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梅西或可自由离开

2020-09-03 08:0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梅西方面坚持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巴萨的一员,他可以在今夏自由转会离队。而巴塞罗那则表示,梅西的合同要到明年630日到期,在此之前任何球队想要签下梅西,都必须支付7亿欧元的违约金

 

近日,世界足坛的爆炸性新闻无疑是梅西向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下称巴萨)递交转会申请。这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位许多人眼中的史上最佳球员已经在诺坎普效力20年,而世人都以为他会终老巴萨。但当梅西以“burofax”(一个专门发紧急重要文件的邮政专递。通常用来收发一些需要第三方证明的文件,这一通信方式也是西班牙法律程序所认可的)这种官方形式寄出离队通知时,大家才意识到他去意已决。

横亘在梅西面前的是合同问题。他与巴萨的合同约定了高达7亿欧元的解约违约金,这对于任何足球俱乐部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天价。就算有土豪愿意砸钱,也得受到欧足联所颁布的《欧足联足球俱乐部注册与财政公平竞争条例》的掣肘。

在离队通知中,梅西说自己根据合同第24条,有权在赛季末自由转会。笔者在网络上下挖掘,却无从获得梅西的合同。从媒体的报道看,梅西所援引的条款应属单方解除权条款。这一条款允许梅西在每个赛季结束后10日内通知巴萨自己是否解除劳动合同。这一般是超级巨星才拥有的合同“特权”,可自主决定是否以自由身转会。如此一来,第三方俱乐部也不用向巴萨支付任何转会费用便可得到梅西。

巴萨自然不愿意人财两空。巴萨宣称,梅西的解除权早已在610日失效。梅西要想离队,须有俱乐部愿意砸7亿欧元违约金。起初,梅西的律师团队认为,今年赶上新冠肺炎疫情,情况特殊,而赛季是在7月份才结束,因此合同条款的效力自然也顺延。但据最近的报道来看,梅西团队的底气似乎没有那么足了。

那么,梅西是否错过了行使单方解除权的时间?梅西合同中规定的行权时间能否因为疫情影响而顺延?这一系列疑难问题让梅西的未来陷入了不可知的困境。

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纠纷通常不受国内法与法院的管辖,而是由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委员会、纠纷解决委员会、特定国内仲裁庭或瑞士国际体育仲裁庭管辖,所适用的也主要是国际足联的规则。一般认为,国际足联这样做的原因是,确保全世界的球员与俱乐部在一套统一的规则下享有公平的纠纷解决环境与正义。

按照国际足联2020年版《球员身份与转会规则》第23条的规定,纠纷解决委员会有权管辖俱乐部与球员间就劳动合同产生的纠纷。不过,就此类劳动合同纠纷而言,国际足联并不排除国内法院的管辖权。如果国际足联成员国在本国设立了独立的仲裁庭,那么该仲裁庭也有管辖权。有专家称,纠纷解决委员会是最有可能审理梅西与巴萨之间的合同纠纷的地方,因为梅西是阿根廷人,所以其与巴萨的合同便具有国际性质,并属于国际足联的管辖范围。

实际上,无论由谁管辖,都可能适用梅西合同中所选择适用的国家的法律,而这不一定是俱乐部所在国(西班牙)的法律。一方面,国际足联在2020年版《球员身份委员会与纠纷解决委员会程序条例》第2条规定,在解决足球领域的纠纷时,应适用的“法源”包括:国际足联的规章制度、在一国内部或特定运动领域存在的相关安排、法律与劳资谈判合同。

另一方面,国际足联在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指引中明确表示,对于球员与俱乐部间的合同,国际足联并非当事人,无论根据哪个国家的法律、国际足联或国内足协的规则,自己都无权进行合同条款的单方更改。国际足联认为,劳动合同原则上应受到国内劳动法、劳资谈判协议、合同各方的自由意志的调整,无论是关于到期合同的延长或新合同的推迟,都应得到尊重。

那么,梅西能否抗辩称,疫情构成不可抗力,使得继续履行合同显失公平,因此主张适用情势变更规则呢?首先得看疫情是否被认定为不可抗力。虽然国际足联理事会在20204月将疫情认定为不可抗力事件,并据此修订了《球员身份与转会规则》,但它同时澄清称,它并非笼而统之地将特定国家或地区发生的疫情认定为不可抗力事件,也不认为任何球员的劳动合同或转会合同都受到不可抗力的影响。国际足联将不可抗力的认定权“让给”了国内法,而无论是根据西班牙或瑞士的民法,疫情都可能构成不可抗力。

继而需要考究的是,不可抗力是否导致合同解除权行使日期得以顺延。从理论上说,不可抗力是因,情势变更是果。不可抗力的发生可能导致合同解除、豁免违约责任、诉讼时效中止等结果,但很难说会使得合同解除权行使日期自动顺延。这有赖于合同各方重新磋商合同条款或诉请法院或仲裁庭变更合同条款内容。国际足联也强烈建议各方基于善意,平等而合理地就一切延长或延缓合同的事宜进行磋商,并反对任何一方对合同条款进行单方改变。值得注意的是,巴萨曾在3月与梅西等球员达成降薪愈7成的协议,这显然构成对原合同条款的变更,但并未对合同解除权问题进行商讨。

有人因此认为,如果合同中将梅西行使单方解除权的时间限定为610日,而非笼统地约定为赛季结束后特定时间内跳出合同,那么梅西就不能在6月后才通知解除合同。在笔者看来,这种观点值得商榷。

因为疫情急速蔓延,西甲在3月份被迫暂停赛事,而直至6月中旬才得以重启,迟至716日才落下帷幕。如果梅西与巴萨在合同中约定在赛季结束前通知转会,那么梅西无疑可以在716日后一拍屁股走人。即使约定610日为截至日,那也是针对常规的赛季形态而约定的日期。在解释合同时,应考虑到合同的目的在于赋予梅西解除权,而在赛季遭受严重疫情而停顿时尚不具备行使条件。

彼时的梅西,还在勠力追逐各项冠军的征程上,不可能突然提出解约。对于一个从13岁开始就已在巴萨安家的球员而言,这无异于荒谬的背叛。在这种情势下,如果还要求梅西按原合同规定的截至日来行使解除权,这显然既违公平,亦违情理。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