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经济学与法律之间,那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2020-10-29 08:3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学家理查德·波斯纳。 资料图

通过提高犯罪成本预防犯罪,既要提高犯罪的有形成本,又要提高犯罪的无形成本。同时,进行犯罪成本控制时还应当注意因事制宜、因人制宜、因地制宜

■《法律的经济分析》

作者:[]理查德·波斯纳

译者:蒋兆康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

易菊

理查德·波斯纳是美国当代最著名的法学家之一。他在《法律的经济分析》一书中运用经济学的理论和经验方法来阐述法律领域中的各种争议和问题,奠定了法律经济学的理论基础与分析架构。

《法律的经济分析》在20世纪70年代出版以后,在法学与经济学的交叉领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时至今日,波斯纳的《法律的经济分析》已经成为研究法律经济学无法回避的经典,任何从经济学的视角讨论法学问题的研究都不可避免地要回顾和审视波斯纳的立场。

以往,人们关注《法律的经济分析》时,总是习惯于将目光投放在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物权法、侵权法等部门法领域之上。事实上,波斯纳在《法律的经济分析》第二篇第七章对犯罪的相关现象进行了经济分析。

在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当今中国,重读波斯纳《法律的经济分析》中对犯罪问题的经济分析,对于刑法典中罪名的设立、犯罪政策的制定、犯罪打击的倾向以及犯罪矫治的倾向具有启发性的意义。

波斯纳的法律经济学理论

《法律的经济分析》开篇即言:经济学是一门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理性选择的科学。许多法律学者认为,经济学就是研究通货膨胀、失业、商业周期和其他神秘莫测的宏观经济现象的,它们与法律制度所关注的日常事务无关。

然而,波斯纳认为,经济学与法律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例如,经济学是关于理性选择的科学,而犯罪是理性选择的结果。

某人选择犯罪的原因在于,他的预期收益超过其预期成本,所以某人才实施犯罪。其收益是来自犯罪行为的各种不同的有形(金钱)或无形(性欲)的满足。而其成本包括各种不同的现金支出(购置枪支、盗窃工具、面罩等)、罪犯时间的机会成本和刑事处罚的预期成本。

犯罪人对犯罪成本与收益的计算构成犯罪的经济逻辑。理解犯罪的经济逻辑,必须先理解波斯纳法律经济学的核心概念──理性最大化。

在波斯纳的法律经济学理论中,理性最大化是一个基础性的核心概念。波斯纳没有对理性最大化下一个严格的定义,但他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资源相对于人类欲望是有限的,人在其生活目的、满足方面是一个理性最大化者。当行为与理性选择模式一致时,某个行为就是合乎理性的。

比如,一些不受欢迎的老师有时通过提高他们所授课程学生的平均分数来增加课程注册人数,因为在其他情况相同时,严格判分者会比随便判分者拥有较少的课程注册人数。

当然,仅从理论上说明犯罪的经济逻辑,其意义是有限的。运用波斯纳的法经济分析理论为犯罪防治提出对策,才具有现实意义。

通过提高犯罪成本预防犯罪

如波斯纳所言,犯罪是行为人对犯罪成本和犯罪收益进行理性衡量的结果。既然如此,我们在预防犯罪时,就可以通过提高犯罪成本来达到预防犯罪的目的。犯罪成本是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所要付出的各种代价。犯罪成本的构成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表示:犯罪成本=有形成本+无形成本。

具体说来,犯罪的有形成本主要是指各种经济支出,如购买犯罪工具的支出、犯罪团伙的运营支出、判决后的财产刑支出等;犯罪的无形成本包括名誉成本、时间成本、心理成本、自由成本等。通过提高犯罪成本预防犯罪,既要提高犯罪的有形成本,又要提高犯罪的无形成本。同时,进行犯罪成本控制时还应当注意因事制宜、因人制宜、因地制宜。

例如,针对不同类型的犯罪,应当采取不同的犯罪成本控制策略。我国刑法典共有十大类犯罪,对于侵犯财产权的犯罪应当侧重于提高犯罪的有形成本,而对于侵犯人身权的犯罪则应当重点关注犯罪的无形成本。

盗窃、诈骗、抢劫等犯罪的行为人以侵财为目的,在立法上就应当提高财产犯罪的财产刑,在司法上侧重于对行为人进行经济处罚。只有这样,潜在的犯罪行为人在进行财产犯罪之前,才会充分认识到自己将要进行的犯罪行为并不是一桩划算的买卖。当犯罪成本远远大于犯罪收益时,行为人依然固执地选择铤而走险就成了小概率事件。

通过降低犯罪收益矫治犯罪

根据犯罪学的基本理论,犯罪预防分为一般预防和特别预防。防止尚未犯罪的人走上犯罪道路的是一般预防,而防止犯罪人再次犯罪的是特别预防。通过降低犯罪收益矫治犯罪,针对的是上述第二种情形。通过降低犯罪收益矫治犯罪的一个典型例子是韩国的“化学阉割”。

2011724日起,韩国将允许执法机构对侵害未成年人的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所谓“化学阉割”,是指通过给性犯罪者注射或服用荷尔蒙以抑制其性冲动的一种刑罚。“化学阉割”与“物理阉割”相对应,中国古代的宫刑以及现代的外科手术式计划生育就是一种典型的“物理阉割”。

正如波斯纳所言,犯罪收益包括有形财产的增加和无形欲望的满足。那么,对性犯罪者处以“化学阉割”将能有效降低性犯罪者的犯罪收益,达到矫治犯罪的目的。

“化学阉割”开始使用到如今,采用“化学阉割”制度的国家越来越多。其中,韩国、俄罗斯、波兰、摩尔多瓦以及爱沙尼亚规定的是强制“化学阉割”;英国、法国、德国、瑞典、丹麦以及挪威等规定的是在自愿的原则上,对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美国的部分州既有强制阉割的规定又有自愿阉割的规定。

此外,波斯纳还在书中提出:受到需求定律的启发,人们有理由相信通过增加犯罪的替代品能够有效减少犯罪的发生。正如,“如果牛肉价格上涨而其他肉类的价格不变,那么,消费者将减少他们的牛肉购买量而代之以其他肉类”。

可以说,在今天重读波斯纳《法律的经济分析》仍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波斯纳的法经济学分析方法为传统的犯罪学研究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其中,波斯纳对犯罪的经济分析更是对当代中国的犯罪防治具有启发性的意义。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外国刑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