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第二届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参赛作品选登(十)围猎太平洋

2020-07-09 08:33: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被警方截获的运毒船。 广东省公安厅供图

 

早在警方破冰博社村、围剿甲子港的过程中,黎海鹰、蔡罗等潜逃人员就引起了广东警方的注意。尽管他们并不是当时案件中的主要人物,但在潜逃过程中,他们的生存手段必然与毒品有关

 

南美毒枭自制的运毒潜艇。 广东省公安厅供图

 

■作者简介

丁一鹤,1970年生于山东诸城,北京某政法机关工作人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东北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著有《东方黑客》《东方白帽子军团》《清网行动》《死囚档案》《解密北京大案》《围猎》《厚土中国》等报告文学30余部,《清网行动》《东方黑客》等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获金盾文学奖等60余项文学奖。作品多次入选新中国文学大系、中国作协年度报告文学作品选等多种选本,多次入选当代中国文学作品排行榜、中国报告文学排行榜。


丁一鹤

破冰博社村、围剿甲子港、追踪可卡因……近年来,在公安部禁毒局的统筹指挥下,广东警方屡破大案。从2017年到2019年,广东警方共侦破毒案3.3万余宗,缴获各类毒品27吨,抓获犯罪嫌疑人4.3万余名。

经过3年的努力,“全民禁毒工程”建设成效明显,呈现“四降两升”良性发展态势。

其中,“四降”包括制毒发案占全国比重持续下降,毒品流出案件、新发现吸毒人员持续下降,吸毒人员涉“两抢一盗”等侵财类刑事案件持续下降;“两升”是戒断3年以上未复吸人数持续上升,毒品价格持续上升。2019年的调查统计显示,广东冰毒价格比2013年上涨了30倍左右。

在广东警方的持续打击之下,本地冰毒产量呈断崖式下跌。但与此同时,外来的可卡因数量持续增长。这种南美特有的毒品,是如何进入中国东南沿海的呢?

经过广东警方的缜密侦查,一条极其隐秘的海上毒品运输通道逐渐浮出水面。

掐断资金链,惊出俩逃犯

原来,早在警方破冰博社村、围剿甲子港的过程中,黎海鹰、蔡罗等潜逃人员就引起了广东警方的注意。尽管他们并不是当时案件中的主要人物,但在潜逃过程中,他们的生存手段必然与毒品有关。

另一方面,广东警方逐渐掌握了海上毒品运输通道的路线图:在粤港贩毒团伙的合作中,有人租用远洋捕鱼船到南美接货,之后经过百余天的航行回到中国东南沿海。

那么,黎海鹰、蔡罗等潜逃人员与海上毒品运输通道有联系吗?

打击毒贩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就是打资金。只要控制住犯罪资金的流向,就能有效控制毒贩的犯罪行为,并顺藤摸瓜地揪出毒贩。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刘国强安排省厅禁毒局的技术科长林伟和民警林江,分头对黎海鹰的相关信息展开监控。在海量的信息中,他们通过黎海鹰女朋友的转账信息,查找到了黎海鹰相关的银行账号,迅速冻结了黎海鹰关联的可疑账号上的所有资金。

传统的毒品交易之所以打击难度大,主要是涉毒资金都是当面交易。这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虽然交易起来麻烦多、风险大,但除了被警方捂在当场、人赃俱获,其他状况下都很难被发现。所以,长期以来,当面交易都是毒品交易的规则。

但黎海鹰在逃亡途中,不可能身上背着上千万的资金。为了方便使用资金,不被警方抓住把柄,他就从网络诈骗人员的中介手里,购买了一批用于诈骗的身份证和早已开好的银行卡,并将自己账户上的资金层层转账,分散到了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银行卡中。

此外,黎海鹰还办理了网上银行,同时使用支付宝、微信转账等电子转账手段,进一步隐藏毒资流向。这样一来,逃亡路上的他只要用钱,就可以随时转账。黎海鹰这种资金转账方式,一度未被警方掌握。

