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跨境隐私大战

2020-08-13 08:0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实际上,这场隐私大战并非毫无先兆。在不久前,欧美刚就“数字服务税”问题相持不下。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所召集的关于改革国际税收体系的磋商中,美国一度离开了谈判桌,认为欧盟毫无谈判诚意


在过往的数年间,上至谷歌等科技巨头,下至无名金融公司,都是依赖隐私盾协议这一安排来跨境移转消费者数据,从而支撑着欧美之间高达7.1万亿美元的贸易市场。然而,716日,欧洲法院裁决隐私盾协议无效。对于许多跨国公司而言,这是非常出乎意料的一个结果。如果不能跨境移转个人数据,许多公司没准就得停止在欧盟的业务。有人认为,欧美之间正在上演一场关于隐私保护的贸易大战。据预测,这场新冷战将给国际贸易带来高达3.5万亿美元的损失。

欧盟与美国在2016年达成跨境移转个人信息的隐私盾协议,以规范美国公司将欧盟消费者的个人数据移转到境外的行为。但凡注册了隐私盾的企业,都默认遵守隐私盾协议的相关条款,消费者能够据以享有协议项下的数据主体权利。这样一来,便能避免出现欧盟消费者因为美欧法律差异而救济无门的现象。

不过,在使用脸书多年之后,奥地利隐私保护活动家马克西米连·施雷姆斯却自感美国隐私法无法保障其权利,因此起诉请求法院禁止脸书爱尔兰公司将其个人信息转移到美国的服务器上。欧洲法院认为,施雷姆斯有权要求这么做。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美国所颁布的一些法律罔顾保护个人信息权利之需,未能提供与欧盟一样的保护水准。

表面上看,欧洲法院的说理无可厚非。在一般情形下,“个人信息权利”与“数据的自由流动”被视为个人信息保护法的两大基石。相较于数据的自由流动,个体的数据权利同样重要,而欧美实际上并没有停止过关于个人信息权利的博弈。这一裁决再次凸显欧美之间关于隐私保护与跨境数据移转的巨大裂痕。

导火索在于个人信息、个人数据问题。虽然大家对信息与数据的内涵外延莫衷一是、混而用之,但在今天的国际贸易中,个人信息(尤其是消费者数据)成了一种无形财产,也成了争执之源。其中一个担忧是,如果将个人信息移转到第三国,该国是否具有充分保障信息主体权利的法制体系?一直以来,欧盟判断是否允许企业移转用户数据至第三国的基本逻辑便是,第三国是否具备充分保障信息主体权利的能力。对于将个人信息权视作一种基本人权的欧盟而言,兹事体大。

更让人担心的是,欧盟与美国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采取了迥异的立法模式。欧盟喜欢大一统的立法模式,颁布了直接适用于欧盟成员国的《个人信息一般保护条例》,而美国兴许是习惯了普通法的传统,只零星地针对某些领域(如医疗)制定了一些法规。欧盟有理由认为,美国并不能为欧盟消费者的数据权利提供充分的保护。

此外,欧美也在个人享有何种信息权利上发生了争执。例如,欧盟赋予个人“被遗忘权”,允许个人要求谷歌等搜索引擎采取措施隐匿已然过时的、与个人不再有相关性的网页信息,或断开相关链接。一位名为约翰·罗杰斯的美国外交官的说法较有代表性。他在柏林举行的一个会议上说:“虽然美国宪法中有关于隐私权的规定,但这并非赋予个体一项基本权利。如果欧盟在立法中引入被遗忘权,保不准会引起贸易大战。”

各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的不同,连带着影响执法力度之大小,也迫使一些互联网企业刻意挑选存储用户数据的地点。例如,抖音海外版便在不久前更改了隐私政策,将原本转移到美国抖音的个人信息分别转移到英国和爱尔兰,使英国和爱尔兰当地的抖音子公司成为用户数据的控制者,各负责不同国家用户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抖音认为其主要的雇员和业务都在英国,在1000个雇员中有800人以英国与爱尔兰为活动中心,故而转移公司的个人数据保护中心是合理的。

抖音作出如此变化,无疑是有更深层次原因的。一是,英国准备脱欧,抖音要面对脱欧后的隐私监管局面。据称,英国方面(尤其是爱尔兰都柏林)的商业气氛更吸引科技巨头,在隐私保护方面也比欧盟务实。谷歌、脸书、推特、苹果都把欧洲的隐私保护机构设在了爱尔兰。二是,抖音面临着欧盟、荷兰越来越严格的监管,欧盟和荷兰在近年来分别针对其隐私政策、儿童个人信息保护问题进行调查。

可能有人会认为,只要将涉及消费者的数据存在本地的数据中心,便可以少了许多烦恼。其实不然,对于企业而言,数据只有流转起来才能产生经济价值。许多立法者对此予以认可,并将促进数据的自由流动作为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一大立法宗旨。此外,在欧盟开展业务的许多外国科技巨头,都尽量避免在欧盟境内设立数据中心,或者削减其数量。故而,有人认为,一味地要求将“个人数据本地化”的做法,无异于一种贸易保护主义,就好比一道关税壁垒。

实际上,这场隐私大战并非毫无先兆。在不久前,欧美刚就“数字服务税”问题相持不下。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所召集的关于改革国际税收体系的磋商中,美国一度离开了谈判桌,认为欧盟毫无谈判诚意。

美国称,诸如法国等国家向美国科技企业课征数字服务税的行为是一种不平等的歧视行为,并威胁对法国奢侈品、香槟与奶酪等产品加征关税。在其看来,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虽然是传统企业,但也收集消费者数据,因此也应就数据挖掘行为向美国付税。欧盟回击称,就算无法在年底前就国际税收改革达成协议,也不妨碍它对诸如谷歌、亚马逊与脸书等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服务税。法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认为,美国互联网企业从数字经济中赚得盆满钵满,而所缴纳的税收却屈指可数。

可见,在复杂的国际关系背景下,个人信息跨境移转所关涉的问题显得愈加错综复杂。这既是关于隐私法律的大战,亦是贸易制度的大战,而深嵌其中的数据主体无疑是最尴尬的,无从知晓如何保障自己的信息与权利。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