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文明的视野

2020-08-06 07:4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董彦斌

法学学者

 

孔子时代思想家们身处不同环境,从而试图找到文明与文化的正解,尽管在此过程中基于实践而呈现一些焦虑和不足。无论如何,他们的坚守呈现了对于文明力量的捍卫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认同文明,包容文化,这的确是在面对不同共同体时应有的心态。

认同文明,就是认同代表着人类方向的文明,这其中蕴含着智力、辛勤、理性、热爱和创造,蕴含着同一性和可对话性;包容文化,就是包容不同类型的文化,在这个意义上,不同阶段的文明,例如某地所体现的千年前的文明,也可以体现为同时存在的文化,其生活方式越古老,反而越显得可贵。

进一步说,认同文明和包容文化,都要警惕反文明和反文化,而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认同反文明的文明,又如何包容反文化的文化?或许答案仍然是:在文明和文化的意义上,尊重其存在,在行动的意义上,警惕甚至反对其存在。

在认同文明和包容文化这样一个题域当中,我们能够找到关于夷夏之辩的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如何看待孔子对诸夏文明的坚守?在孔子的时代,对诸夏文明的坚守,或者说强调诸夏文明,在孔子的视野内,是基于对文明的坚守。当我们阅读《尚书》《春秋》等书时,常常看到诸夏之间的战争杀伐,于是觉得“无义战”,但是,这些战争尽管残忍,却是具有文明共识的诸侯之间的暴力行为,书中较少记载,我们却能想见如果文明不够发达时,其野蛮又当如何。就此而言,孔子的坚守当然是对的。

但是,一方面,在孔子时代,思想家们在文明和文化之间,认同文明成分多一些,包容文化或许就不够。另一方面,在中心和边缘之间,中心主义的成分多一些,边缘关注的成分就少了一些。

文明固然是重要的,但是缺乏了对于不同的文化类型的重视,就容易让文明变得自大,自大当然会限缩文明的视野,从而也就阻挠文明的进步步伐。当然,诸夏在周天子模式转换为诸侯林立模式之后,确实有一种文明本身的焦虑,诸夏们关注自己的文明,而且处在高度竞争状态,恐怕无暇去精致地雕刻诸夏整体文明,同时无法整齐地推进文明本身的进程,但是,在焦虑之外,包容文化的基本观念实际上是可以形成共识的。

而就中心与边缘来说,问题似乎更多。以诸夏为中心的历史叙述,可以是尚书和春秋,那么,假使某个周边部族以自己为中心来展开叙述呢?这就是多中心叙事模式带给人们的启示。尽管多中心叙事会带来一种相对主义,但是多中心毕竟是事实,这就启示人们兼听则明。同时,在多中心之外,权威也是公认的,但是公认是基于尊敬和信赖,然而假如被尊敬和信赖的对象过于傲慢,就不免引发周边的不满。

总体而言,孔子时代思想家们身处不同环境,从而试图找到文明与文化的正解,尽管在此过程中基于实践而呈现一些焦虑和不足。无论如何,他们的坚守呈现了对于文明力量的捍卫。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看待边界与融合?边界和融合往往是相对的。诸夏们曾经一骑绝尘,走在文明前面,但是,诸夏生活在不同部族的人群当中,无论是基于贸易,还是基于迁徙、逃难、战争和掠夺,无论是基于美好的相遇,还是被迫的被俘,总要发生不同部族的大融合。尽管诸夏在不同部族当中可能是骄傲的,但是正如思想家们所归纳的,仁义恰好是诸夏的一大特质。仁义是观念,更是实践。当一个人快饿晕时,一块食物递过来,这就是仁义。仁义当然会促进融合。

问题就在于,当大融合一再发生时,夷夏之间的差异,以及更大范围内的差异还有多大?问题的另一面还在于,一再发生的大融合,会不会反过来影响文明进程,形成一种民粹意义上的反文明?相信孔子的夷夏之辩的焦虑当中,是包含了这一块的。

所以,关于边界与融合,理想的状态可以是:在文化的意义上尊重边界,在文明的意义上尊重融合,但需要呈现向先进文明的融合趋势。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思考夷夏观的转型?夷夏观在孔子的时代无疑发挥了捍卫文明的作用,那么,后孔子时代呢?显然,这是孔子时代思想家的后辈们始终需要面对的问题。事实上,越到后来,人类文明越趋于同步,正如在技术层面,现代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早已席卷全球。

假使我们以清末来看,夷夏观需要调整那些呢?可能那种长期以来的自大观念就需要调整。尽管到了清末,近代国家的工商文明早已从沿海进入内地,但是,恐怕有些乡绅还处在旧的夷夏观念的笼罩当中。其实,在大航海和大航海之前的全国贸易中,在不同的更大意义上的文明的自我成长当中,夷夏早已不再是孔子带给人们的那种旧的对比场景,但是,不少人并未醒来。实际上,继续前推,即使在孔子时代,孔子们并不知道,在蓝色星球上已经有多种轴心时代的文明在璀璨,诸夏的成绩不俗,但只是璀璨的光芒之一,而非全部。只不过距离遥远,互相难以直接影响,甚至于根本不知道其存在,才使得夷夏观成为一种主流观念。有意义的是,尽管转型艰难,毕竟清末在拓展着艰难转型,夷夏观随之艰难地向现代国家观和文明文化观转化。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我们讨论孔子的夷夏观时,不能仅就事论事,仅谈夷夏观,我们还要看到天下观。尽管天下观不像夷夏观一样指向清晰,但我们还是可以概括天下观为匹夫有责意义上的责任观、四海一家意义上的友爱观。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在文明和文化的进步和包容的意义上思考夷夏观,还要反思这一观念中可能的不足,同时以天下观作为硬币之另一面,由此,我们才能从孔子的相关讨论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启示。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