除了从黑市购买身份证自用,黎海鹰还分出一部分给蔡罗使用。这些身份证也成了蔡罗长期逃亡的“护身符”。作为当年博社村一位年轻的制毒师,他显然得到了黎海鹰的重视。

蔡罗一直恪守着自己的逃亡“原则”。一是绝不使用任何现代通信手段,不用手机、座机,也不上网。二是不使用任何现代交通工具,不乘坐飞机、火车,甚至连长途公交车也不使用。需要跑远途时,采取几十公里打车的方式,一站一站地倒换地方。三是不在任何可能有摄像头的地方出现。他从电视上看到,如今科技发达已经到了人脸识别甚至牛脸识别的程度,担心暴露在摄像头下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与蔡罗先后逃亡到雪域高原的黎海鹰,很快发现自己的所有账号都被冻结。他知道警方会根据自己的银行信息,很快查到自己藏匿的位置,所以连忙把分散藏匿在附近的蔡罗约来商量对策。

蔡罗靠着这些自己总结出来的逃亡技巧,成功躲避了警方的数次追踪。他知道,黎海鹰一旦暴露,必然会牵出自己。毕竟,这里是他不熟悉的雪域高原。两人最后决定,去福建找曾经卖给蔡罗麻黄素的关成梁。两人一边藏匿,一边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掐断黎海鹰资金链的时候,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惊出了蔡罗这只藏匿已久的兔子。既然黎、蔡二人踏上了归途,广东禁毒警方便张网以待。

黎海鹰和蔡罗到达福建龙岩之后,果然与关成梁接上了头。但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林伟和林江此时的后台跟踪却出了问题:黎海鹰和关成梁的手机信号并没出现在同一处。显然,他们早已熟悉警方的追踪手段,随即变换了接头方式。

黎海鹰和蔡罗每次出门时,都把手机放在宾馆里。他们每次都是约关成梁到洗浴中心的澡堂里见面商议事情。3人都赤条条地躲进桑拿房里,一边挥汗如雨蒸桑拿,一边商量自己的事情。只要有外人进来,他们立即闭口不言。而林伟只能追踪到关成梁的手机信号在洗浴中心更衣室里,却没法儿查找到黎海鹰和蔡罗的踪迹。

怎么办?临时协调当地警方追踪已经来不及。很快,黎海鹰和蔡罗就离开龙岩,前往福建漳州。几天之后,关成梁也到了漳州。

人员全聚齐,组团买渔船

3人去漳州干什么?更引起林伟和林江警觉的是,黎海鹰的叔叔黎腾龙,也突然从广东陆丰的甲子镇到了漳州。

黎腾龙是黎海鹰的叔叔。年轻的时候,他跟着大哥黎腾蛟出海走私,经常往返于南美洲地区,走私香烟和红油。随着东南沿海走私的没落和毒品的泛滥,早已赚下巨额家财的黎腾龙洗手上岸,并没有参与黎氏的家族贩毒生意。这次,他突然从甲子镇赶到漳州,到底为了什么?

黎腾龙的突然出现,让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虽然黎腾龙从未参与过任何制毒贩毒活动,一直游离于黎氏贩毒家族之外,但他航海技术相当好。这意味着,他赶到漳州,毒贩们必有大的动作。而且,关成梁的手机信号一直与香港那边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在他的联系人中,有一个与香港黑帮有关联的人物:巴韦东。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金效国一边在办公室的黑板上绘制着人物关系图,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绝命毒师蔡罗、逃亡毒枭黎海鹰、航海专家黎腾龙、麻黄素供应商关成梁,再加上香港黑帮的关联人物巴韦东,不用再迟疑了,下一步他们就是招募水手、买船出海,直奔东太平洋那边的南美洲。怎么办?下命令打,还是放船出海?”

刘国强谨慎地说:“再等等,抓住关键证据再打!况且,现在这些人都没有在广东活动,我们也没有抓到物证,贸然出手效果不好。”

“我的意见是,立即报告公安部禁毒局,请部局协调福建省公安厅禁毒局和香港毒品调查科,闽粤港三地联合作战,严密监视对手的动向。”刘国强说。

很快,广东省公安厅向公安部禁毒局汇报了这个重大线索。公安部禁毒局立即部署成立广东专案组和福建专案组,对相关嫌疑人展开侦查工作。与此同时,公安部禁毒局协调香港毒品调查科,密切掌握香港黑帮关联人巴韦东的信息。

