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新刻拍案惊奇·卷六蝶迷花恋几宵春梦 冰冻雪藏百日瞒天(上)

2020-08-13 08:1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张建伟

 

诗曰: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日愿。

 

这一首诗,是清代才子纳兰性德所作。说的是,男女相爱,感情日深,结成连理,虽有长久之意,却未必应了当年海誓山盟。这是因为人心易变,恰如卷帘。君不见,这世上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的固然很多,原本恩爱却反目成仇、形同陌路的也不少。

锦瑟和鸣之人,终成仇家,分手之时,哀怨道:“想当初,你是怎么说的?”这话,虽然沉痛,却于事无补。当初所说,只是那时之想,现在不那么想了,又当如何?凡事都有个保鲜期,爱情也是,你奈我何?

按说两人在同一屋檐下,日有摩擦,月生怨怼,无法再共同生活下去,何妨劳燕分飞,不必留恋。不过,偏有些痴男怨女,坚决不肯离婚,有的还抱着鱼死网破的想法,道是“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让你永断了与他人比翼双飞之想”。这种想法,隐含杀机。

在一些国家,更有特殊时代,不允许离婚。一些过不下去的男女,因急于摆脱对方,便采取极端方法,下手谋杀。在许多谋杀案中,罪犯杀人之后,千方百计,毁尸灭迹。他们自以为把尸体掩藏起来,罪行也会随之消失。

前不久,浙江杭州一女士失踪,经查证,她并未走出小区。这一离奇失踪事件,终以警方找到谋杀线索、其丈夫涉嫌谋杀而被捕,暂告一段落。可见,杀人者不必自以为得计。

有法医专家道:目前还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把尸体毁得一干二净,只要存在一些人体组织,甚至一些脂肪、血滴,就可以让法医确定死者身份。死者身份确定之后,警察再按图索骥,就可能找到杀人犯。正可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各位看官,今天给各位说一段故事,也是一件实事。在北京,一天苍茫时分,有拾荒人在一偏僻处,拾到一大包东西,包裹得甚是严实,掂一掂,有些分量;摸一摸,有些柔软。好奇打开一看,不禁惊叫连连,原来那包东西,竟是人的双脚和小腿,骨肉截断处,血色模糊,甚是瘆人。

这人定下神来,赶紧摸出手机,哆嗦着报案,说了半天,总算把自己所在地方说清楚了。接警的民警道:“你别离开,我们一会儿就到。”果然,不大一会儿,两辆警车开过来,5名警察跳下车,向他走过来。

一名警察把他叫到一边,向他了解情况。其他人勘查那包东西,拍了多张照片,还把周围仔细搜索一番。这拾荒人哪里知道,这几日,警察已经陆续接到几人报警,收集到同一人的多个尸块。警察怀疑这是一起杀人弃尸案件,需要立案侦查。

陆续收集回来的尸块拼凑起来,明显是一女尸。侦查人员根据法医判断的大体死亡时间,查找那个时候失踪人口报案记录,很快确定了死者叫蒋慧欣。从死者的手机通联记录,又查到最后和她在一起的男子,叫齐书城。

警方找到齐书城,问道:“你认识一个叫蒋慧欣的女人吗?”齐书城在对方亮出警察身份的时候,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点点头。警察道:“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把齐书城带到重案组。民警问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齐书城道:“我跟她不熟。我俩是卖淫嫖娼关系,她在洗脸间自己滑倒,摔到后脑,就这么磕死了。我一害怕,就把她切了,分几包,扔了几处。”

警察听了,哪里肯信,追问了许多细节,结束了讯问。

收集回来的尸块组成的尸体并不完整,好在头部已经找到。公安机关的法医对尸表进行了验看,又作了解剖,观察了死亡征象,得出结论:“死者头部磕伤不足以致死,死亡应当另有原因。”从肺部存在肺血岛(因为气管开放,血液伴随呼吸运动吸入肺部,在被膜上形成的可见出血斑,俗称血岛)现象,他研判:“很有可能死于割喉。”

讯问了齐书城几次,他还是最初的说法,侦查人员虽有怀疑,也不为难他。查了两个月,公安机关将案件侦查终结,移送给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检察官接到案件,将案卷材料仔细审阅了一遍,心生疑问:“此案死因尚未确定,是否能够认定故意杀人罪?”问侦查员,侦查员道:“反正人是他杀的,至于怎么杀的,在所不问。”

检察官听了笑道:“怎么能在所不问?”侦查员道:“刑法中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只要求确认罪犯是不是杀人,至于怎么杀的人,不是犯罪构成要件所要求的。”

