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亲密至极何以为“仁”

2020-09-03 08:0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董彦斌

法学学者

 

我们通常理解的仁,正是“人”“心”“亲密至极”的结合。当共同体内部的亲密无间不断放大,推演到了陌生人、全部的人,仁的意思,也就变成了“对人好”,甚至于达到“亲密至极”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仁,就是人,就是心。在《说文解字》里,记录的仁之意思是:“亲也。”而亲,在《说文解字》中的含义是“密至也”。

许慎对仁字的解释仿佛可以归纳为“亲密至极”,这让我们想起了老同学、老战友、老街坊等山河故人相处或重逢的情景。这是仁吗?当然是仁,我们可以将其归纳为社群主义的仁之本意。说起来,社群主义在我国的定名,有些偏离了该词的原意,其实该词的原意也就是共同体主义或社区主义。也就是说,在一个个人与人共居的共同体当中,人们彼此认同,亲密无间。不能不说,本共同体内的认同、热爱和亲近感,是我们的家国情感和人类之爱的重要基础。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生老病死,都在方圆一里之内的小共同体当中。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家国与人类算是一种小共同体之爱的模拟和扩大。

进一步说,我们通常理解的仁,正是“人”“心”“亲密至极”的结合。当共同体内部的亲密无间不断放大,推演到了陌生人、全部的人,仁的意思,也就变成了“对人好”,甚至于达到“亲密至极”。

对人好,包含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在于主体之好,也即主体之心好。对人好的行为做出者,不是基于计算而心好,不是基于献媚而心好,而是天性善良温厚。人们夸奖一个人是仁者,绝不仅看他是不是在表面上对人好,如果仅仅是表面上的对人好,那不过是巧言令色。而日久见人心的仁者,才真正得到人们的认同。这个仁者,不一定是个位高权重的人,他或许是最平凡的平凡人,在生活中充满委屈和不快乐,但是当他表现为一名仁者时,他就是个有光的人。人们常说人性光芒,实际上指的也就是他内心有此仁爱。

第二个意思是在于对“人”好。当人超越小的共同体而扩展到陌生人甚至全体的人时,这也是人类的理念进步之表现。近代以来的人权理论,这里的人指向的就不仅是一个特定的个体,而且是所有不特定的个体,指向的就是每一个人。人权观念、人权文本、人权制度是给每个人的一份厚礼,让每个人可以受到尊重、免于酷刑,而仁之理念,与人权观念完全是相通的,仁虽然不像人权一样有鲜明的权利观念,但是仁的理念同样指向对人的关怀。假使一个人身处酷刑的处境中,人权观念指向的是绝对不能对此人施以酷刑,因为他有人权;仁的理念则指向的是他是一个人,别太残酷对待他。

进一步说,近代以来所讲的“自由、平等、博爱”,其中的“博爱”,在汉语世界不易把握字意,颇有“广博地爱每个人”的意思,其实就应该置换为“仁爱”。自由,是人与政府、集体层面的,强调政府和集体(包括家庭)少干涉个人生活,尊重个人的空间,尊重个人的选择;平等,是人与社会层面的,生在平民家庭不一定低人一等,处在繁华都市,不应被歧视以待;仁爱,则是人与人个体层面的——人要对人好,也可以拓展到人与政府的层面——政府可以宽厚待人。汉文帝《除肉刑诏》说:“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肢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汉文帝是以父母之心来看民众的,这虽然有些“居高临下”,但是其心可悯甚至可敬。

反过来说,强调共同体内人与人亲密至极,强调推而广之的对人好,是不是说共同体内和人类世界都是美好的理想之社区?每个人都是无暇的仁者?当然不是,强调仁,本身也是看到了太多的不仁,甚至看到了赤裸裸的残酷和以仁义之名进行的欺骗。

类似“宫廷政治”一类的矛盾、阴谋、背叛、尔虞我诈、暴力相向,恐怕会展现在一切人与人的场景当中,和睦的“假相”下面可能是惨不忍睹的真相。当此时也,又该如何看待被强调的“亲密至极”,它是假相?理想境界?还是生活中的真相。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方面,和睦与矛盾并存,另一方面,即使是在矛盾中,甚至在残酷场景中,我们仍然能够看到表面上的“亲密至极”,或许,这也代表了“亲密至极”的力量,假仁假义虽然是借助仁义之名的虚伪,却仍然凸显了仁义的力量。

回到孔子所讲的“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这句话,我们想起了《礼记·礼运》里的话:“故人情者,圣王之田也。修礼以耕之,陈义以种之,讲学以耨之,本仁以聚之,播乐以安之。故礼也者,义之实也,协诸义而协,则礼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也。义者,艺之分、仁之节也。协于艺,讲于仁,得之者强。仁者义之本也,顺之体也,得之者尊。”照《礼记》这段话,礼,实际上是晚出的,在礼之前出现的是义,而义的根本乃是仁。那么,在该作者这里,礼起始于什么?《礼记·礼运》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这里认为礼起源于饮食,其后是对鬼神的祭祀,饮食早于祭祀,虽是一家之言,却颇符合初民的行为模式。但是基于这种起于饮食的观点,礼确实是外在的礼仪——尽管礼可以界分很多人物关系,却仍然是对人的外在约束,而仁,却是内在的。

仁是内在的,天生与人和人的心字意相连,又表现为信任感和亲密至极的阳光感。不能不说,想到人类的这个特质,我们为人类而欣慰和感动。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