闽粤港3个专案组立即运转起来。与此同时,林伟他们后台监控到,黎腾龙和关成梁在巴韦东的授意下,在漳州某港口购买了一艘载重400多吨的破旧远洋捕鱼船,并进行了必要的维修,购买了9个大冰柜、5箱香烟,还在药店购买了满满两大纸箱子药品装到船上,这些药物包括感冒药、消炎药等多种常备药。

接下来,黎腾龙购置了海事卫星电话、海图机等航海设备。

水手也是从福建当地请来两个有资质的人员,谈定价格是走一趟货50万元,身为船长的黎腾龙的酬金是100万元。当25万元预付款打到两个水手个人账户时,林伟催促刘国强和金效国说:“预付款打到了水手的账户上,看来对手马上就要出海了。”

刘国强说:“不急不急,他们冰箱里没装满食物,船舱里还没有加油、加水,等等看他们还要干什么?”

刘国强的镇定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条船在黎腾龙的驾驶下从漳州出海后,竟然沿着海边一路南下抵达汕头市,绕过海门湾停泊到了汕头市南部的海门港,在这里停泊的同时,补充油料、淡水和食物。

锁定目标船,安装定位仪

金效国立即把这个消息通知了汕头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政委肖天佑一听黎海鹰和蔡罗来到了海门港,顿时喜出望外。

巧合的是,海门湾是汕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委肖天佑的老家。他对家乡的一草一木太熟悉了,他的同学发小有好几个人就在海门港工作。

这一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蔡罗自投罗网来,肖天佑和大队长杨一鹏哪能不壮怀激烈?

对手送到了家门口,两人准备磨刀霍霍向猪羊。但是,省厅禁毒局给肖天佑的任务只有一个——趁其不备给这条船装上定位仪,万万不要惊动船上人员。

这个任务对肖天佑来说简直是信手拈来,因为肖天佑的很多发小就在海门港工作。肖天佑和杨一鹏带着几个定位仪,交给为目标船加装淡水和油料的发小,定位仪很快秘密安装在了这条锈迹斑斑的破船上。

两天后,肖天佑和杨一鹏眼望着渔船开出了海门港,直接朝着东沙群岛驶去。肖天佑和杨一鹏各自慨叹,恨不能在海门港打掉这条船。可是,他们清楚,扣船抓人容易,抓不到毒品一切都白搭。况且,据肖天佑他们多方侦查,蔡罗并没有在这条船上。

纠结的人不只是肖天佑和杨一鹏。在公安部设在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指挥中心,几位领导放船出海的决心,其实也是在左右权衡之下作出的。这条破烂的运毒船放出去,到了太平洋上遭遇风暴怎么办?以往有过运毒船在太平洋上被飓风吞噬的先例,虽然贩毒可恨,但那也是几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再就是,运毒船到了公海之上到底去往哪里尚未可知,一旦失去控制就将前功尽弃。但是,如果不放船出海,香港那边就抓不到幕后出资人,南美那边也抓不到出售毒品的贩毒团伙,这条运毒线路依然还会存在。

公安部禁毒局决定,不但国内启动闽粤港联手行动,同时启动国际合作,请求南美相关国家联手行动,共同打掉这条运输线。

在指挥部布局战略的时候,肖天佑他们却为失去了蔡罗这个追踪对象而焦急。那么,蔡罗去了哪里呢?

海上制贩毒,飘荡一百天

蔡罗和黎海鹰此时正在东沙群岛附近的一条小船上随船漂荡着。这条渔船上装着关成梁早已备好的麻黄素和反应釜等制毒设备,正在等着与黎腾龙会合。

原来,就在黎海鹰、蔡罗和关成梁3人商议远洋运毒的过程中,聊起往返100多天的枯燥航行。黎海鹰提议说:“可以把制毒设备和麻黄素接驳到远洋船上去。这样我们一边航行,一边在公海上做出一批‘冰’来,到了南美那边把‘冰’卖给他们,或者在公海上转卖到其他国家,一定能狠狠地赚上一笔。这样,岂不一举两得?”

