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闯祸的气味

2020-07-23 07:0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美国《残疾人法》将对工作场所气味过敏的反应视作一项身体缺陷或残疾,而雇主有义务为此类员工提供适度的工作便利。判断残疾与否的标准是,在身体或精神上是否存在足以限制开展重大生命活动的情形


不同人对气味有不同的感觉,张三以为香者,李四可能掩鼻疾走。实际上,气味还涉及不同维度的人生遭际与法律问题:有人因为放屁而受罚,有人因为脚臭而失学,更有人因为对香水敏感而丢掉工作。

前些日子,在奥地利就发生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案子。有人因为故意在警察面前放臭屁,而被罚款数百欧元,并有牢狱之灾。据警方描述,当警察与之在公园相遇时,此君从长椅上拱起屁股,充满挑衅地在警察面前大放响屁。警察认为这是有伤风化的行为,不仅制造令人不悦的噪音,而且侮辱他人之心昭昭。无独有偶,在2019年,一个苏格兰人在警察对其进行盘查时,连连对着警察放屁,还笑嘻嘻地问道:味道如何?最后,这位仁兄被勒令履行75小时的社区服务。如果说以上两君是自讨苦吃,应该不冤。

有时候,与生俱来的“体香”可能会影响个人权利的行使。在荷兰鹿特丹伊拉斯莫斯大学,物理系学生图尼斯·滕布鲁克因为脚臭而被禁止去教室上课。据称,班上的同学与授课老师都投诉道:滕布鲁克的脚实在太臭,周遭之人无不做呕,以至于压根无法集中精神开展课堂活动。有人打趣道:滕布鲁克的脚恍如细菌恐怖分子一样。在向法官陈述自己的遭遇时,滕布鲁克委屈地说:“尽管学校禁止我去上课,然而我还是坚持去图书馆自学,最后学校连图书馆大门都不让我踏进了。”

此后,滕布鲁克花了十年时间打官司,终于获得胜诉判决,得以重回课堂继续学业。法官认为,脚臭并不能成为学校开除学生的理由,并语重心长地写道:“经过深思,我们认为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不得不掩捂鼻子,并与滕布鲁克艰难与共。”

在职场中,同事风格各异,在工位上吃香喝辣者有之,喷抹浓烈香水者有之。此外,工作场所飘荡着各种化学物品气味。对于一些患有气味过敏症的同事而言,这或许是件头疼的事情,轻则导致流鼻涕、打喷嚏,重则导致哮喘、毒性皮炎或者手脚神经疼痛。

有鉴于此,美国《残疾人法》将对工作场所气味过敏的反应视作一项身体缺陷或残疾,而雇主有义务为此类员工提供适度的工作便利。判断残疾与否的标准是,在身体或精神上是否存在足以限制开展重大生命活动的情形。各州法院对该原则进行了一定的限制。例如,宾夕法尼亚州法院认为,如果过敏源不存在于工作场所中(例如只是对猫狗过敏),那么这种过敏就不构成残疾。在明尼苏达州的一则判例中,有一位化学工程师罹患多发性化学过敏症,饱受鼻窦炎与呼吸困难之苦。法院认为虽然这损害了该工程师的活动能力,但他一旦远离工作场所,病症便有改善或者消失,因此不构成残疾。

如若对员工关于气味过敏的投诉处理不当,雇主有可能吃官司。在麦克布莱德诉底特律城市一案中,麦克布莱德女士司职高级城市规划师,却患有多发性化学过敏症。她抱怨称,一位新同事所喷的香水实在太浓烈,而且惯常使用一种房间除臭剂,这让她旧病复发。在麦克布莱德的请求下,同事停止使用了除臭剂,但拒绝不喷香水。麦克布莱德只好投诉到人力资源部门那儿,不过后者回应称,“上班喷涂香水是员工所享有的宪法权利,公司无权干涉。过敏犯病的原因在你,新同事无甚不当”。

麦克布莱德无奈休病假,可是等她重返岗位,同事身上飘来的浓香仍旧使之犯病。她只好诉诸法院。最后,她获得10万美元赔偿,而雇主也同意限制在工作场所喷涂香水的行为。

当然,从美国法院的实践来看,法院在考虑雇主应否提供“合适的工作便利”时采取利益平衡的做法,不苛求雇主为员工提供一个没有任何刺激源的工作环境。巴克尔斯诉第一数据资源公司一案即为典例。

巴克尔斯是第一数据资源公司的雇员,平日的工作是接听电话核实信用卡账单信息。不幸的是,他患了急性鼻窦炎。犯病时,满脸肿胀灼烧,眼睛泛红流泪,喘息困难,心神不宁。工作场所中飘散的指甲油、香水、胶水、香烟等气味都成了过敏源。

公司为表体恤,下了大力气为巴克尔斯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例如,禁止其所在部门的员工涂指甲油,并为其提供了一处通风良好的工位。此外,上司允许其在感到不适时立即停下手头工作,直到相关味道消失,才返回工位。类似地,在宾夕法尼亚州法院审理的一个案件中,雇主也竭尽所能为对气味过敏的员工创设良好的工作便利。雇主不仅禁止员工在工作场所使用香水,而且更换了公司老旧的排风系统,并给对气味过敏的员工配置新的风扇以及空气净化器。

巴克尔斯对此感到很满意,然而他与公司在出勤问题上产生了纷争。与许多公司一样,第一数据资源公司也有严格的考勤制度。公司对巴克尔斯屡屡早退感到不满,给他发了3次自我纠正通知。巴克尔斯无奈辩称,自己只是因为难以忍受刺激性气味才离岗的。在巴克尔斯又一次脱岗回家后,第一数据资源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巴克尔斯以公司违反《残疾人法》为由诉至法院。一审法院支持了他的诉请,判令该司赔偿巴克尔斯各项损失近10万美元。该司不服提起上诉。

上诉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转而认为该公司的解雇行为并无不当。自法官观之,《残疾人法》要求雇主为存在身体缺陷的雇员提供适当的便利,但这不意味着要求雇主消除一切可能导致过敏的气味,也不意味着雇员可以迟到早退。法院认为,对于大部分工作而言,雇员保持稳定的出勤率都是很重要的。第一数据资源公司允许巴克尔斯离开工作区域,但这不意味着可以擅自回家。因为巴克尔斯频繁缺席工作,他未能充分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此外,法院认为第一数据资源公司已经竭尽所能为其提供工作便利。如果要求该司采取措施消除一切刺激物,这无疑是失当的,亦会大幅增加雇主的财政以及行政负担。

可见,无论是体味还是工作场所的气味,都映衬着一种个人权利的行使与限度问题。在一个大千社会中,保持一种利益均衡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