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我的上海假日(十八)沈梦远糗事曝光 云舒委婉求约见

2020-09-03 08:2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照理说,沈梦远这时应该乐于见云舒,而且能够以一种骄傲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但是,他不想。他觉得感情是很麻烦的事,他没有能力去处理感情事务,也不想去面对感情

 

思璇

前情提要

在和同门的聚会上,沈梦远和文熙的关系遭到了热烈的关注和调侃。谈笑间,文熙透露,自己毕业后想要留在上海工作。随后,一张沈梦远和文熙的合影成为聚会上的焦点。文熙表态说,自己想要这张照片,而徐智勇正好以此为“要挟”……

“沈梦远,雄起!西政的汉子!你什么时候成了‘缩头乌龟’了?”

一个男生一把把沈梦远从座位上扯起来,把酒杯塞到他手里。他叫王枫,在上海市公安局网监总队工作,比沈梦远高一个年级。

“你就在人家文熙面前装吧,我来揭揭你的老底。”王枫对文熙说,“你别以为他文质彬彬、衣冠楚楚的,他在学校还打过群架的,差点被关进去了。而且,是为一个女生。”

文熙好奇地望着王枫,这可颠覆了她对他的印象。

原来,当时他们读书的时候,重庆的大学流传着这么一句俗语:“西政的汉子,川外的妹子,建大的票子。”“西政的汉子”是指西政的男生很多,也很man(有男子气概)。“川外的妹子”是指四川外国语大学的女生很多,长得也漂亮。“建大的票子”则是指重庆建筑大学的学生毕业后很能挣钱。西政和川外是挨在一起的,一墙之隔。它们离建大也不远,十来分钟的车程而已。而西政、建大两所学校的男生都喜欢去找川外女生,一来二去,免不了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时候,不过多以西政男生占上风告终。否则,怎么叫“西政的汉子”呢?这个称呼也不是白来的。

有一次,沈梦远的同学挨打了,他们几个年级的男生就合计着要帮他“打回来”,觉得丢不起这个人。本来,沈梦远是标准的乖学生类型,在他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武斗”这个词,而且一直以来都是同学们罩着他这个小弟弟,所以“哥哥”们就一定要拉他出去练练胆子。

“他那时候还没长大,有婴儿肥,看起来又高又壮。”徐智勇眉飞色舞地讲道,“但是还没打过架,所以要给他破胆。”

文熙捂着嘴笑着,心想:“这是什么逻辑?”

“关键是不能亵渎了‘西政汉子’的称号啊,你知道吗,我们西政还有法学界的‘黄埔军校’之称。你知道‘黄埔军校’吧?就像你们的西点军校。你说,不打几次架怎么好意思说是黄埔几期毕业的?”王枫抢过话,继续开玩笑。

“有道理!”文熙跟着他们起哄。“黄埔军校”她当然知道,她曾祖父的弟弟就是从那里毕业的。

“但是……”王枫拖长着声音,指向沈梦远,“这个人也上场了,也把人家打赢了,但是,打错了人,把围观的打了。”

所有人笑得合不拢嘴,这就是沈梦远英勇的“处女秀”。沈梦远羞红了脸,心想:这些人也真是的,怎么对外人说这些?他偷偷地瞟了文熙一眼。

“喝酒,喝酒,比起打架,这算什么?”一个女生豪气地冲沈梦远嚷道,“一个女孩,不远万里,来到你身边,只为这一张照片,你难道不成全别人?”

沈梦远看看文熙,又看看面前的大酒杯,迟疑着。这杯酒下去,估计人马上就瘫软了,因为现在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徐智勇则在一旁开始了倒计时,手指悬在删除键上,说如果数到三,沈梦远还没喝完杯中酒,就会马上删掉照片。

就在徐智勇数到“二”的时候,沈梦远一下端起酒杯就往嘴里倒,不知是为了文熙还是为自己。喝完后,他又问文熙:“要我帮你喝吗?”他觉得,自己反正已经豁出去了。

文熙有些发窘。

“哇,英雄救美!是西政汉子!绝对雄起了!”同学们都鼓起掌来,伸出大拇指。

“不,我自己喝!”文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豪气,也许是被沈梦远感染。

“巾帼不让须眉呀!”

“神雕侠侣!”大家又一阵起哄。

晚上回家,沈梦远叫了代驾,自己和文熙都坐在后排。

沈梦远本来想坐前面的,但却身不由己地往文熙身边坐下去。

“你千万别误会,他们都是开玩笑的!”沈梦远急着解释,有点此地无银的味道。

“我知道,我也是配合他们开玩笑。”文熙说。

沈梦远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说话了,喝多了难免胡说八道,失态是绝对不行的。他又刻意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和文熙保持距离。

文熙注意到了沈梦远的动作,看他那拘谨的样子,忍不住嘻嘻笑出声来,对他说:“你不是‘西政的汉子’吗?不用紧张!”

