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涅克拉索夫:不能原谅,也不能不爱

2020-09-03 08:0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孙越

旅俄作家、翻译家


早在20世纪50年代,涅克拉索夫的诗作就有中译本。涅克拉索夫的诗作,中国读者知道最多的莫属长诗《谁在俄罗斯能过好日子》,它是俄罗斯第一部以平民百姓为主人公的文学艺术作品,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席位


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1821-1878),早在俄罗斯文学史上列入经典作家之列。18871230日,涅克拉索夫的葬礼在莫斯科新圣母修道院墓地举行。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发表告别演说。他说,在普希金之后,涅克拉索夫在俄罗斯诗人排名位居第三,但是他作品思想水平“比普希金更高”!

涅克拉索夫的诗作在世界多国出版发行,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有中译本。中国读者读到的大多是翻译家魏荒弩前辈和飞白先生的译文。涅克拉索夫的诗作,中国读者知道最多的莫属长诗《谁在俄罗斯能过好日子》,它是俄罗斯第一部以平民百姓为主人公的文学艺术作品,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席位。

涅克拉索夫出生在俄国波多尔斯克省的贵族之家。父亲是帝俄军官,母亲是农奴主的女儿。父亲性格暴虐,在家专横跋扈,平日除了打猎就是赌博。父亲是涅克拉索夫童年的噩梦,成为后来他作品中残暴的象征。涅克拉索夫难以忍受家庭的压抑气氛,便跑去教会图书馆寻求安慰,只有文学才能将他带进自由世界。

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涅克拉索夫那颗心少年时代便已伤痕累累,那颗滴血之心是他激情盎然和苦难深重的诗歌源泉。涅克拉索夫16岁到彼得堡大学哲学系旁听,19岁开始写作,与作家潘纳耶夫共同租赁经营由普希金创刊的《同时代人》杂志。那时,俄国文坛盛行开办文学沙龙,1842年,潘纳耶夫创办了“五角楼文学茶餐会”,那是当时圣彼得堡最好的文学沙龙,知名作家屠格涅夫、冈察洛夫、格尔岑、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作家都是茶餐会的常客。潘纳耶娃也协助丈夫打理文学沙龙。她生得如花似玉,是彼得堡城里有名的冷美人,法国作家大仲马见到潘纳耶娃后惊叹:“美艳照人!”俄国文学评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赞称她是“人间天后”。潘纳耶娃身为茶餐会的女主人,对沙龙事无巨细,样样操心,从迎来送往,参与讨论,到沏茶递水,做得面面俱到。1845年的一天,评论家别林斯基将涅克拉索夫带到潘纳耶夫家的茶餐会。那时涅克拉索夫出道不久,逢人谦称是文学新人。

话说,涅克拉索夫在茶餐会初见潘纳耶娃,便被她的美丽震撼。他在茶餐会上不听作家演说,只盯着潘纳耶娃看,倾听她与其他作家的对话,心中思忖道,她年纪轻轻便已如此智慧,真是不凡女性。他也发现,潘纳耶夫对妻子冷漠,潘纳耶娃不在的时候,他就对来宾说婚后不久便对太太兴趣索然,妻子对他犹如花瓶,不过是婚姻的饰品。

潘纳耶娃1820年生于彼得堡,父母均为舞蹈演员,她受父母之命就读彼得堡艺术学院芭蕾舞专业,但她并不爱芭蕾而是热爱文学。她结识作家潘纳耶夫后,一心想嫁给他,目的是抛弃学习芭蕾,投奔自由的文学生活。但潘纳耶夫父母却反对这门婚事,因为当时俄国社会觉得娶个艺人的后代有辱门风。但最终两个年轻人还是瞒着父母举办了婚礼。潘纳耶娃婚后不幸福,丈夫不改单身时拈花惹草的恶习,后来他们的女儿也不幸夭折,夫妻情感更加疏离,导致婚内分居。

就在此刻,涅克拉索夫向潘纳耶娃表达了爱慕,她立即严词拒绝,说涅克拉索夫与其他作家都是一丘之貉。但涅克拉索夫并不善罢甘休。有一次,涅克拉索夫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潘纳耶娃约出来到涅瓦河划船。那天水流湍急,波涛汹涌,他将船划到河心,再向潘纳耶娃求爱。潘纳耶娃不语,涅克拉索夫见状便威胁说不答应便投河。潘纳耶娃听罢冷笑。涅克拉索夫果然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跳进河里。涅克拉索夫被人捞起送到岸边,他看见潘纳耶娃,继续追问答不答应,否则他还会跳河。潘纳耶娃赶忙点头。其实潘纳耶娃对涅克拉索夫有感情,但她害怕重蹈婚姻覆辙。他们明确了爱情之后,潘纳耶娃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塔尔尼科夫家族》,她在书中描述了对涅克拉索夫的情感:“我是怎么知道我爱他的?或许没有他的时间太长,除了他,我什么都不想,谁也不想见……我一听到他的声音,便浑身颤抖,心儿狂跳,时间消失,于是我变得那么仁慈,竟想跟敌人握手……”

1846年夏天,涅克拉索夫和潘纳耶夫夫妇前往喀山庄园度假。涅克拉索夫与潘纳耶娃半夜幽会,从此与好友之妻成为恋人。他在日记中写到:“这是幸福的一天,它是平凡日子里不平凡的一日,我的生命从此开始,我的灵魂有了纪念。”涅克拉索夫回到圣彼得堡后,为方便幽会便在潘纳耶娃家隔壁租了房。1847年,他俩便不再隐瞒关系,与潘纳耶夫三人开始一个屋檐下的生活。

不久,事情曝光,文坛炸锅,作家们纷纷谴责他们。他们三人的生活也是暗流涌动,充满怀疑、嫉妒、指责、愤懑、绝望……而涅克拉索夫和潘纳耶娃不仅合著出版了长篇小说《世间三国》,而且还想留下爱的结晶,从1842年到1853年,他们共生过两个孩子,但都不幸夭折。从此他们内心痛苦,龃龉不断,关系紧张。潘纳耶娃精神受了刺激,被迫出国就医,涅克拉索夫的精神也趋于崩溃,他像鬼魂一般跑到欧洲游荡。潘纳耶夫在这期间重病而亡,临终前请求妻子和涅克拉索夫宽恕。潘纳耶娃流浪欧洲期间从未与涅克拉索夫通信。潘纳耶娃1864年才回到俄国,那时,她已不爱涅克拉索夫,再也不读他的诗了。她嫁给了文学批评家戈洛瓦乔夫,过起了平静的生活。

15年后,涅克拉索夫离世。他在最后的诗中写到:“既不能原谅她,也不能不爱她!”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