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深蓝:基层警察故事里的冷暖人间

2020-07-23 07:1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最终,“老魏”的儿子们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却包下了市殡仪馆里最豪华的告别大厅……听到他们说:“不论多贵,都要让我爸‘烧第一炉’。”深蓝“心里充满了厌恶”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郑超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深蓝,警服的颜色,也是已经出了两部书的曾经基层派出所民警给自己取的笔名。这位身份特殊的作者,从2016年开始在网上用独特的视角记录他经历的故事,大到参办的大案要案,小到空巢老人的家庭纠纷,平常或厚重,却因每个故事都曾真实发生而扣人心弦。

2018年,《深蓝的故事》第一部出版,收获了诸多奖项和好评,深蓝的“警察故事”受到大量关注。

如今,经过两年的沉淀,第二部《深蓝的故事2:局中人》面世。同时,出版社重新装帧、再版了第一部。“一共34个血与泪、希望与绝望交织的故事,如同34集短小精悍的‘人间连续剧’。”这是来自出版社的评价。

《深蓝的故事2:局中人》中的15个新故事延续了深蓝的一贯笔致,继续深挖其从业多年目睹的大大小小案件。其中,有为抓捕犯人不惜“卧底”11年的三大队队长,有平日冷漠、爱“甩脸子”最终自己连续潜伏60小时而殉职的警长,还有为帮女友戒毒、自己当了警察的林所长。另有春节致命酒、高招诈骗、校园霸凌引发的误会和悲剧,笔触涉及改制、退休等一系列民生热点,读之令人唏嘘不已,时而又让人瞠目结舌。

有编辑评价:“作者的写法较第一本娴熟了不少,内容上警察的篇幅也多了起来。无论从文学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来看,都是一部优秀的非虚构作品。”

7月初,夏日的午后,法治周末记者拨通了深蓝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嘈杂,深蓝表示歉意:“能听清吗?我在山里,来做项目调研。”

如今的深蓝已经是武汉某高校的在读博士,基层派出所民警的生活已渐渐离他远去。而言谈间,他思路清晰,回答法治周末记者提问时直截了当,回忆起《深蓝的故事》中的案件,仿佛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警察难免成为“局中人”

深蓝第一次动笔实属机缘巧合。2016年年底,偶然看到网易人间栏目一则征稿启事。正好,当时他了解到一个“孩子只给父母钱,却从来不给亲情”的案例,触动很深。“当时就有把它写出来的欲望,像做一个结案报告一样,把事情说完了就交稿了,定稿也就3000来字。”

深蓝没有想到,他的初次投稿,得到了网易人间栏目编辑的重视,在经过与编辑多次沟通,补充细节、丰富内容后,第一个“警察故事”取名为《有一种老人,叫城市空巢“存钱罐”》与读者见面了。

在《深蓝的故事1》开篇,深蓝自我介绍:基层民警,文学门外汉。《深蓝的故事2:局中人》开篇,这句介绍还在。对此深蓝表示,尽管已经离开基层民警岗位回到学校读书了,但是故事还是写的做基层民警时的故事。并且,本科读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深蓝认为,自己仍然是位“文学门外汉”。

“我从没有在文章中加入很多文学元素和各种修辞。在写故事的过程之中刻意把这些手法放弃掉了,只想把事情说清楚,把想表达的情感表达出来。”深蓝说。

对于第二部书标题中用了“局中人”这个词,深蓝解释:首先社会是个“大局”,我们都身处其中,都是“局中人”。有时候,我们看别人经历好事或是苦难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个旁观者,但可能这件事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大家在看别人故事的同时,也在寻找自己的影子。其次,文章写的是公安局的事,警察当然是“局中人”。此外,尽管领导一再强调,处理案子的时候要“跳出来”,民警与双方当事人谈话时,要把自己放在第三方的位置,但是在处理案件过程中,警察往往也不可能不带有任何情感,难免自己也成了“局中人”。

在《深蓝的故事》中,深蓝也从不掩饰作为办案民警的真情实感:

“老魏”最需要人陪,他极有出息的儿子们却不能回老家照顾老父亲,竟要给警察付劳务费想“雇警察养爹”时,深蓝是震惊的。最终,“老魏”的儿子们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却包下了市殡仪馆里最豪华的告别大厅,雇请了最专业的送葬团队,购买了价位最高的墓地。听到他们说:“不论多贵,都要让我爸‘烧第一炉。”深蓝“心里充满了厌恶”。

在得知吸毒人员“演戏”骗他时,深蓝“当即火冒三丈”,而朋友嗜赌如命不听劝时,深蓝又“火气‘嗖’地窜了上来,恨不得打他一顿”。

如果说《深蓝的故事》第二部与第一部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刚开始写的时候离经历那些事情的时间很近,只把当时最直接的感想写下来了,把事情说明白了。而写第二部的时候,因为时间跨度大,在写的过程中又反过来回忆之前的事,就有了更深的想法,为了写好某个故事,也会再去找以前的同事,再去深挖内容,可以说,第二部更注重故事背后的故事了,每个故事的篇幅也稍长些,深蓝说。

一系列的“警察故事”出版后,深蓝也感受到了来自周围人截然不同的看法:有的同事认为深蓝写的不错,通过这些故事把他们想说但是没说出来的话写出来了,有的同事觉得挺有意思,没想到这些事还有人记录了下来,但也有同事好心告诫深蓝,要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深蓝自己也深知,他写的这些文章对读者而言可能是“故事”,但对当事人却曾是一场“事故”。已经出了两部书的深蓝选择不公开的具体身份,文章里面的人名、地名、单位名也都是化名。深蓝透露,不排除有些人看到某个故事之后,一联想就对号入座,他也确实遇到这种情况:当事人认出这个故事就是他的经历,不同意发表,于是只能删稿。

