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一个“骗子军师”都服的反诈公众号

2020-08-27 08:2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终结诈骗”公众号上的“金钟罩”预警功能。 网络截图

 

尽管没有“以官方名义注册”,但是“终结诈骗”仍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编辑团队约法三章:一不开“打赏”;二不挂广告;三不做“流量主”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网上各种反诈骗资讯,也在提醒大家不要受骗。有一个公众号‘终结诈骗’,建议大家去看看,这是目前国内信息最全的,各种骗局套路都有。”

前不久,从网友发来的截图上,韩迅(化名)看到这样一句话,不禁笑了。

这句话出自一篇号称“骗子军师”所写的网文,文中大肆列举非法敛财的“赚钱项目”,在某论坛被多次转发。而韩迅,则是反诈骗公众号“终结诈骗”初创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

“身在暗处的骗子头目都对我们表示认可,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这个公众号的影响力。”近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韩迅如是说。

“表演魔术”那样反诈骗

2015年,“终结诈骗”公众号在深圳创建。也是从那时起,韩迅以一个“外行”的身份加入了这支由警察和志愿者组成的新媒体编辑团队。 此后,韩迅见证了这个公众号的发展壮大,也始终坚持为“反诈”宣传事业笔耕不辍。

“终结诈骗”公号发布的文章中,作者署名往往带着“喜感”:二哥、二弟、二姐、二妹……对此,韩迅笑言,“二”有“傻”的意思,这样的署名可以看作一种自嘲,毕竟人人都有受骗上当的可能。若能以上当者的姿态深入骗局,有利于把骗局摸透,从而更好地讲述“反诈”故事。

创建至今,“终结诈骗”公众号每天都推出一两篇文章,如今几乎每篇的阅读量都达到“10+”。这些文章不仅标题抢眼,内容更是满满的“干货”。

722日,“终结诈骗”推出了《恐怖,人脸识别技术被攻克,你的脸将不受你控制》一文。事先,这篇文章的作者为了更清楚地进行讲解,在得到办案民警允许后,现场见证了整个人脸认证环节实验过程。

文章写道:“犯罪嫌疑人小李首先使用A软件,按照自己的经验对照片进行调色,然后将调色后的照片导入到B软件,开始了下面的3D建模与渲染操作。接着通过‘脚本’的加持,还可以让渲染过的照片做出各种动作,基本囊括目前人脸识别的主流动作。小李在电脑上一通操作,很快就让一张照片‘活了起来’,像真人一样做出‘眨眼’‘张嘴’‘摇头’的动作……”

这篇透彻讲述诈骗手段的文章,体现了“终结诈骗”公众号的一贯风格。但其让读者感到震惊之余,也引来了质疑——“写得这么详细,会不会反而起到教唆的负面作用?”

对于韩迅而言,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他说:“其实反诈宣传就像魔术师表演魔术一样。你看完魔术师的演出,能够知道他从空瓶子里变出一条金鱼,但你自己却无法上台表演。同理,我们的反诈宣传也会把握这个尺度,读者读完我们的文章后,能够明白各类诈骗的套路,但却不能够掌握诈骗的核心手法。”

5年“涨粉”790

深圳的警情案件向来具有先发性的特点。韩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15年,内地还未感受到电信诈骗的严峻形势之时,深圳的电信诈骗就已占警情的20%30%,“终结诈骗”公众号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成立。

当年,因为电信诈骗手段少见,不但老百姓经常上当,就连一些民警也对这些手段了解甚少。“领导于是提出了一个新课题:不能光内部研究最新警情案件,还要用新媒体的方式,给老百姓讲一讲防诈骗知识。”韩迅说。

起初,韩迅等人多少有些“取巧”之意——他们准备向做得好的反诈公号学习,再依样画葫芦,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但搜罗一圈后,他们发现,全国都没有专门做反诈骗的公众号。

“当时就想,那我们来做这第一家。”韩迅说。

他们先是找好了公众号的定位:一是为警方提供防诈骗宣传的素材;二是为百姓提供有趣有料的防骗知识。也就是说,“终结诈骗”公众号既为警方服务,又为百姓服务。

定位有了,接下来就在内容上下功夫,“摸着石头过河”。“终结诈骗”团队先后推送过反诈漫画、反诈小说以及有关诈骗的新闻汇编。一开始,公众号的阅读量很低,大致在几十、百余水平。

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不断地学习、摸索、实践以及向科技公司借力,“终结诈骗”的文章风格逐渐形成,编辑团队也逐渐稳定。

“我们不求多,每天只发一两篇,文章主要围绕热点问题展开,比如对时下高发的诈骗手法进行揭露,有时也写一些时政评论性的文章。”韩迅介绍。

就这样,“终结诈骗”慢慢成长为“头部”大号,公众号粉丝从几千到几万、几十万再到现在的790万,甚至得到了公安部刑侦局的关注与支持。

“终结诈骗”出名后,编辑团队没有停止对“降低警情”的追求。韩迅发现,利用公众号开展宣传教育工作,其影响是长远的,但并非立竿见影。

他注意到,就诈骗类案件而言,降低警情的重要形式之一是管控“信息流”。韩迅解释,所谓“信息流”,简单而言,就是“电话、QQ、微信,这些骗子用来与行骗对象联系的方式”,而管控“信息流”最有效的手段是利用预警系统,第一时间发现诈骗,并向当事人发出预警。