检察官道:“你说的,却也有理。不过,死因是事实的一部分,案件事实总要知道犯罪手法才好认定杀人罪。”侦查员道:“也不尽然!不过,听听法医分析,还是能够有一个明确判断的。推理嘛,不能要求所有的事实都用直接证据加以证明,反正,死者不是磕死的,排除磕死的可能性,还能是其他意外?要是其他意外,嫌疑人干吗隐瞒,没道理啊!结论必然是:人是他杀的。”

提审齐书城,他一副坦诚的样子,仍旧说:“我和她,一个卖淫,一个嫖娼,她意外死了,把我害了,我怕嫖娼的事情败露,就把她分了。人确实不是我杀的。我给公安讲的,都是实话。若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

谈到警察的讯问,他赞赏道:“没打我,没骂我,也没威胁我,现在警察办案真的文明。”检察官想问出些破绽,见那齐书城总是那一套说词,万变不离其宗,眼看着难以突破,便转念想从鉴定人那里取得有价值的信息。

鉴定人对检察官道:“肯定不是磕死的,这个我可以打包票。但是,怎么死的,我没有办法给你个肯定结论。从肺血岛情况看,很有可能是被割了颈了。”检察官听了,点了点头,心想,不妨再请教其他法医,看看有没有新的说法。问了其他3名法医,也都认同鉴定人的说法,检察院的法医还补充了一句:“头部浸入血液中,也可能出现肺血岛。”

这几位法医对于检察官请他们出庭的要求,都点头同意。他们愿意到法庭上解释对于死因的理解,但是没有人能够出具一份鉴定意见书,以明白的书面意见确定死因。

一想到罪犯大摇大摆走出法庭,检察官的心里掠过一阵不快之感。他心想,此案就是定不了故意杀人,总能够定一个故意毁坏尸体罪,不至于让嫌疑人获判无罪。检察官将自己的审查起诉意见向检察委员会作了汇报。检察委员会讨论后,认为此案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同意承办检察官的意见。

案件起诉后,过了两周,排期开庭。庭审中,鉴定人作证,3名法医也都以“有专门知识的人”身份出庭,对鉴定意见发表了各自的意见,并回应了辩护律师的诘问。被告人只承认分尸和将尸体丢弃的事实,不承认杀人,辩护人就故意杀人一事也作无罪辩护。庭上唇枪舌剑,暗藏杀机,甚是可观,正是:

 

你来我往不相让,有罪无罪费唇舌。

 

案件总算庭审结束,被告人被押出法庭,辩护人也走出去,奔向自己的座驾。检察官收拾公诉台上的东西,一抬头,正见审判长看着他,道一句:“肯定是他杀的,竟然不承认,真可恶!”检察官一听,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想:“总算说服法官认同自己的公诉意见了。”一下子轻松起来,笑着点头道:“就是,很可恶。”

又过了三周,人民法院宣告判决:齐书城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齐书城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案上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齐书城被注射执行死刑。

此案在我看来,正如侦查员所言,如果齐书城没有杀害蒋慧欣,蒋慧欣死于其他意外或者突发疾病,齐书城没必要编造并坚持蒋慧欣磕死的说法。几位法医排除蒋慧欣因头部受伤而死的可能性,提出自己推断的死因,有相当的说服力。他们提供的意见,成为本案认定故意杀人罪的关键。正应了宋慈《洗冤录》那一句:

事莫大于人命,罪莫大于死刑。杀人者抵法固无恕。施刑失当则难安。故成指定狱,全凭死伤检验。

各位看官!案件发生之时,只有死者与嫌疑人在一起,其间究竟发生何事,岂能尽晓?在司法手段有严格限制的今天,真伤易见,死因难明,获得招供更难,这样的案件究竟怎么办,不可不仔细斟酌。若论一死一抵,必取输服供词,否则不能定罪,则凶手不供,就容易法网疏漏,使凶手逍遥法外,被害人沉冤难雪。是故,断案之人知案件岂能尽得供词,总要运用现有证据和合理推断,若能达到排除其他可能性,即可提起公诉、敲下法槌,认定其犯罪是也。

在下再说一案,也是近年发生的一桩奇案,被害人死因已经探明,只不过,究竟凶手是一时冲动杀人还是有所预谋,有些模糊,成为案件是否判处死刑的关键。

话说此案发生在上海,案发后一时颇为轰动,当地街头巷尾人人议论此案。这件奇案,是一男子将妻子杀害,藏在家里冰柜多日,终于隐瞒不住,罪行败露,不得不投案自首,这才使那冰柜藏尸之事,广为人知。

