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电竞职业化那些事儿

2020-09-17 09:0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目前,中国电竞行业发展还面临着许多挑战,比如,监管部门与赛事组织方的职能划分还需继续完善;赛事组织方基于对游戏的所有权具备极高的自主性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下午一点开始,晚上九点半结束。”这样的集训时间安排,在VG电子竞技俱乐部((电子竞技以下简称电竞)CSGO(一款射击类竞技游戏)项目VG战队队长梁卓看来,不过是正常的“上下班”。

梁卓所在战队现有5名队员,平均年龄25岁。在接通法治周末记者电话时,梁卓和他的队友正在紧张的集训中,电话里不时传来喊话声。

职业选手的成长与日常

从游戏玩家发展为职业电竞选手,梁卓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2011年,梁卓和几位网友组队赴广东参加比赛,但出师不利,“碰到第一个对手就输了,直接被淘汰”。两三个月后,不甘心的梁卓和队友再次参赛,结果拿了冠军,获得奖金3000元——这些钱还不够覆盖他们训练的成本。

让梁卓逐渐向职业电竞选手转型的原因并非其他,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纯粹是出于热爱”。

也正是因为经历的这些波折,梁卓对电竞游戏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觉得,“这个游戏磨练了我的心智”。

近年来,梁卓所在的电竞行业规模迅速扩张,像他一样的职业电竞选手人数也在不断增长。

据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2019年公布的数据,中国电竞职业选手约10万人。而在整个电竞产业内,除了职业电竞选手,还有很多其他从业者。

bigfun游戏社区负责社区运营的DD(网名)正是因为“很爱游戏,超过其他任何事”,才选择了从事与游戏、电竞相关的职业。

DD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在玩游戏中成长,也在玩游戏中收获知识。根据他的经验,玩魔兽世界和英雄联盟这种高强度游戏时不能犯错,必须长时间保持细心和耐心。在玩一些“主机大作”(指制作水准较高的电视游戏)时,则要慢慢了解这款游戏的背景、人物的性格和成长曲线。“在故事的戏剧冲突中可以锻炼自己的辩证思维能力,而了解游戏的制作流程后,就能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所在的行业。”他说。

相对于梁卓,资深电竞教练唐问一在集训期间的日程更加紧凑——每天凌晨530分就起床,之后边看游戏录像边做笔记、准备当天的训练内容、指导选手进行训练并进行训练总结……一系列工作完成后,天色已晚。

在唐问一眼中,电竞选手真实的标签是:智商高、有很好的专注能力、能吃苦。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他坦言,电竞选手的成功没有秘密可言,就是“天赋加勤奋,再加勤奋”。

作为中国第一个电竞世界冠军RocketBoy(孟阳)当年所在的俱乐部经理,唐问一对当年集训时的艰辛印象深刻。

为了准备那次在长城上举办的比赛,RocketBoy每天要训练16小时左右甚至更久。“对着屏幕练习控制射击的弹道,那种枯燥和劳累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有几次,他训练到无法走出训练室,是被其他项目的队员抬到宿舍‘丢’在床上的。‘丢’上去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唐问一回忆。

从备受争议到获得认可

梁卓刚开始打CSGO时,幸运地得到了父母的支持。而父母之所以支持,是因为他们了解到,CSGO是一款竞技游戏,和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一样要定期参加比赛。

200311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

据报道,今年上半年,我国电竞用户规模已超过4.84亿,电竞游戏营销收入达719.36亿元。

电竞选手职业一度备受争议。曾经,在一些人看来,电竞与“玩电子游戏”无异,电竞选手算不上是正式工作。

而在唐问一看来,人们能否区分游戏和电竞、是否会对电竞选手职业抱有成见,都取决于是否愿意深入了解这个行业、了解电竞俱乐部及其潜在的风险和价值。

国际体育仲裁有着丰富经验的上海市律师协会体育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员吴炜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将电竞等同于一般电子游戏的观点有一定局限性,说明大众对电竞项目的认知尚不全面。不过,电竞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大众对其认知存在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可以理解的。

