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毛驴的眼泪

2020-07-16 07:2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毛驴与人类的关系非常密切,它们并不仅是驮物拉磨之能手,而且在法律与文化层面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有人担心,虽然政府通过立法传递出了打击犯罪的积极信号,但是这可能催生更多的黑市屠驴与交易行为,不仅进一步侵犯动物福利,而且还会跨境传输疾病


在研读法律时,偶尔会看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案件。近日,在巴基斯坦南部发生了一起毛驴因“违法聚赌”而被警察“拘留”的案例。在当地,通过“赛驴”来赌博的现象很常见。这不,在一处村落,8个男子正亢奋嚎叫着下注,打赌拉货的毛驴能否在40秒内跑600米,却被警察逮个正着。

8人在当天就交了保释金重获自由,而毛驴却因为无人保释而被拴在警察局附近的牛栏。4天之后,该案的主审法官才裁定,将驴交由其主人妥善看护,直到该案审理完毕。

这一案例吸引了媒体的跟踪报道,而也映衬出毛驴的无奈遭际。实际上,毛驴与人类的关系非常密切,它们并不仅是驮物拉磨之能手,而且在法律与文化层面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则制定于1924年的法律条文称,“禁止放任毛驴在浴缸中睡觉”。咋一看,这似乎很荒缪,怀疑立法者是不是太闲了。毛驴在浴缸睡觉并不常见;再者说,于人于驴,在浴缸睡觉似乎都无害。

原来,这是因为在一场洪水中,当地人看见一头驴正躺在一个浴缸里,被卷入洪水漩涡。为了救驴一命,当地人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事后一问,得知是驴的主人把一个浴缸扔在门外,而这个废弃的浴缸成了驴的“卧榻之所”。堤坝溃决的那天,驴正在浴缸酣睡。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当地立法者通过一项法律,禁止驴在浴缸睡觉,但是允许驴站在浴缸里,特别是驴沐浴之时。有人打趣道,在立法之时,肯定没人问过毛驴的意见。

在巴西,毛驴曾成为市长选举的插曲。在一场市长选举辩论中,范德莱·巴蒂斯塔的对手嘲笑巴蒂斯塔是个没文化的大老粗。为了反击对手,巴蒂斯塔将毛驴图像作为竞选标志。在葡萄牙语中,驴有“笨蛋”的意思。同时,他还对外发誓,一旦当选市长,将会骑着驴去参加就职典礼。

竞争对手也不是吃素的,向法院申请了禁止巴蒂斯塔骑驴的命令。法官露西安·格莱斯准许了这一申请,其认为巴蒂斯塔在竞选活动中使用驴作为标志的行为,无异于是对整个民主制度的冒犯。

不想,巴蒂斯塔果然胜选。开心之际,他借了一头驴,并骑驴前往就职,行走在街头,得意洋洋地哼着小曲,无人阻拦。作为发出禁令的法官,格莱斯很生气,并将案件移交给了当地检察院。在他看来,巴蒂斯塔显然藐视法院禁令,检察官应对其罚款250美元。

尽管毛驴与人类的生活很密切,然而其生存环境却越来越恶劣。在非洲许多国家,涉及驴的偷猎、残杀现象并不罕见。也许很少国人知道,这跟日常食用的阿胶有莫大关系。

作为传统食补营养品,阿胶的主要制作材料是驴皮。近年我国毛驴的存栏数急剧下降,驴皮供应萎缩,出现了阿胶生产商满世界找驴的现象。驴皮的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根据山东阿胶协会的数据,驴皮的价格也由78美元每张上涨至405美元一张,而这仅是2015年的数据。

这种变化“彻底点燃”了非洲、美洲不少国家关于驴皮的黑市交易行为。更糟糕的是,关于毛驴偷猎的行为愈加猖獗。非洲、美洲多国民众饱受针对驴子的偷盗与暴力犯罪之苦。

当约翰·恩迪尤清晨醒来,满心欢喜地走到驴栏准备干农活时,惊讶地发现与他朝夕相伴经年的8头毛驴不翼而飞了,而栏里只留下了一堆凌乱的缰绳。初时,他安慰自己,可能是驴子们淘气,跑到邻居家去了。然而,在搜索一天无果后,他伤心地接受了驴子被盗这一事实,他只有祈祷驴子不要成为他人盘中物。他的遭遇并非特例,村子里已有多户人家养的驴子奇怪失窃。

相比之下,约瑟·卡蒙乔·卡里乌基要面对的现实更为直接与残酷。在村里,时年37岁的卡里乌基以与驴亲近著称,被称为“驴子的约瑟”。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赖以为生的3头驴子也被偷了,心焦如焚地扑向村子周边的灌木丛寻找,而毫无驴的踪影。最后,村里小孩找到了血淋淋的、皮被剥走、头被砍掉的驴子尸体时,他忍不住嚎啕大哭。他相信,这些人是奔着驴皮来的,早有传闻,黑市热闹地交易驴皮,以满足外国市场巨大的胃口。

在驴子屠宰这一问题上,贫困与禁忌是萦绕不少非洲国家的两大心结。对于肯尼亚政府而言,驴子屠宰场会按每张驴皮数欧元的比例纳税,而且肯尼亚还大幅提高了生驴皮出口税(由40%上涨至80%),这些都可以为当地带来不少收入。何况,驴子屠宰场还带来了就业机会。

对于埃塞俄比亚而言,该国83%的人口以农耕谋生,而驴是当地人最依赖的运货工具。因此,不少人担心驴子屠宰不是好的贸易契机,毛驴存栏量的锐减反而会重创农牧业。

根据驴子避难所的数据,世界现存4400万头驴,而每年会有200万头驴子被屠宰取皮。在肯尼亚,驴的数量9年间减少了1/3,由180万头减少至120万头。有人说,按照这样的速度,驴很快就会在肯尼亚灭绝。同样地,在博茨瓦纳,驴的存栏量在两年间就减少了39%,从2014年的22.9万头锐减至2016年的14.2万头。

有些国家(例如乌干达、坦桑尼亚、博茨瓦纳、巴基斯坦)索性禁止驴皮出口,以期打击非法屠宰驴子的行为,然而收效甚微。有人担心,虽然政府通过立法传递出了打击犯罪的积极信号,但是这可能催生更多的黑市屠驴与交易行为,不仅进一步侵犯动物福利,而且还会跨境传输疾病。

一言以蔽之,因为人类的物欲需求,毛驴正在面临越来越严峻的生存环境。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