黎海鹰的建议得到了关成梁的赞同。3个人说干就干,分头行动。为了防止警方的追踪和有关部门的盘查,黎海鹰和蔡罗连夜出海乘坐捕鱼船,先期到达东沙群岛东部等候。黎腾龙则带着水手驾船到海门港补充燃料和生活用品。在确定没有警方的追踪之后,他们行驶到东沙群岛以东与黎海鹰会合,并将制毒设备和原材料接驳到大船上。

这一连环的套路,让后台追踪的林伟和林江,也看了个眼花缭乱。

得到蔡罗他们要在海上制毒的消息之后,刘国强镇定地说:“上面有公安部禁毒局统一指挥,中间有香港、福建等协作单位的通力合作,太平洋那边有南美洲几个国家的国际合作,这次前所未有的国际禁毒合作,不管出去的制毒船,还是回来的运毒船,最终一定会人毒俱获!”

打击海上贩毒运输线,除了将涉毒团伙所有链条上的人员全部摸清之外,还要查明毒品来源、固定犯罪证据,才能在最佳时机收网。联合作战指挥部对案情深入分析研判后,最终确定了放船出海、国内外联手监控、统一收网的办案思路。

目标船在东沙群岛东部海域接上蔡罗和黎海鹰,向东穿过对马海峡,一头扎进了太平洋的浩渺之中。这条船上共有5人,黎腾龙叔侄、蔡罗,还有两个福建籍的水手。

目标船进了太平洋,但肖天佑装在船上的定位仪,时刻提供着方向和坐标,实时信号从数千里之外的船上传输过来。

公安部禁毒局通过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紧急协调了毒品所在国的警方,对当地毒枭展开了秘密监控。他们把目标盯在了当地特有的半浮半潜式的贩毒潜艇上。

这种贩毒潜艇是毒枭们的独特发明,可以紧贴水面以下航行,避免被缉毒机构发现。贩毒集团在潜艇上装满可卡因运往公海,然后再接驳到其他国家的运毒船上。这种贩毒潜艇具有短途的海上航行能力、负载能力以及秘密潜航的能力,增加了国际缉毒机构的打击难度。

在预设好坐标的公海上,黎海鹰他们的运毒船漂荡了两天,就等来了如期而至的潜艇。而这种毒品交接,并不需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香港毒枭已经通过地下钱庄,将毒资打到了对方的账户上,黎海鹰他们只要负责接货就行了。

潜艇运毒,也让黎腾龙和黎海鹰叔侄开了眼界。

当然,接货时还是有“规矩”的,黎腾龙他们到达接货海域之前,提前一周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告知香港巴韦东。巴韦东由香港向南美国家发出通知送货后,对方启动运毒潜艇送货。蔡罗验货后,由黎海鹰清点完数量,再装进船舱的暗格中。

团伙起纠纷,围猎运毒船

但是,蔡罗验完货之后,却要带着制好的冰毒跟着送货的潜艇离开,拒绝跟黎海鹰一起起锚返航。

黎海鹰和黎腾龙愣在了当场,他们不知道蔡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蔡罗的回答却异常坚决:“跟你回去还要继续被通缉,这些年东躲西藏,我已经跑累了,我只想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安分守己地过自己的日子。你放心,这些‘冰’卖了之后,我会想办法把款打给你和关成梁的,我不会独吞的。”

说完,蔡罗跳进潜艇里,躲进角落里抓着潜艇里的把手,说什么也不离开。

黎海鹰虽然一下子提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但他坚决不同意蔡罗离开。在相持不下的情况下,黎海鹰对着黎腾龙和几个水手一使眼色,4个人拽着胳膊抬着腿,把蔡罗从潜艇里拉回到了运毒船上。

几个运送毒品的外国人,听不懂中国话,也没搞明白蔡罗与黎海鹰的冲突,很快驾驶潜艇离开了。

实际上,蔡罗除了担心回国被百万悬赏的通缉令通缉的同时,他早已看清楚自己的角色。这些年来,他一方面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制毒师,另一方面又被黎海鹏死死地控制着,只不过是黎氏家族的一条鹰犬。这种时刻掉脑袋的日子,他早已过够了,就在香格里拉躲藏的时候,他就多次有过从云南边境逃出国门的想法,但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因为黎海鹰死死控制着他的行踪。

