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胡石书法:来自墨写中国的“笔墨造型”

2020-06-25 08:03: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胡石书法作品。

 

大凤

古琅琊,翰墨中国的发生之地,这里是笔祖蒙恬的生地,王羲之的故里,颜真卿的祖籍。天下第一、第二行书皆钩沉于此,两千年风骨流传,清正文脉流成中国书法的大江大河。墨写的中国肇始于此,中国书法的上游从这里开始。

书者,人也。熊秉明先生将书法体系归结为六派:曰喻物、曰造型、曰缘情、曰伦理、曰天然、曰禅意。尽管此六者非一个层面派生,但跳出分类的结构观看其内在逻辑关联,此六者皆生发于一个词:人格。近世西学研究,人乃多重人格之物种,不同时代之人,不同修养之人,人格不同,即便是同一时代的同一人,身处不同时空环境,其人格亦处于变化之中。如是观之,何为衡量书法之最恰当标准?曰:气格。

琅琊胡石,右军故里人,受聘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追文人画,参与“新文人画”。其人有奇气,其书亦有气格,其气格得雄奇二字。源自气格之雄奇,其书融豪气、文气、金石气、逸气于一,可大字,可小字,可摩崖,点画之间充盈着饱满的魏晋绝响,又有着区别于那个时代的鲜活的当时气息,一派雄奇俊逸的贵气。

究其原因,如下五者共同促成胡石书法之气格。

一曰结字。胡石先生称书法为“笔墨造型”。若以几何美模范胡石之书,字字如宝塔陈列,虽大大小小错落不一,然造型皆可为等腰三角形,字字持重端庄,字字之间又彼此顾盼,一派生机勃然。

二曰用笔。胡石作字以中锋为魂,统摄八面,或送到,或送不到,然笔笔在意,气脉连贯,俯仰之间,皆入于中正。

三曰风骨。胡石向往魏晋名士风流,其书直追王右军“龙跳天门,虎卧凤阁”韵致,路正,气正,格正。

四曰襟怀。胡石作字,沉着痛快,放手直取,无我而有我,真正“散怀抱”。

五曰修养。胡石对文化极为抬举,以道为体,以儒为用,以禅宗为化。曰:文为百艺之帅,文乃魂魄,统摄一切,造气格,炼精神,气格以下,结字、行气、章法布局皆隐于其内,筋骨、血肉、精神自在焉。观胡石现场作书,能体味到用笔之精爽,能体味到气脉之流动,待到书成,悬之素壁,更能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风气。不观胡石当时作书,不知其书之多情超妙。

缘自以上五因,胡石倾数十年之心力终成高华气格,完成了魏晋风骨沉潜千年的又一次生长。胡石乃画人,其画追宋元,俯察品类,曰草虫,曰鸟鱼,曰美人,曰嘉木,进而仰观宇宙,意境高远,天机流荡。其书却非止画人之书,是为书人之书、文人之书,书中有琴心,有剑胆,雄秀清高,一任天然,全然自家风神。

书画同源,肇始于自然,孕于文心,发自灵府,出于襟怀,相得益彰,彼此促进,相与升华。书之奥义在乎用笔,用笔诀窍在乎使转,使转归结为“点画之间”。“点画之间”要义在乎元气支撑,元气来自于气格,气格来自于修养,修养之提拔在乎胆识。

究天人之际,大道曰变。变,是为亘古之规律,亦为艺术之规律,书法亦如是,但其前提是“用笔千古不易”(赵孟頫语),变的是体貌,是形式,是语境,是气质,不变的是血脉,是精神,是魂魄,是生命本义,是艺术之道。胡石有书论:“平居宜怀古,怀古拈力深。落笔无古人,方使日日新。”可见其对入古出新之深层理解。

六十年文心深沉,胡石立足古琅琊高天厚土,以一己之力,拔自身气格之高华,藉书法承接起魏晋风骨,与那个不可思议的时代发生着精神深处的呼应,在“高书不入俗眼”的当代语境中,自成一格。

琅琊出胡石,非偶然也。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