既然预警是最有效的,“我们就想做一个平台,与相关科技公司合作,让这些公司把预警资源通过我们平台服务各地警方。”韩迅说。

很快,韩迅找到了深圳的一家科技公司,后者开发出了“金钟罩”预警功能。“这一系统可以通过电信诈骗号码源比对,精准发现遭受诈骗的受害者,并第一时间向这名受害者推送提醒。为了防止受害者被‘洗脑’,预警还可以在事先得到授权的情况下,同步将提醒推送给受害者家人或辖区民警,实现双重提醒。”韩迅说,“目前,任何人只要在我们公众号填上手机号,就能免费使用‘金钟罩’的预警功能。”

反诈骗宣传不需要“花样”

85日,“终结诈骗”推送了一篇评论《恕我直言:80%的公安机关不知道什么是“防诈骗”!》。“由于一些单位对宣传防范的认知错误,导致防诈骗的方向有所偏差、精力也用错了地方。”评论这样写道。

上述评论中,某地公安机关的“反诈金字塔宣传图”被视作“反面教材”。“这种图,老百姓肯定不会看,也理解不了。”

“现如今,不搞个反诈骗的公众号、视频号、抖音号,不去开个直播、摆个地摊,仿佛就没有在干反诈骗宣传工作……宣传渠道多样化没有错,但是老百姓需要的并不是你的花样,而是你有没有切实满足他们的需要。宣传到底是为了给上级看,还是真正为老百姓服务,想明白这个问题,也就知道了这个乱象的根源。”

这样直言不讳的评论语言,甚至让不少网友觉得有些意外。有网友留言道:“真敢写!”

“终结诈骗”上,从每篇文章下面的留言数量不难看出粉丝对其的信任与依赖。韩迅介绍,790万粉丝中,普通群众至少占90%,大家对这个公众号也很认可。

尽管每一篇文章的留言很多,但基本每条留言韩迅和同事都会回复。让韩迅印象比较深的留言有两种,一是说自己因为看了“终结诈骗”里的文章而免遭诈骗,特地表示感谢的;二是来“骂人”的。

韩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每次发布涉及传销案的文章,后台都会收到很多骂声。2018年,眼看着名为‘善心汇’的传销盘要崩了,我们于是连发了7篇文章写传销诈骗,但有些人显然已经被‘洗脑’了。有一个网友,每每在文章发布后第一个跳出来骂,还说‘善心汇是永远不会倒的’。但很快,‘善心汇’确实倒了。”

后来,“善心汇”头目张天明落网,留言中有人提及那位骂人的网友,但那位网友再也没有出现过。

韩迅觉得,这样的留言挺有意思,从中也能看出“很多人经常关注我们,看我们的文章就跟看连续剧似的”。

相对于极端的暴力犯罪,侵财类案件得到的关注度并不算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后者的危害性不大。但韩迅接触过很多诈骗案受害人,认为侵财类案件涉众面非常广,而且“一个人被骗了以后,可能整个人生都变灰暗了”。

“比如,遭遇了‘杀猪盘’的人,其人生观、价值观、生活轨迹可能因此全部改变。有人承受不住压力,甚至会自杀。”韩迅说,如今电信诈骗愈演愈烈,在深圳部分区甚至已经占到了刑事警情的80%,不容忽视。

神秘编辑团队坚持“三不”原则

“对骗子手法的揭露肯定会触动一些利益,我们经常会接到律师函,也会因此遭受一些人的辱骂。”韩迅说,这也是“终结诈骗”编辑团队保持神秘,很少接受外界采访的原因之一。

“刑侦口的人会认为我们是反诈中心的,宣传口的人会认为我们是宣传部门的,其实我们都不是。原来接受领导交办任务的时候,几个小编还都在一个部门,志愿者也有几个。可后来,好几个人都调整了工作岗位,编辑团队也不断‘缩水’,目前只有5人。可以说,大家都是在利用业余时间做这个公众号。”韩迅说。

尽管只是一份用业余时间完成的工作,但韩迅也和其他新媒体主编一样,关注着“终结诈骗”粉丝数量的变化。“我下午看时,粉丝量从788万涨到790万了。”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他语气中带着欣慰。

长期的伏案写作让韩迅因为腰椎间盘突出住了3次院。可即便是住院,他也把电脑搬上了病床,“为了按时给读者推送文章”。

有几次,韩迅想过“放弃”。但他觉得,有一种无法回避的责任感,让自己必须坚持下去。“比如,写一篇反传销的文章,有人看见了,听我们的话早点退出,就可能少损失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还有一些反诈民警,每次到深圳出差,一定要和我见见面,说自己很多反诈骗的知识、理念都是从‘终结诈骗’的文章中掌握的。”

尽管在公众号运营工作上付出了很多,包括为微信公众号的300元年审费自掏腰包,但团队成员都觉得收获很大:不仅业务能力迅速提高,也结交了一大帮朋友,视野得以开阔。

尽管没有“以官方名义注册”,但是“终结诈骗”仍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编辑团队约法三章:一不开“打赏”;二不挂广告;三不做“流量主”。

只有这样,“老百姓才会越来越信任我们,觉得‘终结诈骗’是一个可信赖的公众号。在诈骗案件高发期,让老百姓有一个可信赖的‘朋友’,这是我们的初心,也是我们最重要的使命”。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