥。与其说是智慧司法,倒不如说是司法事务的自动化或者科技在司法中的广泛运用。

事实上,真正的智慧司法乃是前现代甚至古代的所罗门王或包青天式的司法。所罗门王判定两个妇人争孩子的那个故事,就是说明智慧司法的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两个妇人争夺一个孩子,都说孩子是自己的,争执不休,结果闹到所罗门王的眼前。所罗门王说:“好吧,既然你们在争,那我就把小孩儿一刀两半,你们每人一半。”亲生母亲一听,不忍自己的孩子受苦,因此宁愿放弃。这样一来,孩子到底是谁的,便一清二楚了。

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是元代的《灰阑记》,讲的是同样的故事,只不过故事情节没有所罗门王的判决那么血腥。在《灰阑记》中,孩子被置于一个粉笔画的圆圈之内,让两位自称孩子母亲的妇人互相争夺。最后,亲生母亲因为心疼自己的儿子就放弃了。这才称得上是智慧司法。

值得思考的是智慧和智能之间的区别。

一般而言,我们可能在两种意义上使用智慧这个词。

首先,在第一种意义上,当我们说智慧的时候,一般指的是一个人超凡的聪明或者一种凡人无法达到的境界。文学作品中的诸葛亮、狄仁杰、包拯、福尔摩斯等人就是智慧的化身。当然,他们的智慧和佛的大智慧比起来,那还要差十万八千里。

在第二种意义上,智慧含有根据经验和理性作出判断的意思。而智能在很大的程度上表达的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计算能力而已。其间并不需要作出判断,而判断还是由人来作的。至少在目前还没有产生出能自主决策的人工智能来。

其实在英语里,区别是非常清楚的。智慧是wisdom,而智能是intelligence。和汉语相对应,人工智慧就应该是artificial wisdom,而人工智能则应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今天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人工智能,而非智慧。Artificial wisdom这个说法并不存在。

说到智慧家庭,更是如此,不是说某家人有了人工智能,就变得更加智慧了,而是说有了SiriAlexa这样的工具之后,家庭生活变得更加方便。所以实际上,智慧家庭指的是家居生活的自动化。比如,自动开关灯、一键控制家电、可陪伴老人的机器人等,这些都使家庭生活变得方便,而不是这家人变得更智慧。

当然,用智能家居来形容这种家庭生活自动化的状态可能更贴切。而智能家居解决方案的范围非常广,这通常是一件好事。不利的一面是,其中许多产品都是由新兴企业提供的,这些新兴企业可能会在几年后不复存在。

所以,有些家庭自动化顾问会强烈建议用户考虑来自知名公司的解决方案和产品,因为这些公司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此外,顾问还会建议用户循序渐进,通过采用路线图的方法,确定家中最重要的功能,以免浪费时间和成本。

说到智慧合(契)约,其含义就更“水”了。所谓智慧合约,实际上就是由计算机系统生成的一种承诺和接受而已。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详细规定合同双方权利义务的契约。

所谓智慧契约的英语是smart contractSmart在这里被翻译成了智慧,但实际上它指的是“小聪明”。在这里,所谓智慧也就是自动生成的意思,大概用“自动生成合约”或“便捷合约”取而代之更为合适。当然,使用“智能合约”这个词可能也是不错的选择。

在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可能变得并不是越来越智慧,而是越来越依靠人工智能。依靠人工智能并不能使我们变得更智慧。

正如富兰克林·福尔在其《没有智性的世界》(World Without Mind)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由于超级平台、大公司和科技公司为我们量身定做,打造了各种各样的服务平台,包括获得信息、阅读、欣赏娱乐节目等,我们变得越来越不善于思考。

生活在它们为我们打造的平台世界里,我们貌似在用脑子,但实际没有再动脑筋。因为我们的选择只能在平台为我们提供的范围内进行。网络公司和平台给我们提供的平台有多大,我们的世界就会有多大。

今天,我们基本上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能接受大公司、大平台提供的服务。仔细想起来,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它有碍于人性,尤其是人的智性的培育和发展。

人工智能是人类智性的反映,但是由于这些平台给我们提供的渠道的限制,事实上我们的智性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因此,今天,当我们在推崇人工智能的时候,我们还是应该分清楚智能和智慧的区别。

(作者系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the Anthony W. and Lulu C. Wang讲席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