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情与法之间:巴黎圣母院“浴火重生”路

2020-07-09 08:3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重建中的巴黎圣母院。 视觉中国

 

法国政府未来被依法特许通过政令,采取一些与法国环境法及遗产法相悖的措施,这被质疑是损害了现行立法,未给其他地方行政区域实施的历史古迹修缮作出典范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申军

震惊世界的巴黎圣母院大火已经过去一年有余,艰难的修复工作至今仍在进行之中。

事实上,作为一座全球知名的“高龄”建筑,巴黎圣母院早在19世纪就历经一次重大的修复工程。

2019年大火前的两次修复

巴黎圣母院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座教堂,融合了原生式和辐射式哥特教堂的特色。这是一座精致、轻巧、有些侧面堪称修长的建筑,美丽与优雅因此尽显,是当之无愧的中世纪建筑艺术杰作。

巴黎圣母院坐落于法国西岱岛,由巴黎主教莫里斯·德·苏利于1163年奠基,经过跨越一百多载的筑造,方于1345年建成。它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屡受劫掠,破败不堪。

1830年,七月革命期间,巴黎圣母院的彩绘玻璃被损,邻近的总主教府被焚,以致于当时的巴黎当局欲将之完全摧毁。无巧不成书,维克多·雨果的同名小说动笔于1830725日,即七月革命开始前2天。而该部小说在18313月甫一出版就获得巨大成功,使得广大读者重新发现了这座其时几近废墟的非凡建筑,也激起了法国民众保护巴黎圣母院等中世纪建筑遗产的全国性动员。

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工程于1843年开始,联袂担当重任的是建筑师拉苏和维尧雷·勒·居克。从拉苏辞世后的1857年开始,维尧雷·勒·居克独力领导重建工作,修复工程最终于18645月竣工。

作为哥特建筑艺术的卓越象征,巴黎圣母院于1862年以来就被归类为法国历史古迹,1991年,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1212月至201311月,庆祝其诞辰850周年的诸多庆典活动陆续展开。20187月,对其尖塔、屋架、拱式扶垛(又称飞扶壁)及雕塑作品的修复工作相继进行。

天有不测风云。201941519点左右,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火势迅速蔓延。祝融肆虐之中,经重建而于18598月落成的尖塔在目击者的惊呼声中轰然倒下,并撞击到连接建筑物北面和西面的拱式扶垛。覆盖圣母院中殿和耳堂的屋顶则完全被毁,连接两者的交叉甬道的上方拱穹也不幸坍塌。

此外,圣母院的山墙严重受损。山墙之上以及屋顶连接处的彩绘大玻璃——中世纪建筑艺术的原创性标志,亦泯灭于熊熊大火之中。

更令人扼腕不已的是,享有“森林”美誉、始建于13世纪的木制屋架也悉数付之一炬。该屋架由1300根各不相同的千年橡木搭构,代表了面积超过21公顷的森林。这些橡木约于1160年至1170年之间被砍伐,其中部分树龄已达400年。屋架维度也曾蔚为壮观:中殿部分的长度达到100米,宽度为13米,耳堂部分的长度达40米,高度则达10米。不想仅一夜之间,这片存续了至少800年的“森林”就灰飞烟灭,徒留余烬。

那些艺术品和生灵在灾难中幸存

不仅如此,大火还造成了巴黎圣母院艺术藏品的重大损失。比如,13幅被概称为“五月”的名贵巨幅油画。它们本被收藏于中殿各个侧翼的礼拜堂,在大火中虽未被灼烧,但遭受浓烟和灭火用水的侵损,且或为屋顶受熔的铅瓦释出的铅尘所蚀。

鲜为人知的是,从1630年至1707年,在每年的51日,巴黎金银匠公会都会向圣母院奉献一幅出自画坛巨匠之手的油画——仅有1683年和1694年除外。这13幅受损作品就是总共76幅“五月”献品的一部分。