这男子叫邱明哲,浙江海宁人氏,自小生在上海。他从职业中专毕业后,便开始工作,又在电视大学读书,取得大专文凭。后来,他在上海某零售公司上班,两年后辞职。

这邱明哲长相俊秀,眉目间有一股江南灵气,从外貌看,正是女子钟情的那种俊俏后生。他结识了李心雨,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堕入情网。李心雨是个漂亮女子,性情温婉,如花似玉的美貌,吐蕊半放的年龄。大家见了,都道两人相貌甚是般配。两人结婚后,住在虹口商业一村,入对出双,都是手牵手,街坊邻居见了,都称羡这一双玉人。正是:

 

婚姻乃平衡艺术,夫妻是注定姻缘。

 

有智者言:恋爱,是与一个人的优点恋爱;结婚,却是与一个人的缺点结婚。君不见,恋爱时两人看对方,眼中都是优点,各人都把缺点隐藏,结婚之后却不然,各人缺点无所遁形,夫妻吵架,就成了难以避免的事。

在别人眼中,你恩我爱的这二人,自然也有烦恼。

邱明哲性格内向,平时话不多。他少年时父母离异。母亲对他有些娇惯,他的脾气,也随父母离婚变得有些怪异,平时跟人不太亲近,别人问他什么,只是回答一两个字,有时不顺着他,就和母亲赌气。他喜欢玩游戏,玩得欢时,若有人打断,就烦躁、赌气、不吃饭,好在不会拍桌子打板凳,胡吵乱闹。在职校上学,毕业后,他找了份工作,倒也与人相处和睦,人缘不错。他工作用心,同事都认可他的能力。

李心雨的亲戚对邱明哲的印象不坏,觉得他特爱说,挺能讲,一副很老练的样子。李心雨对人说起邱明哲,道是“他自我感觉特好,爱说大话,有时‘满嘴跑火车’,喝醉酒会发酒疯,会骂人,会惹事”。李心雨还提到:邱明哲平时看她比较紧,走到哪里都跟着;他平时开销大,喜欢娱乐场所,常去KTV、酒吧;喜欢豢养小动物,养蛇,也养狗;还赌球,有时输赢上万元。大家听了,都是别人自家的事,也没放在心上。

李心雨也有些内向。在同事眼中,她话不多,自主性很强,与人交往时大方开朗,同事对她印象不错。李心雨的亲戚却说:“李心雨性格内向、文静,就算和家里人起争执了,最多就是不讲话了,蛮善良的,平时说话细声细语的,不会大声吵架。”

邱明哲与人说起李心雨,却说她脾气不好,有时情绪失控。有一次,邱明哲跟别人抱怨:“她自己说的,如果我没回她短信,她会一天不回我短信。我下班,如果6点没到家,她就会发脾气。平时不让我给领导、同事发短信,不让我参加同事聚会,违了她的意,便不吃不喝不睡,板着脸坐那里,有时还哭,几次哭出声来。”停了一会儿,邱明哲若有所思道:“她不发脾气时还是好的,相处不可能不吵架的,不发脾气还行的。”

两人婚后半年,因房子装修发生了一场吵闹。原来,他们结婚后因房屋装修并未住在一起。装修完以后,有装修尾款没结清,为装修预备的4万元尾款放在李心雨那里,邱明哲向她要,李心雨道:“这笔钱我已经用掉了。”邱明哲没辙,只好到银行贷款4万元,还了装修款。

李心雨知道了,很不高兴,道:“家里涉及一大笔钱的事,你要跟我商量,不能一个人做主。”邱明哲本来对那装修款的事心里就有些不爽,一听这话,便与他拌了几句嘴,两人都赌气不说话了。

但是,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哪能一直风平浪静,没过多久,邱明哲买了一个面包机,兴冲冲抱回来,李心雨看了,觉得没什么大用,嗔怪他又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擅自做主,两人又为此吵起来,李心雨气得用剪刀将电线剪断。

各位看官,这都是两人春闱里的事,是真是假,只有后来邱明哲的说法,别人哪里去核实?大家姑妄听之而已,正是:

 

垂帘谁晓两情怨,户外只闻笑语喧。

 

此后,两人经常因家庭琐事口角。吵得凶了,邱明哲怒道:“你还想不想好好过?你对生活不满意,方方面面都不满意。”李心雨气得哭了起来。邱明哲提出:“我们离婚算了!”李心雨道:“离就离,谁怕离婚!”第二天两人准备了材料,果然走到民政局门口要离婚。要进门时,李心雨看见那婚姻登记处的牌子,忽然停住脚步,对邱明哲道:“你要跟我离婚,我就不活了,我死给你看。”邱明哲一听,知道李心雨并不想真的离婚。眼见离婚的事不成,便不做声,两人又往回走。

