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寒门走出的“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 追忆杨永华教授

2020-09-10 08:1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回顾杨老师的一生,幼年长在寒门,及壮求学燕园,终生执鞭西北,始终以读书育人为乐,一心深耕法制史,尤以陕甘宁边区法制史见长


杨静

829日,“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杨永华教授在陕西西安家中逝世。杨教授一生爱读书、喜欢读书人,为共和国的法治建设与人才培育倾注毕生心血,留给后来人无限的思念与鼓舞。

寒门贵子

杨永华193724日生于山东东营的一个小村庄,童年时期国乱家贫。杨永华父母靠种地养活姐弟4人,两人虽目不识丁,但都认为识文断字是个好事情。杨永华自幼聪慧,父母对其寄予厚望。5岁时,他被送到义学读书,学习四书五经。

当年,小小年纪的杨永华每天4点左右起床,披星戴月摸黑赶路,途经日伪岗哨,不时会被盘查,但从没有缺过课。后来,有人问杨永华那时为何如此刻苦,他说父母、先生的督促教育是外因,“能吃得好一点”的梦想是内因——长大了如能当个教书先生,就会有义学先生一样的伙食。

聪敏好学的小永华深受先生喜欢,先生的引导和勉励也给了他不断求知的动力。抗战胜利后,杨永华正式进入小学、高等小学、中学读书。1957年,刚年满20岁的他从北镇中学考取北京大学法律系,进入中国最好的高等学府汲取知识。

负笈北大

和当时中国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为了让杨永华顺利上大学,贫寒的农家倾尽所有,亲朋好友齐帮忙相送。

当时,从济南到北京的火车票价是365分钱,杨永华从学校申请了补助。但从东营到济南的火车票价是37毛钱,杨家拿不出这笔钱。于是,杨永华的姐夫借来自行车,用了一天一夜载着他赶到济南火车站;杨父用架子车推运行李,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到达济南火车站与他会合;杨母卖了自家织的土布,为儿子准备棉衣棉裤以及铺盖;杨永华的姐姐则用自染的粗布给外地求学的弟弟做了条体面的窄裤子……

杨永华借来邻居家的鸡蛋后,换成钱,买了条时髦的皮带,但舍不得用。报到时,北京的天气已经冷了,他穿了一条粗布大裆棉裤,用绳子系住裤腰,就这样捱过了冬天。到了夏天,他就穿姐姐做的那条粗布窄裤子。

当年杨永华乘坐火车到达北京后,在车站接站的是著名法学家罗豪才教授。他眼前,写有“欢迎未来的法学家”字样的横幅十分醒目,一切都是全新的,与家乡截然不同。

入校后的生活,在杨永华看来仿佛是在天堂。学校发了一套洋布中山装,穿惯土布衣裳的他第一次穿洋布衣服;学校食堂供应白面大馒头,吃惯高粱面的他,第一次吃白面馒头;学校每月发12块半的伙食费、4块钱的零花钱,全家都拿不出37毛钱路费的他,第一次拥有“这么多钱”。对杨永华而言,自五六岁就萌生的“通过读书能吃得好点”的想法实现了,而且大大超出了预期。

“吃得好点”的梦想,杨永华用了十四五年的读书求知实现了。“欢迎未来的法学家”催生的新梦想,他通过55年的读书求知也实现了。

在北大求学获取本科、硕士学位的8年时光里,杨永华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钻研学术。杨教授曾提及自己上大学5年间只回过一趟家。笔者追问是否因为学业用功,他认真地说,“省路费,舍不得花钱”。假期留校,他就可以在学校勤工俭学,包括在食堂打杂、帮印刷厂校对书稿。

硕士期间,杨永华主攻法制史方向,挂名导师是著名法学家张友渔教授,日常指导的导师有张国华、肖永清、蒲坚等教授。张友渔教授在和杨永华第一次见面时,就勉励这个朴实的晚生后辈树雄心、立大志,把中国法制史的研究中心立在新中国。蒲坚教授在授课时提及革命根据地法制史研究属于法制史的薄弱环节,杨永华于是萌生了投身研究革命根据地法制史的想法。

执鞭西北

杨永华在北大求学期间,在西北大学执教的著名历史学家陈直教授受邀来北大讲学,见北大校长马寅初先生与学生们一样端坐底下认真听课,十分专注。这件事给杨永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65年,学成毕业的杨永华如愿分配到西北大学为学生讲授法律,同来的还有从北大地质地理专业毕业的爱人。

1979年,西北政法学院复校,杨永华奉命调入西北政法学院为学生教授法律。课前,他会将教材和补充的讲义从头到尾默念一遍。上课时,他不带讲稿,声若洪钟,抑扬顿挫中带着浓浓的山东口音,魅力独具,吸引了很多外班的旁听学生。

直到2002年从西北政法大学法制史教研室退休,杨永华一直在陕西这片土地上教书育人,讲台一站就是37年。退休后的杨永华不失教师本色,仍然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他不囿于专业或院校的圈子,对上门求教的和在外讲课遇到的学生一视同仁,竭尽所能予以提携关照。对此,包括笔者在内的后生晚学感触良多,深有体会。从这个意义上讲,杨老师从未走下过讲台,他一直是执鞭育人的教书先生。

深耕学田

在搞好学科建设,认真教书育人的同时,杨永华教授一直深耕在陕甘宁边区法制史研究领域。

杨永华教授从资料发掘整理工作入手开展实证研究。他与方克勤教授等带上馒头当干粮,用笔手抄誊、整理法制档案资料长达9年,积累了百万余字的资料,大大丰富了西北政法大学陕甘宁边区法制史研究史料库。他与同事们走遍陕甘宁边区故地,寻访曾在边区司法行政系统工作过的老革命与知情群众,搜集了大量、珍贵的一手资料,并在此基础上持续性地产出了大批科研成果,使得陕甘宁边区法制研究在革命根据地法制史研究领域脱颖而出,也让西北政法大学在新中国法制源头的研究上活水常涌。

杨永华教授说:“我培养学术人才的办法不是静止的,而是动态的。”他先后带领陈涛、侯欣一、蒙振祥、肖周录、汪世荣、刘全娥、欧阳华、马成、韩伟等青年学者参与陕甘宁边区法制史稿、中国法制通史、中国法律思想通史、中国共产党廉政法制史等研究,与同事一起为西北政法大学建立了一支老中青结合的陕甘宁边区研究团队。

智慧流芳

有鉴于杨永华在陕甘宁边区法制史研究领域的杰出贡献,2012年,中国法学会授予他“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的荣誉称号。“欢迎未来的法学家”横幅催生的梦想,在他深耕学林55年后实现了。

将陕甘宁边区法制史纳入法制近代化和中华法治文明历程中进行科学研究,在档案史料的基础上解开了新中国法制母胎的面纱,让革命根据地的法制史,特别是陕甘宁边区法制史更加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杨永华教授作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这份贡献有益于史,有益于世,有益于时。

回顾杨老师的一生,幼年长在寒门,及壮求学燕园,终生执鞭西北,始终以读书育人为乐,一心深耕法制史,尤以陕甘宁边区法制史见长。老先生学问人品深受学界尊重,对于晚辈后学更是爱护有加。笔者抬头所见,杨老师赠送的专著《陕甘宁边区法制史稿(宪法政权组织法篇)》、推介的编著《中国法律思想史》依然陈列在架。斯人已逝,智慧流芳。

(作者系西北政法大学法制史教研室讲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