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美国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异见时刻

2020-09-24 09:1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美国已故大法官鲁丝·巴德·金斯伯格。白色蕾丝领表示持异见。  资料图

 

不夸张地讲,即便是金斯伯格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同僚们,也没有哪一位大法官拥有与她同等崇高且复杂的社会声誉。况且这种影响力还并不限于生前,即便是她的离世,也同样被视为可能影响美国司法界乃至整个社会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发展趋势


刘之杨

据美国媒体报道,纽约华尔街铜牛前的“无畏女孩”雕像在近日被戴上了白色蕾丝领。很明显,此举意在纪念已故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918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史以来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鲁丝·巴德·金斯伯格于家中病逝,走完了她87年的人生岁月。

从顶级法学院的高材生,到性别平权领域的著名律师,再到联邦最高法院中自由派的中坚力量、两性平权的坚实捍卫者,再到超级偶像Notorious RBG”(“臭名昭著”的鲁丝·巴德·金斯伯格)……不夸张地讲,即便是金斯伯格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同僚们,也没有哪一位大法官拥有与她同等崇高且复杂的社会声誉。况且这种影响力还并不限于生前,即便是她的离世,也同样被视为可能影响美国司法界乃至整个社会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发展趋势。

很难想象,在那个被大法官宽大的座椅映衬得越发瘦弱娇小的身躯里,竟然蕴含着如此巨大的能量。重温有关金斯伯格的传记和纪录片,回顾这位传奇人物的人生点滴,或可聊作一份缅怀吧。

独立的淑女

按照金斯伯格本人的说法,她的成就与父母重视教育密切相关。尤其是母亲,尽管在金斯伯格高中毕业之际,母亲便因癌症久治不愈而辞世,但母亲反复教导并长期践行的两则信条,却深深地镌刻在了她的心中:一是要做一位淑女;二是要独立自主。金斯伯格解释称:前者意味着不要被无用的情绪绑架自己。后者意味着即便有幸遇到一位白马王子,仍须时刻牢记要具备能够掌握自己人生的力量。

高中毕业后,父亲将金斯伯格送入康奈尔大学,性别平权的意识也由此萌生并发展起来。金斯伯格曾表示,最令她遗憾的便是,当时很多聪颖的女同学,都只能装得很笨拙来讨好男生,而绝大多数男生仅愿把女生看作花瓶。幸而,有一位男生与众不同,那就是马蒂·金斯伯格,一位日后享誉全美的顶级税务律师,金斯伯格大法官未来的丈夫。

金斯伯格称,马蒂一直认为无论在家庭还是事业上,男性与女性都同等重要。而马蒂也多次谈到,他毫不介意妻子的成就似乎超过了丈夫,在他眼中金斯伯格聪明美丽,这一点在他们超越半个世纪的婚姻中始终不曾改变。

从康奈尔毕业后,两人又进入哈佛法学院深造。可即便在这蜚声世界的法学院,女生仍无法摆脱歧视。金斯伯格回忆说,在500人的学生队伍中女生只有9名,资料室的管理员曾“义正辞严”地警告过她“女生不许查阅资料”,就连校长也在宴请时逐一质问到场的女生,“你何德何能可以抢占原本属于男生的学习机会”。

凡此种种,为金斯伯格增添了一份责任感。她说,处在男生中间,感觉一举一动都被监视,她必须努力做到最好,否则便自觉有愧于那些没有获得学习机会的女性同胞。

不过,如果认为金斯伯格为了个人的学业而全然撇下了对家庭生活的责任,那就错了。进入哈佛之后,金斯伯格的大女儿出生了,可马蒂在不久后便被查出癌症。金斯伯格只得白天努力学习,傍晚下课后便回家照顾孩子直到深夜,等孩子睡去后再为丈夫准备放疗期间的特殊食物,并帮助马蒂补习日间的功课。

在那段日子里,金斯伯格每天的睡眠时间常常只有两个小时。可即便如此,金斯伯格也从未放弃她作为女性对家庭所应承担的合理的义务,甚至付出得更多。

事业和家庭、权利和责任,这在一部分人看来是难以调和的,但金斯伯格的作法却显示出,只有努力去调和才能实现理想的状态。她致力于研究性别平权,同时她又十分谨慎地防止女权越轨。

正如金斯伯格十分推崇的一位女性领导者所说:我从未想过因为性别而要求特殊的礼遇,我对男性兄弟们所要求的,无非是把你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以“淑女”的形象,保持“独立”的人格,追求与男性平等的权利,同时履行女性所应尽的责任,这种温和且坚强的韧性,或许才是金斯伯格的底色。

法庭上的“幼儿教师”

从法学院毕业后,几经波折,金斯伯格终于成为了一名诉讼律师,一段段传奇也就此一发而不可收。

弗朗蒂罗诉理查德森案(Frotiero v. Richardson)是金斯伯格亲历的第一件上诉至最高法院的案子。弗朗蒂罗是一名应征入伍的女性飞行员,当她因索要与男性飞行员相等的津贴而遭到野蛮的训斥时,她决定诉诸于法庭。可令人惊奇的是,在有限的十分钟陈述内,金斯伯格和她的团队把握住了改变美国社会的高光时刻。

金斯伯格回忆到,开庭当天她原本非常紧张,可就在她抬起头看到大法官时,她仿佛一下子就释然了,忽然明白这些男性大法官从未意识到以性别为基础的歧视。于是她变得淡定自若,把女性的真实遭际娓娓道来。篇幅不长,内容平实,却深深地吸引了所有的大法官,以至于他们没有提出任何问题。最终的表决结果是81,金斯伯格胜。