“我哪里紧张了?”

“你就是紧张!”文熙满脸通红,全身发烫,她第一次喝这么多酒,怎么觉得还意犹未尽,而且老想说话。

沈梦远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喝多了,只是没有喝醉而已……

文熙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说着,回到家还没有睡意,就给许愿打电话。

“你一定要救我!”文熙一开口把许愿吓了一跳。

“我和沈梦远被他同学拍了照。只有你回来考察,他们才会删除。”

“什么照?艳照?不雅照?”许愿笑道。

“怎么可能!在商场被偷拍了,流出去怎么办?”

“哦,你跟沈梦远都逛商场了?看来发展得不错啊,还做了什么呀?”许愿这倒有点吃惊。

“不是逛商场,是他带我去认路。哎,你知道吗,你这个表哥特别可爱,让你忍不住想‘调戏’他。”文熙就把沈梦远打群架的事和在车上的表现讲述了一遍。

许愿笑她用词不当:不是“调戏他”,是“逗他玩”,或者说“戏弄”,调戏是耍流氓的意思。

文熙哈哈大笑,说就要“调戏”他试试,看看他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说“啊,不要非礼我!”

“真可怕,回去倒变成‘欲女’了,欲望的’欲’!”许愿戏虐道。

“不然怎么对得起我的上海假日呢?”文熙说着这话,口齿已经不太清楚。瞌睡虫来了。

许愿放下电话,撑着头想了想,莫非文熙对沈梦远有点意思?但又马上自己否认了,平常几个闺蜜在一起不经常这么疯疯癫癫地背后“调戏”男生吗?

一切归于平静正常。

文熙和沈梦远见面,都没有提昨天的事,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到办公室后,沈梦远给了文熙一张长长的清单,上面列着需要她帮助查阅整理的问题,然后两人各就各位工作。

同一天,陆文隽飞抵上海,马不停蹄来到LR上海分公司与高管开会。

分公司总经理高翔汇报了最近公司的总体状况,包括对法院禁令的应对、申诉情况、接受反垄断调查的情况、新一轮研发计划等。

因为想着见大哥,文熙工作效率特别高,下午很早就完成了沈梦远布置的工作,沈梦远也一个劲催她快点去。

文熙走后,沈梦远继续写他的一份答辩状。有个地方他想跟文熙讨论,抬起头,才想起她不在,只好自己去查资料。几个小时过去,沈梦远发现自己今天的效率特别低,而且时不时走神,他干脆起来冲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这时,手机响了,是师傅钟华政的电话,他马上接听。

师傅却是来当说客的,说云舒回来了,是不是晚上给她接个风。

沈梦远说,晚上没空,在赶一份答辩状。

师傅说,那明晚吧。

沈梦远没出声。如果换一个人,他还是会说“没空”——不只明晚“没空”,这一段时间都“没空”。但面对师傅,他不能这么说。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作为男子汉,心胸应该宽阔些,见一面有什么呢?”师傅说,“再说,也是给我一个面子。”

师傅的面子肯定是不能不给的,沈梦远只好答应明晚一起吃个饭。

这个电话彻底打乱了沈梦远的心绪。云舒这是什么意思呢,把师傅都抬出来了?想复合?听林弘介绍她还是单身?

沈梦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当年云舒去了美国,开始还与沈梦远保持着联系,并鼓励他安顿好家人后来美国。但是沈梦远一直不敢给她承诺,哪怕他内心有这个想法,也怕万一实现不了。

后来,云舒说他懦弱、目光短浅、胸无大志,以一种鄙夷的姿态中断了与他的联系。这份鄙视,让沈梦远的自尊受到了伤害,他发誓一定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难道不出国就是胸无大志?不出国就不能成功?现在,你云舒不也回国了吗?你固然是成功的,难道我就不成功了吗?

想到这一点,沈梦远倒也聊以自慰。

照理说,他这时应该乐于见她,而且能够以一种骄傲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但是,他不想。他觉得感情是很麻烦的事,他没有能力去处理感情事务,也不想去面对感情。

突然,他脑海中闪过文熙的影子,闪过徐智勇偷拍的那张合影,他们彼此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居然是那样的表情,真不可思议。

其实,今天早上酒醒,昨天他和文熙的一幕幕都自然地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但他不敢去多想,不敢深入地想,也尽量在文熙目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生怕彼此尴尬。

(未完待续)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