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一件“火龙丹”的故事,说出我心中的秘密

2020-09-02 09:42:00 来源:

安茂盛


各位看客,前文说到初中放学路上救火的事,您还有印象吧。那点火,都是因为天冷身上衣裳单薄冻的。你想西北风呼呼地吹,身上缺衣少棉的,能不冻得慌吗?没办法,就想办法找暖和地方避风取暖。所以,我的同学便把路边野草点着了,把我吓得快救火,当然也是故意制造的恶作剧

记得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终于穿上了绸子袄。在此之前,每年过冬就是那件青布做的棉袄。青布面子碎布里子,拆了穿,穿了拆,穿了一年又年。当时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没有办法,几乎家家如此。像我们这样人口多的人家,孩子多,挣工分的劳动力少,年终分的钱就少,再加上队里发给的布票是严格限量的,不可能满足全家人的需要。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将就着来,拆了旧的,洗洗再缝补着穿是常有的事。

图片来自网络

好几年了,母亲总跟我和三姐四姐说,棉花套发硬了,不暖和了,得换了。但到了天冷需要穿棉袄的时候又会说;今年又穿不上新棉袄了,棉花不够,再攒攒,明年再换。……”“有了先给您姐姐做,你是个男孩子,身上有火龙丹,冻不坏!虽然穿不上新棉袄,但我们姊妹们三个都没有任何怨言,乖乖听话,不会给娘添麻烦。

所以说,这件绸子袄来之不易。一是筹备了好几年,攒棉花,攒布票;二是母亲要在平时挤时间,弹棉花,赶集去买布料,找人裁布料,再抽空缝纫,一针一线,千针万线缝起来,很辛苦!

票据

绸子袄终于做好了。试穿那天,娘很高兴,把我拉到她的身边,说:来,快穿上试试合不合身?我急切地过去,母亲帮我穿上,让我转过去看了又看。

棉袄来自网络

好了,还不错,我再改改就更好了!今年耽误不了穿了!

没事,冻不坏,我身上有火龙丹!我说。

哪有什么火龙丹啊,男孩子皮实,有火力。娘笑着说。

喔。……”

我于是巴望着天快点儿冷下来,冷下来娘就让我穿上新棉袄了。

几阵秋风过后,天气变冷了。我赶紧找出绸子袄穿上,跑到天井里转了好几个圈,真暖和。一会儿用手摸摸绸子布面,滑溜溜的,软乎乎的,真舒服;一会儿在太阳光下,故意忽闪着,绸子上的亮光还一闪一闪的,真好看。我的心里比喝了蜜还甜,乐开了花。

穿上这件绸子袄,上学放学都走出一身汗。那个冬天,好像一直是温暖的。

绸子袄成了我的火龙丹,成了我的宝贝。她一直伴着我成长,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你身上有个火龙丹,冻不坏!"母亲的话永远温暖着我,终生受益。


(作者单位:日照献唐学校)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