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绿皮火车的情怀

2020-11-03 10:06:00 来源:

总有一种感觉,不是很具体的东西,看不见摸不到,但能触及心灵,让人深深感受到。有位哲人曾说:“无限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或许,那就是情怀。

一生这么短暂,我们会见到大千世界里的很多东西,有的东西像云彩在你眼前一瞬,随之飘过;而有的东西会留下深刻的印记,寄予着我们最美好的愿望和想象。

我,独独对绿皮火车有着不能忘怀的情怀,有种特殊的感情。小时候,绿皮火车承载着我的期盼。妈妈拉着我的小手去接站,满眼的期待,期待在外驻守海疆的爸爸,那时候他们坚守着雷州半岛。当然,心里也期待着爸爸带回来的稀罕物。

绿皮火车到站了,带给我们家团聚的欢乐。爸爸回来了,晒的黑呦呦,我心里又激动又往妈妈身后躲,有点怕这个不大认识的“黑人”。爸爸两年才回来探亲一次。爸爸从南方带回来的橘子,一大筐,馋嘴的我,两天把它报销完了。爸爸开玩笑的说:“家里进了老鼠,还是个大个头的馋嘴老鼠。”我抿着香甜的口水,羞涩的眨着眼睛。

家里的竹躺椅用了好多年,夏天躺着特别舒服,我学着爸爸的样子拿个大蒲扇躺在宽大的竹躺椅上,吃着西红柿拌白糖,好不凉爽惬意。它也是爸爸用扁担一头一个,坐着绿皮火车从南方挑回来的。它真的比我小不了几岁。

十八岁的时候,绿皮火车带给我的是小小的梦想,那时候内陆对于大海的向往,魂牵梦系。爸爸当时作为市级优秀党员在青岛疗养,爸爸唤我去看他,我满心欢喜,又胆怯不已。一个女孩子敢一个人坐火车吗?我灵机一动,套上了爸爸大大的制服,这样应该安全吧,我窃喜不已。那时候去青岛需要二十四个小时,而且是硬座,我坐到半夜困的不行,刚好旁边空了一个座位,我在两个座位上躺下我不大的身躯,抱着行李迷迷糊糊睡着了。大早醒来,有些愧疚,有些感激。没有人来惊醒我的梦。

爸爸在火车站接我,带我去了海边。我兴奋的徘徊于栈桥上,大海,我终于见到你无限广阔的身影。

二十五岁的时候,我和姐妹再次去青岛,还是绿皮火车。她抱我的腿,我枕着她的脚,两人相拥着在两个硬座上睡了一晚上。

绿皮火车的记忆中是美好的,那个成长的年月里,多数人买不起卧铺票,没有高铁。绿皮火车承载着几代人的亲情,承载着的满满的希望与梦想。

随着一路上“哐当哐当”的声响......列车经过的地方,山河大地每一处的景色都非常不一样,每一个地方的天气都不一样。看到车窗外的风景从眼前掠过,然后缓缓地朝着车尾飘去,最后溜进那已经路过的时光隧道中。和爸爸坐火车,他最爱看窗外的风景,与天南地北的人聊聊天,聆听不同的口音。或者和我念叨着,今年的雨水如何,今年粮食丰收了,今年小麦长的壮实,你看稻子都满足的低下头了……你看那是黄河的水啊,我们家就在鲤鱼跳龙门的地方……我懵懵懂懂的听着,听着爸爸对家乡的情怀。乡愁是一列火车,游子在这头,家在那头。

从西安出发,无论去哪里,中转站总是在郑州,那会儿不用走出列车,从窗户就可以看到沿着站台卖货的。爸爸总喜欢买一点葱油饼,从窗口交接钱物,交易就算完成。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的葱油饼绝好吃的。不过,当看到别人一只烧鸡一瓶啤酒吃的满嘴流油的时候,我还是会羡慕的看着。我们多半是带一些炒好的玫瑰榨菜,火车上吃特别香。当然,经济条件好的会在火车的餐车上点两个炒菜……

火车呼啸着前行,一座座山连山消失在身后,趟过一条条弯曲的河水,钻过一个个黑黑的山洞,经过一个个水汪汪的池塘,掠过一群群戏水的鸭子,一队队吃草的羊儿也排列整齐的等待我们检阅,还有那正在勤劳耕地的牛,庄稼随着气候与季节生长着,有时是一片绿油油,有时是一片耀眼的金黄。这些都是和父亲一起走过的的路,一起看过的风景。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对旧日时光的回忆,怀着对父亲爱的怀念。

今天,在短途出游行程中,我依然会钟爱于选择坐绿皮火车,我喜欢那个节奏,喜欢那个颜色,它能唤起我的思绪。每当伴随“慢火车”的“慢时光”,总是回想起和爸爸一起坐火车的时光,慢时光里窗外的风景,慢时光里的温情与关怀,是依然挥之不去的遐想与回忆。

慢一点,生活真好!

(吉军)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