运毒船返航了,因为蔡罗决然提出离开,黎腾龙和黎海鹰铁青着脸一言不发,锈迹斑斑的破船上,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船上航行数十天了,生活太枯燥,黎腾龙和两个水手日夜抽烟,黎海鹰和蔡罗重新吸上了毒品。尤其是身负百万通缉令的蔡罗,他惊恐地发现:这次运输接近两吨可卡因,要是这么回到广东,掉进警方的天罗地网几乎是必然的,送命也是必然的。

海警队员从海里打捞出来的可卡因。 广东省公安厅供图

黎海鹰也早已看出蔡罗的心思。而他考虑的是除掉蔡罗,独吞这次贩毒所得——反正蔡罗与自己一样是全国通缉的逃犯,让他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太平洋上,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觉。暗流涌动的运毒船上,大家各怀心思,而表面看,大家还在各就各位,只是缺乏了语言上的交流。

同样紧张的气氛,也在广东的作战指挥部里弥漫着。这条运毒船返航后不久,就遭到沿岸某国海岸警卫队直升机和海警船的跟踪。最后,经验丰富的黎腾龙连忙升起中国国旗,海警船和直升机再也没有强迫这艘船停船检查。

进入公海之后,这艘运毒船要到哪里停靠?返航途中会遭遇什么,谁也不知道。如果贩毒船停靠在广东、福建某个港口,中国警方可以在港口张网已待。但他们要是通过太平洋的水道前往东南亚其他国家,在公海上航行就很难打击。

公安部禁毒局早已作出谋划,联合中国海警局加入这次缉毒的打击战队,数艘位于广东和福建的海警船早已严阵以待,随时可以在海面上拦截运毒船。

很快,离返航的日子还剩5天了。运毒船穿过对马海峡之后,林伟后台监控发现,船头悄然转向,沿着东沙群岛与菲律宾之间的水道,往黄岩岛方向而去。

由公安部禁毒局、中国海警局和广东、福建专案组组成的现场指挥部内,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指挥部领导立即作出决策:中国海警局立即调度我国在东沙海域和中沙海域执行任务的3艘海警执法船,赶赴目标海域开展拦截任务;二是指挥香港警方立即收网,抓获在港的巴韦东等所有本案的涉案人员,打掉运毒船上的遥控指挥系统;三是通过技术手段控制目标船上的全球定位系统和海事卫星电话,让目标船失去行动方向。

火烧运毒船,葬身太平洋

全球定位系统是航海的指南针,一旦航船失去方向,只能在海上打转儿。纵然黎腾龙是航海专家,茫茫大海上没有任何参照物,他也不知道船应该往哪里开。况且,联系香港的巴韦东时,再也没有收到应答。

与此同时,3艘海警执法船从不同海域起航,全速向运毒船包抄过去。

在全球定位系统失去功能后,黎腾龙抱着一线希望,用海事卫星电话给香港打电话,但电话那边再也没有任何回应。黎腾龙顿时明白了,他一边开足马力凭着经验往菲律宾方向开去,一边扯着嘶哑的嗓子喊:“赶紧给可卡因拴上定位仪,往海里抛,抛不掉的烧掉!”

手忙脚乱的黎海鹰和蔡罗,连忙带着水手在毒品上拴上GPS定位仪,将一块块黑色包装的毒品抛进海里。按照黎腾龙的经验,只要拴上定位仪,无论这些毒品漂流到哪里,只要按照定位仪的所在方位,最后还能找到这些漂流的可卡因。

船尾的甲板上,正在手忙脚乱地拴着定位仪的蔡罗,猛然一回头,就从黎海鹰凶狠的眼光里看到了冷冷的寒意。还没等蔡罗反应过来,背后就被黎海鹰重重踹了一脚,头部往前磕在了甲板上,顿时半边脸血流如注。他半跪在地,用半是乞求、半是凶狠的眼光死死盯着黎海鹰。就在他准备腾空跳起拼命时,却被黎海鹰一铁棍打倒在地。随后,黎海鹰拽起拴毒品的绳子,拴在了蔡罗腰上,将其连同毒品一起,扔进了茫茫大海。

很快,蔡罗和毒品消失在黎海鹰的视野之中。

螳螂捕蝉的黎海鹰哪里会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两个水手看在眼里。随即,受到启发的两个福建水手一使眼色,冲上前抱住了黎海鹰。两人手忙脚乱地把黎海鹰制服之后,也如法炮制——把黎海鹰身上拴上毒品,扔进了茫茫大海。

海面上留下了一片片黑色的漂浮物,船舱里的黎腾龙加大马力快速行驶着,根本没有发现船尾发生的一切。让黎腾龙更为糟心的是,他驾驶的破旧捕鱼船很快就被两艘海警船死死咬住了。

相隔三四百米的海警船的喇叭里传来刺耳的喊话声:“我们是中国海警,请马上停船接受检查!”

