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我的上海假日(十九)兄妹相会难得深聊LR公司 文熙建议化“堵截”为合作

2020-10-15 08:4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陆文隽和文熙聊得高兴之余,建议文熙干脆进LR工作好了。“以你的智商、情商,肯定会比我管理得更好。”陆文隽拉着文熙的手说


思璇

前情提要

热闹非凡的同门聚会后,沈梦远接到了师傅的电话。电话中,师傅撮合他和前女友云舒见面,沈梦远虽然并不情愿,但不得不给师父这个面子。聚会次日,文熙的大哥陆文隽飞抵上海。文熙早早地完成了沈梦远布置的工作,想要尽快见到大哥。

文熙赶到LR公司,大哥还在开会。在贵宾室等待的时候,她仔细地琢磨沈梦远给自己的题目。因为急着走,她有几个问题完成得很粗糙,现在正好完善一下。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把要点都列在一起,然后马上给沈梦远打电话修正。

沈梦远接到文熙的电话很是吃惊,毕竟他觉得现在很少有人做事这么认真了。何况文熙只是来学习的,更准确地说,是来感受异域法治的。

“你好好玩吧。真不好意思,辛苦了!”沈梦远由衷地表示感谢。

“没关系,反正我现在正好没事,在等我大哥。详细内容我email给你。”文熙说。

CICI!”大哥走在门口,远远地向文熙打招呼。那边沈梦远已经听到了,连忙说再见。

“大哥!”文熙亲热地抱着陆文隽。

陆文隽则用两只手揪着文熙的脸蛋,端详着:“看看,看看,是不是在中国吃胖了?”

这是陆文隽对弟弟妹妹的标志性动作,他比弟弟大3岁,比妹妹大7岁,从小他就喜欢这样揪他们肉嘟嘟的脸蛋表示亲热。后来,弟弟上中学之后就死活不让他揪了,陆文隽也觉得在一个大男孩脸上揪着别扭。但对于这个宝贝妹妹,他还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文熙和他达成了一致意见,说是有男朋友之后就不准再揪她了。

“是,胃口奇好,我已经准备减肥了!”文熙嘟着嘴。

“吃了再减。晚上想去哪里?我们去吃大餐。”陆文隽说。

“去外滩吧,来了这么久我还没去过外滩呢。”文熙提议。是的,她的活动范围多在浦东,而且基本上都在工作,没有出去逛过。

“为什么呢?我叫他们订餐。”陆文隽纳闷儿。

等陆文隽出去给秘书做了安排回来,文熙便拉他坐下,关心起台湾工厂的情况。

“事故影响还是很大的,设备已经往美国运了,可能至少得停产1个月……”陆文隽对台湾几个重要问题都简单介绍了一下,问文熙有什么意见。

“我认为还是该继续加强对中国大陆市场的战略布局,而不是转移台湾,很长时间内中国大陆都将是世界最大的芯片市场。”文熙直言自己的观点。

文熙说,自己到中国后,对中国的芯片产业有了一定的了解认识:首先,中国芯片的自主创新和产业链本土化是一定可以实现的,只是时间问题;其次,中国要充分实现国产芯片的供给,尤其是高端芯片的供给还需要较长时间,需要国际大厂的技术,但这也正是国际大厂的机会,如果不抓住这一时机与他们合作,那中国自主芯片的量产之际,也就是包括LR公司在内的国际巨头被挤出中国市场的日子。

所以,文熙提出:现在是否需要换一个思路——不要只想着打压和堵截中国公司,而是与他们合作,共同分享中国市场的大蛋糕。

文熙一边说,一边给陆文隽看电脑上她收集的资料。既然她跟沈梦远提到了和解合作,就想往这方面促成此事。

“既然现在芯片成了中国人的心头之痛,相信它一定可以突出重围。爸爸说,中国人想做什么都是可以做到的,两弹一星都自己做出来了,还是在国力那么贫弱的情况下,而今天的中国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陆文隽说。他当然比文熙更了解全球芯片产业。

陆文隽认为,中国还给了世界10年的芯片空窗期。正如文熙所说,这十年一过,估计全球芯片产业格局都会改变,不知道现在这几个垄断巨头还有谁在里面。美国已经有一家巨无霸半导体公司逆向投资了中国一家著名芯片企业控股的子公司,形成了盟友关系。当然,近两年有很多中资资本想去美国展开芯片企业并购,却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挡下,认为可能会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风险。

“华府对中国宇通公司的制裁可能这两天就会宣布,之后应该还有一批中国的高科技公司会上‘黑名单’,我们也在游说把天华打入‘黑名单’,目前的情形很有可能。”陆文隽告诉文熙。

“不要吧!”文熙惊呼,“如果天华被制裁,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到头来真的是两败俱伤,LR也会大伤元气一蹶不振,最后是为人家韩国巨头扫清障碍。”

“这个确实是下下策。看情形吧,还有好几个变数,接下来去S市的谈判、禁止令的执行、美国的诉讼、包括宇通事件等都是变数。”

那天,兄妹俩谈了很多。从LR上海公司到外滩18号米其林三星餐厅,从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到具体的天华事件、S工厂裁员、反垄断调查、甚至对人工智能的投资……文熙从来没有和大哥这么长时间这么深入地讨论过LR公司。

晚餐后,两人在溢彩流光的外滩散步。陆文隽的秘书和两个保镖就在离他们两三米远的地方。他的秘书是一个中美混血儿,两个保镖一个是华裔,一个是美国人。

陆文隽和文熙聊得高兴之余,建议文熙干脆进LR工作好了。“以你的智商、情商,肯定会比我管理得更好。”陆文隽拉着文熙的手说。

这也是兄妹俩第二次在外滩漫步。第一次是陆文隽被派来管理上海公司那一年的暑假,文熙和二哥一起来中国旅游。但时间仓促,文熙和二哥在上海只呆了两天,就动身去了西安和北京。

“那当然!”文熙调皮地对大哥眨眨眼睛,“可是我来管理LR了,谁去做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继任者呢?”

全家人都知道文熙是因为崇拜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前任大法官金斯伯格而学法律,希望她能往政坛发展,而她也具备这个条件。

“是呀,我们只有忍痛割爱了,美国还没有华裔大法官呢!”陆文隽顿了一秒,又豪气冲天说,“大法官算什么,当女总统都有可能!”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文熙扑哧一笑。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家的孩子。咱们家族可比川普家有钱多了,你要竞选总统,竞选资金绝对超过所有人。”

“必须!”文熙比了个“V”的手势,然后拿出手机,给大哥和自己以浦东为背景自拍了几张合影,说是要记录下这一时刻。突然,她想起了二哥,他们三个也在这里留过影。

“我要把这张照片发给二哥。”文熙自言自语。

“直接给他视频吧,看看他在干什么!”陆文隽说。(未完待续)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