他同时介绍,近年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涉及电竞行业的相关规定。

201641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印发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行动方案的通知》,明确指出“在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和对青少年引导的前提下,以企业为主体,举办全国性或国际性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

20169月,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这意味着电竞在教育领域得到了承认。

201610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推动电子竞技、极限运动等时尚运动项目健康发展,培养相关专业培训市场。

2019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包括“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在内的13个新职业,明确“电子竞技员是指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其主要工作包括参加电子竞技项目比赛、收集和研究电竞战队动态等”,表明电竞在就业领域也得到认可。

吴炜指出,电竞对游戏本身有所要求,并非所有游戏都能上升到“竞技”层面,必须具备相当的技术含量、流行程度和观赏性。

此外,电竞对选手的多方面技能也有要求。选手必须具备极为突出的反应能力、配合意识、沟通能力、大局观念等技术,这些能力都是需要大量系统性训练。“因此,电竞选手绝不仅仅是对游戏有热情,而是投入了大量的训练和努力,才能成为这一领域顶尖代表的突出人才。”吴炜补充说。

谈及退役后的生活,梁卓坦言,目前自己还没有规划,但也不排除转换心态,“把竞技变为娱乐”。比如,做个游戏主播,或退居幕后做电竞教练,也可能从事其他电竞行业相关工作。

据唐问一观察,职业电竞选手的生涯通常是6年至8年,退役选手的收入情况取决于自身知名度和被关注程度,通常曾经取得过一定成绩的退役选手年收入跨度在从几十万元到上千万元之间。

吴炜认为,与传统体育相似,通常职业电竞选手每天需要投入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也往往因此承受伤病,因而职业生涯较为有限。

他建议,不妨将我国保护传统体育运动员教育保障的措施,在电竞行业中灵活地予以使用,一方面,可以参考足球领域的《国际足联球员身份与转会规定》,制定对青少年选手竞技培训期间的学术教育基础标准,保障选手的基本文化水平。另一方面,应该与各地高等院校形成有机衔接,在选手在役期间或退役后,确保选手可以获得高质量的文化培训,在电竞选手生涯结束之后获得充分的生活保障。

行业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李伟华律师长期关注电竞行业。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电竞相关企业在推动电竞产业规范化、标准化的过程中,可以从产业链升级、行业自治、法律保障、地方扶持、人才引进、中国特色等方面作出努力,作出创新。

在李伟华看来,一个规范标准的产业,需要配套的法律保障。很多新兴行业都是先行发展,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才会有相应的配套法律。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电竞产业的法律,很多领域都需要电竞行业进行“自治”,因此,电竞相关企业需要提高法律意识,在著作权、知识产权、劳动合同、税收等方面提高认识。与此同时,在国家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电竞相关企业可以借助地方政策及规章制度,规范化、标准化地发展。

吴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中国电竞行业发展还面临着许多挑战,比如,监管部门与赛事组织方的职能划分还需继续完善;赛事组织方基于对游戏的所有权具备极高的自主性。

此外,吴炜认为,行业内部对监管部门的职能认知尚不明确: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于2009年确认“负责我国电子竞技运动项目的管理”,而近期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科技体育分会与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联合发起成立全国电子竞技联席会议,致力于“加强电子竞技行业规范管理和服务,建立中国电子竞技标准化体制”。

吴炜补充说,广电总局、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国家体育总局、文化部、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等也曾先后对电竞领域的监管发布相应文件和声音。对此,行业内部同样希望诸多部门、组织、机构之间进一步明确相应的职能界限,以便产业从业者与行业监管者更顺畅地完成对接。

据吴炜观察,从三四年前开始,在世界体育法领域权威专家圈子里就发起了对电竞管理的讨论,探讨用传统体育管理的方法对接电竞,最后发现“最合适的是篮球的管理体系”。

“电竞管理可以参照篮球的管理和治理,但是又不能完全照搬,实施起来要与电竞在一个国家受欢迎的程度及其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相结合。”他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