黎腾龙丝毫没有理会海警船的喊话,依旧全速逃窜着。同时,他大声叫喊着:“赶紧到我这里拿机油,把没扔完的货全烧了!”

实际上,黎腾龙放在驾驶舱里的两桶机油是他上船时早就备好的。这是为了应对警方搜查时,能随时烧掉货物、对抗警方的检查,这是他走私货物时积累下来的经验。

两艘船死咬着全速开进,海警船一边鸣枪一边追了上来。突然,运毒船上一团浓烟腾起,接着火光在风中拖起一条长长的尾巴。

“运毒船上着火了!什么情况?”通过海警船上的监控,指挥部里所有人突然都愣在了那里。现场,静得能听到所有人的喘息声。

运毒人的丧心病狂,出乎所有人意料。金效国连忙提醒说:“毒贩们在销毁证据,运毒船随时有爆炸的危险。告诉海警同志们,让他们烧!不要让海警船靠近,等烧完了再上去抓人!”

金效国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明白:从围剿博社村开始到今天的6年时间里,三代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领导集体,一仗接着一仗打下来,就是等待收网的这一刻。毒品要是烧光了,不但不能固定证据,很可能功亏一篑……

告慰林则徐,决战太平洋

两个小时后,船上的火光渐渐熄灭了。海警船终于靠近了运毒船,几个海警队员跳帮到了运毒船上,搜查完毕之后向指挥部报告说:抓获3名嫌疑人,一个是船长黎腾龙,还有两个水手,搜遍全船,没有发现其他人。

金效国急了:“蔡罗和黎海鹰呢?一定仔细搜,我们确认他俩就在船上!”

但是,海警们搜遍整个锈迹斑斑的运毒船,也没有发现两人的踪迹。

与此同时,根据林伟和林江的技术指引,另一艘海警船在海上打捞起了被黎腾龙他们扔掉的部分可卡因,总计超过一吨。但是,这艘海警船在打捞过程中也没有搜索到蔡罗和黎海鹰的踪迹。海警船搜遍附近海域,依然没有任何踪迹,两人已经葬身茫茫大海。

虽然运毒船上剩余的可卡因被焚烧,但警方还是在燃烧残留物中和船上的水舱里提取了可卡因成分,锁定了贩毒证据。

除了在运毒船上抓获黎腾龙和两名水手外,香港警方抓获巴韦东等嫌疑人3人,福建警方抓获了关成梁贩卖麻黄素团伙5人。

在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作战指挥部内,几十双熬红的眼睛都噙着热泪,大家相互击掌、紧紧拥抱。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和副厅长林伟雄,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

“请领导作指示!”在庆贺声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几十人的眼睛都集中在了李春生脸上,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好,那就讲两句。”李春生清了清嗓子说,“从2013年我到广东之后开展‘雷霆扫毒’以来,我们经过了三代禁毒领导集体。在禁毒的道路上,一仗接着一仗,穷追猛打,除恶务尽,始终坚持禁毒的高压态势。在以汕尾陆丰为中心,东依汕头,西靠深圳的数百公里海岸线上,广东警察在围剿博社村、围猎甲子港、围困海上跨国毒品贩运的一场场决战中,遍地英雄遍地热血,用忠诚洗亮了南国的万里晴空。我们联合作战打击海上贩毒,这次胜利是中国禁毒机关联合国际合作禁毒的经典之战,是全链条打击海上走私毒品大案的经典之战,也是展示我国综合国力和海上远程缉毒能力的经典之战!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挤压海上毒品犯罪空间、阻断毒品走私通道。今天,在广东这片土地上,我还想在这里告慰180年前虎门销烟的民族英雄林则徐,让我们的前辈听到我们新时代禁毒人民战争的决心!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刻不止!”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