一路走着,想着两人相识的一幕,两人都有些感慨。邱明哲与李心雨相识,要从邱明哲失恋那一年说起。邱明哲曾与一女子恋爱,他很爱那名女子。但是缘分是很怪的,爱你的你不爱,你爱的不爱你,也是常有的事,正如古语所言: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邱明哲用心用情,爱了一场,那女子却觉得他靠不住,鼓起勇气与他道一句分手,便不再往来。邱明哲内心痛苦,拿起刀来割腕。他母亲知道了,吃惊不小,事情过后,也时常为此悬心,只盼着儿子摆脱情困,有个好姻缘。

就在这一年,一天与几个朋友聚会,邱明哲见到李心雨,对她有些好感,李心雨觉得邱明哲也不错,两人留了电话号码,过些日子,又彼此相约,吃过几次饭。两人谈得投机,但是都不肯说出爱恋的话,后来不知怎的就没了联系。

又过了3年,在朋友聚会的场合,两人再次相遇,多日不见,再见时觉得既新鲜又亲切,这次邱明哲觉得李心雨格外动人,觉得不能再错过,便约李心雨吃饭、看电影,向她吐露心声,李心雨对他本有好感,两人便确定了恋爱关系。

恋爱了将近两年,瓜熟蒂落,他们决定在新年到来前一天登记结婚,结婚证上留下20151231日”这个辞旧迎新的日期。转过年来,又过了几个月,邱李两家热热闹闹补办了婚礼,两人装修好房子便住在一起,过上家庭生活。

李心雨哪里知道,结婚两年多以前,邱明哲结识了同事许岚岚,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经常短信、微信联系,又有了性关系。结婚后,邱明哲还保持与许岚岚的密切关系。不过一二个月之后,李心雨便发现了这事,她当然不依不饶。又过了几个月,邱明哲不得不与许岚岚断绝关系。

结婚不到半年,公司来了一位兼职了两个月的女子欧阳梦,其与邱明哲结识,又引出一段婚外情。认识欧阳梦3个月后,一天,邱明哲给欧阳梦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邱明哲的微信号,要她加微信。欧阳梦加了微信之后,两人就经常通过微信联系,不到一个月,感情就炽热起来。此时,欧阳梦不知道邱明哲已经结婚,也不去问他。

有同事见欧阳梦与邱明哲感情热络,问起来,欧阳梦承认在和邱明哲恋爱。同事听了,不免吃惊,赶紧提醒她,邱明哲是已婚之人。欧阳梦听了,花容失色,急着找邱明哲核实。见到邱明哲,劈头便问:“你已经结婚了?”邱明哲道:“已经离婚了啊。”欧阳梦听了,转嗔为喜,相信了他的话,便不再问他,继续与他恋爱。

邱明哲哪里只肯钟情一人,他与别的女人也有性关系。他们在外开房,其中有两个是酒吧认识的女子,开房时,用的是李心雨的身份证。

李心雨不知道这些事,只是忘不了那个叫许岚岚的女人,对邱明哲有了一些戒备。见邱明哲与她断绝关系,便与邱明哲继续过下去,不作离婚之想。她的母亲也劝她:“两口子没有不吵架拌嘴的,能在一起过活,凡事也别太较劲儿。”她听了,点头称是。正是:

 

执子之手,皆因一时糊涂;

与子偕老,全靠一个忍字。

 

过了些日子,邱明哲叫上邱明哲的父母一起吃饭,李心雨烧菜。邱明哲的父母对于这一对小夫妻,很满意,觉得儿媳很懂事,菜也烧得好。邱明哲的父母早已离婚,因儿子的缘故,能够坐在一起吃饭,他们期望儿子的婚姻能够美满,两个人也少操点心。

邱明哲的母亲习惯称儿媳妇是“李老师”,似有意似无意地笑着问:“李老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李心雨道:“不急,等等再说吧。”邱明哲听了不言语,他心里想,李心雨不喜欢生养小孩,学校里见到小孩子觉得心烦。

这年暑假,邱明哲的母亲来儿子家,见两人买了冰柜,问道:“不是家里有冰箱吗,买冰柜干什么?” 李心雨道:“冰东西方便。买了一箱三文鱼,东西比较多,就买了一个冰柜。”邱明哲笑道:“才一千多,从京东网买的。冰箱放给宠物买的食物。”邱明哲的母亲打开冰柜,赞了一番。

暑假就要过去,临近开学,李心雨不太开心,道:“就烦闹闹哄哄的,一想起开学我就郁闷。”邱明哲道:“那就辞了呗。”李心雨白了他一眼道:“那你养我啊!”邱明哲笑道:“那当然。我是你老公,我不养你,谁养你?我陪你去跟领导谈。”(未完待续)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本文系基于真实事件的文学写作)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