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端午之祭

2020-06-25 07:53: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沈厚铎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713日,湖广会馆一片肃穆,大厅里布满了法界同仁送来的挽联。戏台大幕中间悬挂沈家本先生汉服遗像,两侧是袁世凯大总统撰写的挽联:法学匡时为国重,高名垂后以书传

 

 

端午节这天,沈家本先生逝世了。

公元191369日,也就是癸丑端午这天的午后,北京金井胡同沈寓大门挂上了挽帐,因为已经民国,破除旧习,所以并没有像前清达官那样贴出丧榜。然而沈家本逝世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翌日的报纸上刊登了“前清修律大臣沈家本驾鹤西归”的消息。

一切丧仪委托长椿寺殡葬部门派人操办。昌平的大姑奶奶和大女婿汪大燮、二姑奶奶和二女婿徐士钟也都分别告假回来守丧。

司法总长许世英委托、部署毕业于京师法律学堂的王树荣(仁山)到金井胡同沈寓襄理丧事,一切有关事务都由王树荣提调。他在枕碧楼二层写好给司法部的呈文,又和沈家几位公子、女婿商谈丧事的安排、确定报丧发送的名单。

一切安排妥当,各司其事,忙碌开了。

灵堂设在枕碧楼前,院子里搭起灵棚。所有晚辈后人一一套上孝服,孩子们的喧闹也停止了,院子里鸦雀无声、一片肃杀。

老人生前早有话留下,一切丧事要从简,犹不许弄什么诵经、道场、不得用糊纸人纸马之类烧活、不要出殡游街之类的劳民伤财的俗礼。

按此要求,一切丧礼,诸如入殓、上香、家祭等都按长椿寺的安排进行,直到傍晚灵堂才算就绪。在昏暗的烛光下,散发着浓郁的香烛气味,在悲痛与哀婉的氛围中,一家老小缓缓的依序参拜。晚上,轮流由二爷沈承熙、三爷沈承烈、四爷沈承煌(笔者祖父)轮流守灵。

610日一大早,大北照相馆的伙计送来连夜赶制的下边印有“沈子惇先生遗像”的镜框,挂在了灵堂的后山。

吊唁的人们陆续来了,最早的自然是常来常往的董康、周绍昌等,原来刑部、法部、大理院、修订法律馆等旧人,再有就是京师法律学堂肄业的诸多学子、尚在京师的冈田朝太郎等陆续到来。职务较高的司法总长许世英、大理院长章宗祥等人则是以官员身份前来吊唁,自然较晚。

大门口,王树荣充当提调,迎接吊唁宾客,四爷则陪出陪进,大姑老爷汪大燮在前院南房招待吊唁后休息宾客。

北京的六月已经初夏,天气渐热,灵棚里更是闷热难耐,灵柩已不宜在此久留。守灵三天的老爷们商议,将老太爷灵柩移送长椿寺停放。

正在议论,快到晌午之时,王树荣陪着总统侍卫武官萧星垣到来,他先在灵堂行礼,之后就让到前院南房稍息,萧侍卫向沈家后人传达了总统令曰:“前法部正首领沈家本精研法律,夙擅专长,自政体改革以来,赞助共和,勤劳尤着,兹闻患病身故,凡我国民,同深惋惜,应由国务院核议给恤,以彰崇报。此令。”萧星垣告知所有抚恤事宜,要等国务院呈文,经总统批示。

另一边,沈家人向王树荣说明了后面的安排。于是家中留下三爷和二姑老爷徐士钟应事,大姑老爷汪伯唐到部公务,四爷到长椿寺约定移灵殡送事宜,看好了暂厝灵房;二爷承熙去找李挺梁(清代最后一位宫廷画师)取了依照老人遗嘱画的汉服画像,然后又到灵境胡同小朝廷的帝师陈宝琛宅,请其为画像题字。陈宝琛表示了对这位老友故去的惋惜和慰问,并说:“听说沈大人过世,痛惜不已,写下七律一首,以表心声,既要为画像题字,就写这首诗不知世兄意下如何。”说着拿起书案上已经誊就的诗作,递给沈承熙。承熙接过册页,见老到娴熟的书法,端端正正写着:

《悼子惇仁兄》

研经治律几能兼,硕果秋官见此髯。

重译讨论推法学,等身著述始郎潜。

沦形桑海聊观化,归梦湖山早逊言。

敦仁俭厚神常在,典型长与世人瞻。

看这首七言律诗,沈承熙感慨万千。当年修律,陈宝琛极力阻挠反对。然而陈宝琛并未因政见不同而捐弃人情,如今这首悼诗,充满了赞扬彰表,可见这位老人与沈家本的情谊,也足见其品格高尚。

陈宝琛又说:即使如此,不如尾联上句改为“一幅萧闲巾服在”与画像更为贴切。承熙答曰:更好更好。

于是世上就有了现今流传的陈宝琛题字的汉服画像,可惜的是这幅画像后来遗憾消失,幸有笔者堂兄、沈家本三子沈承烈之孙沈厚鋆留下了一幅照片,得以流传。

626日,报纸刊登了召开由许世英等86人发起追悼大会的启示,启示对沈家本作了高度评价,宣布:兹值沈子惇先生逝世,世英等至深惋惜。定于713日午后1时至6时虎坊桥湖广会馆开追悼大会,凡我同人,务希莅会,同展哀敬之忱。所有挽章均请先期送交金井胡同沈宅王树荣君收存为盼。

713日,湖广会馆一片肃穆,大厅里布满了法界同仁送来的挽联。戏台大幕中间悬挂沈家本先生汉服遗像,两侧是袁世凯大总统撰写的挽联:法学匡时为国重,高名垂后以书传。

追悼会由司法部次长江庸主持,司法总长许世英、大理院长章宗祥讲话。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特派侍卫武官萧星垣到灵前致祭并宣读了袁世凯撰写的祭文。法学会以全体会员的名义发表了诔文。全国各地法界人士二百余人到会志哀。各地报纸纷纷报道。

追悼会的祭文、诔词、挽联后来编成《志哀》册。

19131122日,由国务总理熊希龄和司法总长梁启超联名呈文总统袁世凯申明:碑文呈由大总统核定,在司法部衙门建立碑碣,永垂纪念。袁世凯随即在呈文批示:“据呈己悉,应由国务院查照颁发。”

遵照大总统袁世凯的命令,司法部院中立起了以袁世凯名义起草碑文的“沈子惇先生之碑”,国务院发放了丧葬金2000元。

甲寅之春,汪大燮与内弟们集资,雇了一艘蓬船,从通州码头出发,顺着京杭大运河,将沈家本先生的灵柩运回了老人生前朝思暮想的故乡湖州。

从此,从湖州走出来的一代法学家沈家本先生,彻底告别了长期客居的京师,也告别了他生活了十年的金井胡同和他亲手置建的心爱的枕碧楼,给他的后人——我们留下了永久的端午之祭。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