不过本案的胜利并没有达到金斯伯格等人的期许。数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仍然认为,关于女性权利的争议不过是冗长而感性的口水战。弗朗蒂罗也没有获得多少理解,多数人仍认为良家女孩不应涉讼。

正是这种“尴尬的胜利”让金斯伯格更加明确地认识到自己的使命与策略。她希望,通过一个个案例来稳步推进她的理念。短暂的等待之后,一个绝佳的案例出现了。

维森菲尔德是一位鳏夫,独自抚养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为此他不得不放弃此前的事业。可社保机构却拒绝提供补贴,认为只有独自抚育婴儿的寡妇才有资格领取。这桩案子表面看起来似乎与两性平权没有多少关系,最高法院大法官鲍威尔甚至认为,这位父亲一定是一个好逸恶劳之徒。

可金斯伯格认为,这种规定立足于一个假设:女性弱于男性,需要依附于男性而生活。这一假设会引发两个谬论:其一,对于女性而言,它意味着同样是死亡,男性的死亡会从政府那里换来一笔补贴,但女性的死亡则不会,这无疑贬低了女性的价值。其二,对于男性而言,它意味着无论这位鳏夫和婴儿的实际情况如何,都无法获得补贴,理由仅仅是因为“鳏夫是男性”。此外,无论从以上哪一方面讲,最终损害的都是婴儿的利益。

上述看法成功地拓展了性别平权的意义,证实了单纯基于性别而进行的区分,会伤及社会中的任何人而无论其是男是女。最终,金斯伯格在本案中获胜。不仅如此,金斯伯格与维森菲尔德一家还建立了持续一生的友谊,就连最为保守的伦奎斯特大法官同样对维森菲尔德的儿子小杰森念念不忘,在垂暮之年仍会时常向金斯伯格问起小杰森的近况。

以上只是金斯伯格主办过的众多经典案件之一二。事实上,在上世纪70年代,金斯伯格是性别平权领域最为卓越的律师之一。金斯伯格回忆称,尽管有的大法官曾当庭嘲讽她,但她始终记得母亲的教导:要做一个不被情绪左右的淑女。故而在那段时间,她把自己定位为一名幼儿园教师,把端坐在上的大法官们当成天真烂漫的小男孩,而她的责任便是为他们普及女性的境遇从而改变他们的认识。这样做效果令人惊叹——金斯伯格的一词一句就像是一砖一瓦那般,重塑了美国司法界和社会大众对于性别平权的态度和理解。

伟大的异见者与超级偶像

金斯伯格作为律师的经历已足够令人钦羡,不过那还只是上半场。时至1993年,金斯伯格被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正式提名,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自此开启了人生的下半场。

弗吉尼亚军校招生案是金斯伯格进入最高法院后审理的第一起涉及性别平权的案件,也是公认的一块难啃的骨头。原因在于,只招收男性学生,是这所拥有超过150年校史的著名军校引以为傲的传统。

一位应考被拒的女生向当地法院提出了诉讼,这件案子一直上诉到了最高法院,金斯伯格对校方律师展开了有礼有节又极为精妙的诘问。比如,弗吉尼亚州早已废除了单一性别教育的规定,为什么该军校还享有特权?该校认为女生无法完成课程,那么哪些课程是考虑过女性的?事后校方律师坦言,一系列问题着实令人难以招架。

真正令金斯伯格走向伟大的,也许是2006年的莱贝特诉固特异轮胎公司案。莱贝特是固特异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只因她是女性便被公司克扣了百分之四十的薪资,最高法院的多数大法官们认为,莱贝特确实遭到了歧视,但她未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提起诉讼,故而法律不再保护其利益。

金斯伯格对此显然出离愤怒,当庭宣读了她自拟的反对意见。她仍以淑女的姿态,用温和而坚定的语气宣称:当庭的大法官们对于女性在工作中所遭到的明显的歧视以及薪资上的实际损失,都视而不见甚至不加体谅。今日本应是一个最高法院可以树立典范、纠正乱象的时刻,可惜我们的大法官们却茫然而词穷了。幸而,金斯伯格的努力不是徒劳的。此后不久,立法机关便修改了相关法案,该法案也是奥巴马总统上台后所签署的第一份修正案。

该案虽然告结,但金斯伯格在最高法院中的抗争并未停息。在此后的诸多案件中,她延续当庭宣读反对意见的作法。比如,在2013年的侯德诉席彼县案中,她直言不讳地指责大法官们漠视选举过程中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对公众宣称她部分同僚的意见毫无道理。此类举动无疑令同僚们尴尬,但却让金斯伯格本人意外地收获了更广泛的社会赞誉。

正是透过她的举动,美国国民才真正意识到原来那些近乎神明一般的大法官们也并非铁板一块,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公民尤其是年轻人开始关注这些案件,乐于参与到相关讨论中来。

为数甚众的年轻人受到金斯伯格的感染,自发地为她制作海报,建立社交媒体,并化用流行说唱歌手的名字把金斯伯格称呼为Notorious RBG”(“臭名昭著”的鲁丝·巴德·金斯伯格),用一种嘻哈的方式来表达年轻人对她的崇高敬意。甚至还有人把她的画像作为文身的图案。金斯伯格俨然成为了一位来自最高法院的超级偶像。

人生终究有尽。在人们还未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之时,这位富有争议又饱受赞誉的大法官便溘然长逝了。金斯伯格一生致力于性别平权事业,但实际上她从未参与过一次女性主义的游行或示威活动,而是一直坚守在法律的阵地上。她很清楚作为一名法律人她应做什么以及能做什么,更清楚女性在性别平权问题上的合理主张及限度。或许还是用她一生珍视的来自母亲的训育作结比较好,做一名独立的淑女——温和且坚定。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