此外,巴黎圣母院珍藏的3架大管风琴也因火灾而受损。其中最为著名的大管风琴有5个键盘、115个音栓、近8000个音管,虽然没经火炙,但沾染了很多灰垢及烟炱,无法使用。至于处在尖塔之下的小管风琴,则已是危若累卵。

这场旷世大火与超过600名的消防队员缠斗了15个小时,才于次日上午10点之前被正式宣布扑灭。这期间,巴黎消防当局甚至还动用了远程灭火机器人。

值得庆幸的是,在本次大火中,巴黎圣母院珍存的耶稣荆棘圣冠和法王路易九世的麻质衬衣被成功救出。立于交叉甬道东南支柱脚下的圣母雕像,也在拱穹的残砾中完好无损。三面建于13世纪的圆形彩绘镂空蔷薇花窗也在烈火中奇迹般幸存。

立于尖塔之巅的铜质公鸡风向标,更出人意表地未在烈焰的洗礼中熔化。在离地高度达96米的尖塔坍塌后,这只重约30公斤的高卢雄鸡在瓦砾堆中被人拾获,现其已被修复。此外,环伺尖塔脚下的16尊铜质雕像,因久受氧化呈现灰绿之色,在火灾发生前5天被取下以作清理,故而侥幸逃脱了恐被火噬的厄运。

另外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栖息于巴黎圣母院屋顶的约20万只欧洲蜂,均在这场大火中安然无恙。个中原因可能出人意料:基于其专有特性,一旦意识到火灾的发生时,它们就会聚合在一起,饱食蜂蜜,保护蜂后,并坚守蜂巢;,因为没有肺部器官,它们只是在吸入过多二氧化碳时昏昏欲睡。今年,这些自2013年以来即在此安家的小精灵们活动正常,据信会像往年一样生产约25公斤的蜂蜜。

可以说,一夜之间,巴黎圣母院发生的大火,吸引了法国乃至全球的目光,包括痛心、惋惜、震惊和不解。总统马克龙也迅速于2019416日晚间发表电视讲话,号召要在5年内重建一个更为美丽的巴黎圣母院,并宣布当日发动全国性认捐,以便广大的法国民众都能参与到修复工程的融资。

立法推进巴黎圣母院重修

值得阐明的是,法国大革命前,巴黎圣母院的所有权属于巴黎总主教教区。法国1789112日的法令,使得它与教士的所有财产都归为法国国有。

1905129日的政教分离法则规定,所有存在于1905年的主座教堂的宗教建筑所有权均属于法国,因此,圣母院的所有权归属再获定论。另外,其内部在1905年前就存在的动产(比如艺术品),80%归法国国有,其他的20%归教会。这也意味着,法国作为巴黎圣母院的所有人,有义务对之进行维护、修补和修复。

可能不为人知的是,巴黎圣母院是未被保险的法国国家财产。根据肇始于19世纪的一项原则,国家是其自身的保险人。因此,法国需要独自承受或有的火灾风险,只能主要依赖捐赠及自有资源对相关损害予以修补。

诚然,若能证明本次火灾是由施工企业的作业不当造成,事主保险人须向国家赔偿。问题是,一来此种性质的责任归咎很难确定,二来即便成功究责,获赔的保险金额对于如此庞大的修复工程来说,恐怕也是杯水车薪。据说,火灾造成的损失或达数十亿欧元之巨。

因此,马克龙总统呼吁广大私人赞助者或团体慷慨解囊,共度时艰。根据法国文化部长里斯特在20191015日的说法,火灾发生半年之后,捐款承诺金额总计9.22亿欧元,实际捐款为1.04亿欧元。

2019417日,为因应马克龙总统的讲话,在专门召开的内阁部长理事会上,法国总理菲利浦宣布了数项措施,以期应对修复巴黎圣母院所面临的挑战,其中第一项即为提交一项法律草案,在法律框架下践行总统宣布的认捐行动。

