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法槌敲响的时候,方是故事的开端

2020-11-12 08:0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法槌敲响的时候,方是故事的开端

 法政剧《黑色灯塔》的新意与不足  

剧情的发展始于庭审,终于庭审。《黑色灯塔》的这个结构设定,似乎隐含着对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改革的期待。而剧中展开自行侦查的检察官们,则折射出该剧的另一重司法期待:检察官们不应满足于案件表象,要敏感于有疑问的“事实”,努力去探明真相

余丰泳

一说起法政剧,在影迷脑海里能够最先浮现的多半会是那些来自于港台、日韩以及英美的剧集,如《法证先锋》《Legal High(一译“胜者即正义”)》《波士顿法律》等。法政剧似乎历来就不是本土影视的强项,正因为如此,它倒反而是一个充满潜力的领域,值得期待新作的出现。

正在热播中的《黑色灯塔》,可以视作又一次新的探索,其新意在于将法庭审理、悬疑罪案和社会现实三者融合在一起,在展示充满反转的案件同时,也试图用法律的专业性来获取观众的青睐。目前,即使剧集尚未全部播出,但整部剧的风格与模式、创新与不足均已袒露无疑,就此来谈论观剧的感受,也不算是为时过早。

剧中法庭审理规范写实

《黑色灯塔》的主人公乔诺并非学法律出身,她误打误撞地进入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实习始于一次不情愿的替考行为,被顶替者正是她的双胞胎姐姐乔雅。这个替考行为倒不至于构成刑法修正案(九)出台后新设立的代替考试罪,但通过违法行为进入法院参与刑案审理本身就带有一些反讽的意味,姑且要留待后面的剧集来揭开谜底,给出合理解释。

不过,这样的剧情设计,除了是设置悬念的需要,也许亦是为了让非法律专业人士了解司法机关是如何办理刑事案件的。《黑色灯塔》在每一集的末尾均设置了剧中人来讲解刑法名词的“普法小课堂”,也表明了此剧追求普法的一面。

这一个个小彩蛋,其普法的对象直接指向屏幕外的观众,但念法条式的普法效果未必就好,远不如借刑事案件的审理给乔诺这样的新人“上课”。显然,观众更倾向于将自己代入主角的视角,以此学习到每一个案件中的法律知识及背后的司法理念。

单纯为了普法,肯定不是法政剧的追求。法政剧之所以吸引人,在于法庭审理与真相获得之间总是充满张力。控辩之间的碰撞,导入的是两个不一致的“事实”。

法槌敲响的时候,方是故事的开端。《黑色灯塔》恰恰是将法庭审理作为每一个案件的首次亮相。比如,第一个故事“迈入镜子的彼端”也正是在第一次故意杀人案的庭审之中发现了疑点重重,进而才有后续的调查以及不断反转的隐情。这也是整部剧中的第一次庭审,对整个庭审的流程有了比较完整和快节奏的展示,堪称是一个规范的庭审模板。

当然,这个模板有省略之处,但对比现实司法,基本算是非常写实的展现了。不少本土法庭戏的毛病在于庭审程序看起来很别扭,因为都是拼剪而来的,底子还可能是英美法系的做法,没有遵照现有的刑事诉讼程序。照此来看,在法庭戏上的精心打磨,算是本剧的一个亮点。

面临“两难”的法庭戏

从剧情来看,至少前面3个单元剧都采用了相同的模式,剧情的发展始于庭审,终于庭审。《黑色灯塔》的这个结构设定,似乎隐含着对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改革的期待,即要实现庭审实质化的功能,将判明案件事实的任务落在庭审上,而不是让庭审仅仅走个过场而已。

只要在庭审中发现疑点,剧中的杨博青法官都会休庭,经庭下的继续调查来核实事实,再接着开庭。他不偏袒控方,也不偏袒辩方,一切以事实说话。这其中传达的是作为裁判者的法官所秉持的公正之心,其只服从于证据支撑下的事实。杨法官的戏份不多,倒也符合司法的特性——法官作为居中者,不会过分介入核查事实。

剧中的每一次庭审,都是案件走向的一个小小转折点,串起了单元剧的整个故事。要注意的是,庭审审查的是证据,包括剧中展示的那些物证照片、杀人的监控视频、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都需要控辩双方进行质证。

庭审是刑事诉讼程序的最后一道关口。在这之前,是漫长的侦查和补证过程。因而庭审并非意在侦破案件,而是对破案后所构建的事实进行检验。如果不是站在影视剧观众的视角可以看到事情的全貌,其实并不容易发现控辩双方谁说的更接近事实。

法庭戏总是会存在这样的难题:本来要通过证据来判明真相,但通过剧集展示出来的却都是破案过程。可如果只是注重于破案寻凶去讲一个个悬念迭起的案件故事,那法庭剧就变成警匪剧了,后者是《重案六组》该有的套路。然而,如果离开了破案时的跌宕起伏,很可能就无法吸引观众。毕竟观众不是来学法律的,如果没有好看的故事,他们不大愿意买账。

只是一个服务于破案的法庭,尽管观众看起来会很过瘾,却容易让人误解法庭的功能,也暴露了不够专业的缺点。

就像第一个案件中,为了在庭审中戳穿真凶的谎言,乔诺找来了被害人的丈夫来参与庭审。在庭审中,被害人的丈夫从旁听者变成证人,随即来到法庭接受交叉询问,这显然是违反法庭规则的——法律规定:证人不得旁听案件审理。

从专业角度来看,这样的程序瑕疵还有不少,诸如杨法官既审理一审案件,也审理二审抗诉案件,这在实务中不大会发生;魏宇泰律师并非辩护人,就可以去看守所会见一个凶杀案的被告人,更是不可能会发生,他得先办好委托代理手续才行。

努力探明真相的检察官们

与现实不同的是,庭下的调查并非警方主导,而是检察官自行侦查的结果。无论是李旭尧还是范嘉怡,都有着一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劲儿,爱自己去找答案,于疑点中抽丝剥茧,最终使得真相大白。当然,剧中的多数情形还是检法联手。可以说,乔诺和李旭尧把警察该干的活都揽了过来。

乔诺虽然是法院的书记员,但以这个身份和检察官李旭尧私自去调查,其实是不太合适的。但由于她仍在实习期中,把她视作一个非法律人士去看待,算是为了剧情发展而作的一个含糊处理,倒也能被人接受。毕竟这两位才是本剧的主角,不能太过较真儿。

不管这部电视剧是不是要突出检察官的职业定位,检察官的部分自行侦查权倒的的确确是刑事诉讼法所赋予的。只是在司法实践中,刑事检察官们大多数很忙,他们精力有限且侦查手段不多,因而很少会选择自行侦查。因此,这似乎也可以解读为《黑色灯塔》所隐含的另一重司法期待:检察官们不应满足于案件表象,要敏感于有疑问的“事实”,努力去探明真相。

还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案件具有典型意义,折射出诸多值得社会广泛讨论的问题,如空巢老人、校园霸凌等,这使得整部剧有着很强烈的现实关怀。

总而言之,尽管剧中的逻辑、细节仍有瑕疵,但其对法庭场景的展示还是有令人欣喜之处,算得上是一部有诚意的法政剧。如同片名所示,黑色灯塔隐喻法律之光,人们不见得非要看到黑色的塔身,更重要的是,看到塔中发射出的光亮。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