在写作时,深蓝的原则是:对事不对人。只把这个故事讲了,但是不针对其中的哪个人,只当作一种社会现象来阐述。

“臭脾气”周警长倒在了车里

在两部书里,都有让亲历者深蓝触动很大的故事。

《深蓝的故事》第一部中,让深蓝感触最深的故事是《合法的彩票也能要人命》,谈及此事,深蓝仍觉惋惜:“写的是与我关系还不错的朋友‘买彩票丧命’的故事,我去努力阻止过,但最后也没能起到效果。”这个故事发表后,根据读者们的反馈发现,赌博般买彩票的故事并非个例,确实是有一个群体都在经历同样的事情。

深蓝讲述,第二本书里面触动最深的是周警长的故事。“他是我的同事和领导,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了很长时间,他也是我所有的文章里面唯一一位牺牲了的警察。”提及周警长殉职的日期,深蓝脱口而出,记忆犹新。

出名的“臭脾气”周警长去世之前,已经带着办案组不分昼夜,与毒贩连续周旋了60多个小时,白天在烈日下的私家车里蹲守,为了防止被毒贩察觉不敢开空调,车内温度高达50摄氏度。

因为毒贩有枪,周警长赶走了所有没成家的青年民警,拒绝了原本上级安排的轮班,几乎是一个人完成了全部的蹲守、追踪和取证过程。抓捕前夜,他最终倒在了车里。

就在他离世后的第20个小时,这起特大涉枪涉毒案件宣布告破。

深蓝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故事里没有写到的是,周警长出事的前一天,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在公安局停车场还曾见过他。当时,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人也似乎有点恍惚。我们觉得,他可能就是累了,需要回家休息,他也正好说是准备回家休息。我同事劝他去医院看一下,但他说不用,当天晚上还要顶别人的班,可能因为天气热,自己感觉有点累而已。”

万万没想到,周警长回去之后当天晚上就去世了。“第二天,我们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和同事非常难过,感叹要是前一天下午拖着他到医院去,让大夫检查一下,也不至于当天晚上人就走了。”深蓝回忆说。

法律武器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在众多读者反馈中,曾有人质疑,很多故事中警察面对纠纷时是很无奈的,但作为警察,是不是应该更好地利用法律武器解决问题?

对此,深蓝介绍,近年来,在公安机关,上级不断地要求一线民警提高法律修养,提高依法办案的素质,并不断推动公安民警参加司法考试,提高民警运用法律、掌握法律的能力。警察也的确可以每次办案都“拿起法律武器”,但这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他举例说,比如,夫妻两人吵架、动手了,闹到派出所,如果警察不顾及个人情感,完全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来处理,这样的案子非常简单:谁动手了,就拘留谁,双方都动手了就都拘留。但拘留究竟能不能解决问题?两口子都拘留了,孩子谁来管,父母谁来照顾?在拘留所放出来之后,两个人的矛盾是不是就没有了?很可能他们回到家里以后,闹得更厉害。

深蓝认为,在实际操作中绝大多数治安案件需要有所变通,这类案件民警很多时候是以解决争端、解决问题为最终目的。做现场调解也是在依法办事,并不是法外开恩,而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在法律框架之下,多一些人文关怀。

最怕“警察万能论“和“警察无用论”

一次,深蓝甚至接到了“让警察送外卖”的报警电话。

他回忆,当晚9点多,辖区有人给派出所打来报警电话,说自己是某某小区的,让“给他买几个羊肉串送去”。对方电话里提到的外卖店就在派出所旁边,深蓝和同事没有犹豫,立刻出警。当他们把买来的外卖送到报警者家中,问他:“你家里有别的事情吗?”对方回答:“没有。”

深蓝解释,一些受害者在人身受到控制时会采取特别的方式报警。正是考虑到当事人可能是由于不方便直接跟警察说自己受到威胁,而不得已用“送外卖”这种方式来报警,深蓝和同事才立刻出警。

“但这次我们买了外卖去了他家后,发现他并没有特殊情况,他就是找警察送外卖。那我们只有依法处理,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报假警要拘留,我们就把人带回了派出所。”

现在,警察的工作范围越来越宽,几乎只要有人报警,警察就要处理,深蓝说,实际工作中,也经常有类似“大半夜帮忙找丢失的宠物狗”之类的情况。

让深蓝和同事犯怵的,还有持有“警察万能论“和“警察无用论”这两种极端观点的人。“这些人不理解警察的工作范围以及职责,有人觉得既然警察不能帮我,就说警察没有用;要么就是认为警察是万能的,这些人不论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找警察处理,认为我把事情交给警察了,他一定能实现我的想法。”深蓝说。

在那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报警之外,还有不少人只要对警察的处理结果不满,就认为是警察收受了对方的财物,或者是自己没有“找关系”“送红包”的缘故。深蓝说,这其实是一种很深的误解。

当前,监察环境和法治环境越发完备、健全和严格,遇到对案件处理结果不满的情况时,应当及时采取行政复议或起诉手段,不要想当然地认为警察或派出所存在“暗箱操作”,深蓝建议。

采访的尾声,法治周末记者问深蓝:“博士毕业后,不会再回派出所了吧?”深蓝迟疑了片刻,说:“那不一定,当初在民警岗位上每天处理琐事的时候,觉得好烦,但是回头再想一想,其实还是有些怀念。”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