2019418日,法国文化部和公共账目与行动部联合向法国最高行政法院提交了一份先法律草案。后者对其审查后于2019423日出具意见,并将相关文本转交给内阁部长理事会评议,至此其正式成为法律草案。

2019424日,法国政府发起加速立法程序,将该草案交至国民议会一读。相关草案后来受到数次修改,在参议院和国民议会分别经历二读和三读。这部颇受争议的法律草案最终在2019716日由国民议会终读通过,并于当年729日被颁布成为法律。正式的法律条文在2019730日出版的官方刊物上刊载。

这部全称为2019729日编号2019-803为了巴黎圣母院的维护和修复以及为此设立全国性认捐的法律”(以下简称巴黎圣母院重建法),共计11条。

1条旨在开启全国性认捐,总统对此予以高度支持。第2条阐明认捐资金的专门用途:维护和修复相关建筑及属于国家所有的动产,培训拥有必要作业技能的专业人员。第3条列明了收集捐款的5大机构,包括法国国库、隶属法国文化部的国家古迹中心和私法架构下的3家基金会;所收款项均要转给国家或一个因此专设的公共机构。

4条允许法国地方行政区域或其联合体参与认捐,此前唯有涉及区划内的当地利益才可如此行之。第5条赋予认捐民众特别的税收优惠。因此截至到20191231日的捐款,可在1000欧元的限额以内,享有75%而非一般的66%的税收扣减。第6条要求法国政府在2020930日前向议会提交有关认捐情况的报告。第7条规定认捐的结束得由法令宣布。

8条则规定了一个专门委员负责控管所捐资金;该委员会由法国审计法院第一院长、参众两院负责金融与文化的常设委员会主席等成员组成。国家或专设行政机构须在每年发表的报告中,列明收到的募集资金的数额、来源、拨充及使用,以受前述委员会监督。

9条对第3条中提及的专设机构做了具体阐明。此为一个行政性国有公共机构,由负责文化的政府部长监管,对相关维护及修复工作的研究及运筹加以引导、协调及实现。其可以例外性地执行工程发包。第10条规定了法国国家建筑与遗产委员会定期获知相关研究及工程进展并被征求意见。

11条则授权法国政府依照宪法相关规定,在该法颁布起一年之内,以政令的形式,采取利于实现相关维护及修复的任何措施。如有必要,可对既有的道路、环境和城市化的一些规则作出调适及例外规定。

如何重建至今仍无定论

巴黎圣母院重建法的出台及某些法律条款一度受到争议,曾引发法国参众两院混合委员会(由双方人数均等的议员构成,专门负责协调两院对法律草案的意见分歧)的不同意见。比如,有无必要颇费周章地通过成文法律、而非相对迅捷的法令,来达到重建的目的。再如,法国政府依法特许未来通过政令,采取一些与法国环境法及遗产法相悖的措施,这被质疑是损害了现行立法,未给其他地方行政区域实施的历史古迹修缮作出典范。

同样,针对巴黎圣母院的具体修复事宜,法国各方也时有不同看法。比如,屋顶在毁于大火前覆盖的瓦片含铅超过200吨,是否在重建中复用同样同量的金属,如何考虑将其可能带来的环境损害降至最低,均成为讨论对象。再如,如何恢复原有的“森林”的原貌,是继续使用优等轻质的木材,还是考虑选用金属乃至混凝土材质的屋梁,仍无定论。最后,对于标志性尖塔的重建,是要复制毁于火灾的第二座尖塔,还是要参照1792年以前离地高度为78米的第一座尖塔,也依旧众说纷纭。

2020415日,即火灾的一周年纪念日,马克龙总统重申了在5年内修复巴黎圣母院的既定目标。如果理想与现实处于同一波长,这颗世间瑰宝真能在巴黎2024年奥运会期间重新闪亮,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作者系法国执业律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